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美女絕跡F1 女權勝利? 賽車女郎:我們不配被尊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車和美人的配搭,相信牢牢地印在大眾的腦海中。

這些衣著火辣誘人、展示婀娜多姿的美態、負責賽前舉牌的賽車女郎們將在F1場上絕跡。

自#Metoo風潮出現,網絡上有關女權的爭論越演越烈,接近自我封閉式的失控狀態。在兩極的聲音下,一級方程式(F1)決定在來季取消賽車女郎的傳統,改以賽車小孩代替。F1的宣傳總監Sean Bratches表示:「儘管僱用賽車女郎的做法已是數十來的主打,但我們認為這傳統與品牌的價值觀不符,亦顯然與現代社會規範不一致。」並指對世界各地不論新或舊的車迷,都不是一個合適的環節。

不少年輕女孩將會失去主要收入來源。(f1i.com)

有指F1的決定是受女權分子的壓力所影響,新聞發佈後,致力提升體育界女性地位的組織Women's Sport Trust 對此舉表示讚揚:「我們強烈鼓勵單車,拳擊和格鬥等體育運動跟隨他們的步伐,重新考慮比賽女郎的必要性。這不僅是女權分子與模特兒的事,而是更多人想要思考女性該有的定位。」

正當某部分人為此舉杯慶祝之際,無端端被「打爛飯碗」的模特兒們既生氣又無奈。前英國小姐決賽佳麗,曾任七年賽車女郎的Giorgia Davies在Facebook上反擊,寫著:「我為我的工作感到自豪。我感受到尊重。我得到很好的報酬,使我能夠從自己喜歡的東西中創造出事業。那些女權主義者,妳並沒有為女性捍衛甚麼。

「我高興地穿上那件優雅的服裝,並且充滿自信。這又有甚麼問題呢?正如你選擇在辦公室工作,會穿上令你自在的衣服,並享受工作。為甚麼我不行?因為我站在照相機前微笑,所以工作就不被尊重?而我就不配成為年輕女性的榜樣?」(Giorgia Davies)

「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你會告訴被強奸的受害者,如果沒穿那件帶挑逗性的衣服,就不會有後續發生,對不?也許要教育男性和女性,一個人該得到的尊重,不在於他的穿著多有吸引力,亦不代表著會面對差別待遇。」(Giorgia Davies)

另一位賽車女郎Rebecca Cooper亦在Twitter上表示:「說自己是『為爭取女性權益而鬥爭』的女性,在告訴別人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她們阻止我做自己喜歡並感到自豪的工作。這純粹為了政治正確,確是太失控。

(Rebecca Cooper)

賽車女郎Michelle Westby:「我們比超市裡的青少年穿的衣服還要多。現在我已經沒當賽車女郎,但我知道許多女生因為失去了重要的收入來源。女權主義者自認為她們最了解女人的需要,現實卻不是。

延伸閱讀:

【輕熟女煲劇】面紗下的凌辱痕跡 女兒要求婚姻自主遭榮譽處決 

【女孩割禮】外陰殘割陋習禁之不絕 2億女生接受殘忍「手術」

強調女權主義之餘 別無視人的自由意志 

有人會慣性把自覺不平等的事歸究於權力失衡,導致某部分人聽到女權主義就避之則吉,甚至出現女權過盛的情況。感到煩厭甚至無視,也許因為爭論是永無結論的。而這次事件,的確有點「好心做壞事」。在你大聲嚷著「別笑他窮」、「別笑他蠢」、「別笑她賣弄身體」的背後,可能只是一廂情願作祟。強出頭地為她們「發聲」,可當事人可能從來沒有這樣自卑過。有人想當辦公室女郎,亦有人想當賽車女郎,從來都是個人選擇,無需定義。到底是誰看不起誰?誰在自我物化女性?

女人自信地展現曼妙身材,是膚淺物化?還是自我肯定?每個人都有自己一把尺。自身價值的肯定,不就是女性自由意識的表現嗎?女權主張女性該有更大的自由度,而不是把妳的一套加諸於別人身上的藉口,不然跟高壓政權有何分別?

最可怕,就是自以為的易地而處。

數十年來,美女都是賽車場上的風景。(f1i.com)

知多一點點:賽車女郎的出現

賽車女郎(Race queen/Grid girl),是源自日本的職業,指在賽車活動上代表形象宣傳活動的女性模特兒。原本工作是在賽前替車手撐傘遮陽,後來逐漸成為各車隊或廣告商用來吸引注意力的代言角色。1960年代末期,首位擔任賽車女郎的模特兒是小川羅莎。及後車隊聘用賽車女郎的風氣從日本傳播到世界各地。

首位擔任賽車女郎的日本模特兒-小川羅莎(網上圖片)

+5
+4
+3

The Guardian/Mirror/Mail Online

延伸閱讀:

美國小姐選美台上首位唐氏綜合症美女:這的確有點瘋狂

輕熟女看電影:印度男為感動妻子研製衛生巾 成造福貧困婦女宏願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