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博物館】3年分手了4次復合因心軟 半條頸巾令期望變死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分手後,昔日的信物應該如何處理?紀念品還在,紀念的人卻已離開,同一件信物,不只蘊含著甜蜜回憶,還夾雜點點沒能開花結果的苦澀......《香港01》網上「分手博物館」,讓你放下「愛情遺物」,放下遺憾。

「再拎起就好似拎住條屍咁。」 說罷,Charlotte馬上放下那隻有點殘舊民族風的手鈪。的確再沒有二人傾注感情的愛情遺物如屍體,曾經因他們的情而活,失去養分,步向死亡,只餘有發生過的回憶殘留。

信物似如舊,情變了,感覺也就不一樣。(梁苡珊攝)

Charlotte與初戀男友,交往三年多,「當初就係佢追我,我又覺得可以試吓一齊,第一個唔會有特別多諗法。」人們都憧憬着,初嘗愛戀,是清澀又只有一次機會,他日回想,還有很純的感覺。不否定,但也正因沒經驗,初戀恍似註定艱難。

開始時,當然甜蜜,但日子久了,問題就會慢慢浮現,「佢成日都話畀唔到我想要嘅嘢我,但我覺得佢係懶得去諗點樣唔用金錢去討好我。」女士都愛收禮物,有人要名牌,要物質,可她要的是心思。「我唔係要好貴嘅嘢,食飯佢會畀錢,出街佢又會畀錢,但我唔係要呢啲。我係要有心思,可能係手寫信,或者自己整嘅嘢已經好夠。」

不是港女式刻意刁難,是她認為這是最直接的情感表達。自問不是個善於表達自我的人,但透過書寫或手作,她覺得或多或少能把平日不能開口的,傾注在內,收下的人會感受到的。她選擇這方法,也希望對方以同樣方法回應, 「其實我成日想收到佢嘅手寫信,係因為我想知佢諗咩,但佢從來都冇寫、冇講。」

說不出口的,寫下來,也是種交流。(vcg.com)

「有句說話我好記得,最後一次分手時佢問我:『點解一開始係你鼓勵我有咩要拎出嚟講,但到依家唔講嘅係你。』」與他相處的日子,她的耐性一點一滴流逝,由願意講,到發現根本講不明,講幾多都係嘥氣。「我唔講係因為已經心死。」即使相對,也無言。

想法不一,生活的比重也有落差。她是個目標明確又獨立的人,早就知道自己想做的工作,而他,生活好似從來都沒有重心,該說她就是他的重心。「我生活有主軸,我有鍾意做嘅工作,但佢冇,當我又畀唔到時間佢嘅時候,佢就會出軌。」因他出軌分過手,又因不合而分開過,三年間,他們分開了四次,每次復合,只因心軟,彼此間的問題從沒解決。

「快啲好織佢,唔好再要佢等。」一度令她好感動。(梁苡珊攝)

直到最後一次復合,以為終見署光。那次,他親手編織了一條頸巾予她作生日禮物,雖然只有半條。頸巾上,貼了張紙條:「快啲好織佢,唔好再要佢等。」因為這條頸巾,恍似見到他改變的決心。「呢句說話我好入心,我真係有期望過佢會改,會畀到我想要的我,會畀心機去維持呢段關係。」

可惜,那天起,頸巾從沒完成過,一直維持原狀。「因為條頸巾,好似有個轉機,但佢都係織唔晒,佢就係一位嚴重拖廷症嘅人。」

她說如屍體的手鈪,是她曾經很喜歡的,「其實當時四圍都有呢種鈪,但我就特別覺得呢隻好靚,成日都戴,戴到佢爛爛哋。」殘舊得本應在皮內的鐵線也跑出,他答應會為她修理,數個月過去,鈪如原狀。「就分手前,我有問佢隻鈪點呀,佢就話整啦整啦。」頸巾只是假象,既然復合,故態復萌,人的本性真的不易變,所謂曙光不過是錯覺。

「或者佢話畀唔到我想要嘅嘢係真,佢講到咁簡單都做唔好,連呢啲咁少的事都做唔好,我打算靠你,而你拖成幾個月。我想自己變好,我想自己有進步,而第一步係揈開佢,佢係拖我後腳嘅人,呢句好難聽,但真係事實。」

你也希望在我們的「博物館」展示你那段情的「遺物」和關於它的故事,藉此放下昔日的遺憾嗎?請把「愛情遺物」的圖片及聯絡方法傳至hk01(請註明《分手博物館》)。

歡迎進入《香港01》「分手博物館」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