【最老空姐】飛足60年,美國最年長空姐:還沒想過退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那年她16 歲,第一次坐飛機,與媽媽在華盛頓機場等候,看到機師領頭,空姐們尾隨,一行人拖著行李,浩浩蕩蕩在她面前走過。小女生心想:「有一天我也要變成他們!」沒想到她一飛便已超過半世紀,今年80多歲,仍在飛機上工作,名叫Nash Bette,可說是年紀最大的空姐。

(JDA Journal)

自小夢想:成為會飛的女孩

(JDA Journal)

Nash一直抱著這夢想,完成大學,畢業後就立即報考空中服務員,在Eastern Air Lines開展她的終生事業。要成為「會飛的女孩」,就先要付出代價。她先上當時稱為「魅力學校」(Charm school)的課程,由頭到腳重新打造她成為倒模一樣的女孩,「他們會修剪你的頭髮,扙掉你的眉毛」Nash回憶道。跟現在一樣,空姐的外貌也是「制服」的一部份,只是當時嚴謹多了:你可以塗睫毛液,但眼影就不可以了;身高和體重也有標準。現在胖了頂多去換套新製服,那時可能需要換工作。「要是增磅了,他們會解僱該員工,或是給她一星期減肥。」

這些規則她都一一遵守,見證航空業由一種「奢侈」變成「家常」。在高空三萬尺工作超過半世紀,由以前一班十多人的航機,到現在一輛波音777便動輒三百多名乘客;現在空姐問:「要番茄意粉還是牛肉飯?」那時則是:「要螃蟹還是龍蝦?」Nash 回憶道:「以前乘客都穿上最好的衣服,像是派對赴會;現在最常見的是拖鞋。」唯一不變的,是她對空中服務的熱誠,到今天,她還是初心不變。

「航空公司著重名聲,但我覺得最重要的是乘客。我清楚我的乘客,知道他們的需要。每人都需要一點愛。」
Nash Bette

制服背後-轉飛內陸航線,為照顧唐氏綜合症兒子

(JDA Journal)

一式一樣的制服背後,都有不一樣的故事。飛機上工作的人都喜愛自由,一個月到訪四、五個國家,「奉旨」旅遊,四海為家。直到後來,Nash 卻只飛內陸航線,即日內回,清晨兩時起床,但能在黃昏回家,為的是每天可以都跟患顧唐氏田綜合症的兒子吃飯。

延伸閱讀:【2018目標】「快」是一種強迫症?慢慢來其實會得到更多!

生活的難題沒有奪去她的積極與對正作的熱情,最重要的是,她的笑容。與她共事多年的同事都對她既㳟敬,又喜愛:

在這行業的人都認識Bette,她是一種啟發。
地勤人員Boress

當然,她對客人的熱情也讓她在飛機上有不少老朋友:

當你登上飛機時,她就是你第一個遇到的人。當她認識你,給你一個擁抱,這就是『火花』。要是我知道她會上班,我一定會改變行程來坐她的班機。
Karen,Nash內陸航線的熟客
要是Bette在機上,那一切都會很順利。她永遠不慌不忙,無論她有多忙碌,她都會停下來慰問我。
Feinberg,Nash的乘客

機內的世界比機外的世界更精彩:政要名人是「熟客」

乘客為Nash慶祝她當空姐的60週年。(Sam Sweeney‏'s twitter)

筆者先前也當過數年的空中服務員,雖與Nash相比,是「小巫見大巫」,但同樣身同感受,就是意想不到的是:機內的世界比機外的世界更精彩。

在飛機上工作,讓她能接觸不同背景與行業的人。如政要David Gergen及處理911案件的知名律師Kenneth Feinberg,甘迺迪也曾是她的乘客。

除了遇到政要和名人,在飛機上亦曾發生不少趣事。她試過從華盛頓到邁亞密的內陸航班,但停了9站;航班遇到氣流,整個座廁脫離了地板;以前的制服,華麗得多,有帽子及腰帶,有次她的腰帶「啪」的一聲在飛機中途脫落,沒有尖叫,沒有驚慌,Nash 只是彎腰把腰帶拾起,並繼續餐飲服務。

十年前,航空公司為慶祝Nash工作50 週年,便向她行「水炮禮」,水炮在飛機的兩旁射出,通常是給予退休機師最高榮譽的「禮物」。那時她笑說:「或許還可以慶祝60 週年呢!」轉眼又十年,Nash笑說:「我愛我的工作嗎?我當然喜歡!想都沒想過退休!」

延伸閱讀:【玩轉極樂園.含劇透】比併神作《Up》:你的成就,不需旁人肯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