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留學生開時鐘酒店似做project 憑親身經驗反傳統講性享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從尖沙咀站走到華源大廈只需一分鐘,這裡是廉價賓館、旅店的「天堂」,除了旅客在此進出,還有一對對年輕看起來有點腼腆的小情侶。九十後Jenson、Selena、Karen和Vincent,都是在瑞士讀完酒店管理回流,卻一起在此經營時鐘酒店。

步進貼著彩虹色Logo的Mansion G,沒有預期中的昏暗環境,反而是一條光猛的走廊,房也是一貫地光猛,牆上黏了仿磚墻紙,少了點情慾味道,反倒像時下流行的Airbnb。

「我們的客人七成都是18-25歲的年輕人,他們都是學生或剛出來工作的畢業生。」在努力儲錢「上車」之際,時鐘酒店仿佛就是他們暫時的性空間,用數百元除了換取一場沒有人騷擾的性愛,還有一段難得的私密時光。「很多客人上來不只為了做愛,有些還會買外賣上來食。」

步進酒店,沒有reception,卻有一塊手畫emoji的黑板,客人猜中就有訂房優惠。(高仲明攝)

+3
+2

以切身經驗走創新風格

性,永遠就像見不得光,我們不把性宣之於口,但每逢情人節、聖誕節甚至是週末,時鐘酒店的大堂永遠坐滿了等候進房的情侶,其實大家心底裡很清楚,出了酒店大家也就未必會再遇上,但還是會有點尷尬,「說實話,去時鐘酒店始終不想被別人見到。」他們回憶起當初第一次去時鐘酒店,都是鬼鬼祟祟,見到門口就立即衝進去,生怕被發現。恐懼心理或許源於社會上對性的批判和污名化,Jenson笑言「新年時,我跟親戚說我在經營時鐘酒店,有個親戚拿出因果圖鑒,說我在做壞事,會下地獄。」

除了怕被發現,時鐘酒店內浪聲不絕也令人臉紅心跳,「在大堂等位時,常常聽到房內『激戰』的情況很尷尬。」一般時鐘酒店都沒有預約制,只能walk-in,無房,隨時就要等一兩個小時。「有見及此,我們的酒店都是採取預約制,我們預先給客人大門密碼和房間號碼,然後他們預先入數付款,由進門到入房不需要見到任何一個人。」

代買性玩具:性愛應加點調味

如果去時鐘酒店要跨過心理關口,買性玩具又是另一個關口,但他們認為性和吃飯一樣,需要調味。「我們不斷在想有甚麼可以為性增添情趣,性玩具就是其中一種,但很多人連走進性玩具店也不敢。」這個社會,去時鐘酒店被扣上污名,買性玩具就是「罪加一等」,很可悲但也很現實。「我們希望將做愛變成一種享受,而不是單一出於滿足性需要。」他們就想到為客人代買性玩具、催情香水甚至是情趣服飾,節日期間將房間得很有浪漫氣氛,如擺放星空投影燈。「其實香港人的性愛模式還有很多可進步的空間。」

年輕的他們,最明白年輕人的需要。(高仲明攝)

成員Jenson感歎年輕人拍拖缺乏性空間。(高仲明攝)

曾經「被劏」拒絕「海鮮價」

擁有和傳統時鐘酒店不一樣的經營模式,除了迎合年輕客人的需要,或許因為他們也感同身受。在節日爆房,他們都曾經試過「被劏」的滋味,「或者打電話去問是一個價,親身去到酒店又收另一個價錢。」有時候,正如前立法會議員游蕙禎一句,消費能力不高的人「要扑嘢,都搵唔到房去扑」。「其實很反智,性是基本需要,但香港年輕人連找一個性空間、甚至安靜的空間也很難,更遑論滿足性需要。」他們的時鐘酒店價錢明碼實價,即使大時大節加價,也會附上些特別贈品,如不同口味的安全套。「傳統時鐘酒店的行規不歡迎同志入住,但我們的彩虹色Logo就是意味我們會接待同志。」

時鐘酒店,為了賺錢,也是為了還香港人一個應有的性空間。

延伸閱讀:

【性空間。時鐘酒店】只求快 沒靚和正 男生:性空間最重要是人

【時鐘酒店。情趣】主題房物化性幻想 港情侶熱選性空間原來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