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獎2018】《空手道》女劇照師壓力大到鬼剃頭:我真係好硬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其中一套話題作《空手道》,由杜汶澤初執導演筒,到鄧麗欣(Stephy)演技大爆發,連帶一系列黑白劇照皆是焦點。

「當時硬頸加上沒經驗,很冒險拍了很多黑白照,造成了宣傳上的麻煩,中間擔心得曾試將黑白相photoshop油上彩色交回,好彩被採用了。」

這位坦言脾氣唔多好、超級藝術家性格、非常麻煩,喜歡曬黑多過美白,粟米粒絕不可跟其他食物配搭來吃,「有嗰句講嗰句」的不造作女生,正是女攝影師小雲(鄧曦珩)。

攝影:黃寶瑩

「開工時被杜文澤話:你可唔可以唔好似個乞丐咁返工!因為我盤個髻又不化妝,全黑t shirt加運動褲,鞋我反而喜歡配搭不同顏色。」小雲說。(Wardrobe:ARKYN@adidas Originals/攝影:黃寶瑩)

性格瑕疵:冇份工做得長

大學時期在英國修讀攝影,回港順理成章找了份攝影助手的工作,想不到工作半年,差點令她想放棄攝影。「那是回港第一份工,開始面對客戶,卻令我開始思考到底那是你的作品,還是客戶的作品,因為擔心自己的意思被其他人埋沒,性格超級硬頸的我,不喜歡被修改,所以感覺很氣餒。

+5
+4
+3

結果不夠一年,小雲便放棄了攝影助手的工作。既然沒預期的順風順水,疊埋心水打算「認命」,加入過父親的貿易公司,也拍攝過大家較熟悉的旅遊節目《霏雲闖蕩》。那三年她從鏡頭後走到鏡頭前,別人看似「筍工」一份,卻令她開始問自己,內心真正想做,到底是什麼?

不止電影劇照,如幫JW拍攝唱片封套,可以參與整個創作策劃,也是小雲很享受的工作過程。(攝影:黃寶瑩)

尋回自己:原來我不enjoy對鏡頭說

「拍旅遊節目尾聲,我不斷問自己:是否想做幕前?原來我很不enjoy對著鏡頭說話,不enjoy介紹條魚要講到佢翻生,也不enjoy介紹景點,漸漸我什麼都交給拍檔講。然後我再問自己:究竟想通街都是我個樣,定想通街都是我的相?諗都唔駛諗,一定係後者。」一貫的斬釘截鐵,小雲笑說有得揀,她喜歡影男人、影老人家,因為每一道皺紋,都有一個故事。

拍攝過的對象當中,最喜歡始終是倉田保昭,因為對方太有氣勢。(《空手道》劇照)

《空手道》劇照處女作:壓力大到鬼剃頭

認清自己方向,又被杜汶澤賞識,成為《空手道》的劇照師,風頭一時無兩,但圓夢的過程,並不是想像中的坦途。「接第一部戲《空手道》時,因為咩都唔識,回家不斷哭。壓力很大,拍我直情鬼剃頭。因為太緊張,不斷驚自己做得不好,又擔心要處理很多人際關係問題。」

《空手道》劇照大全:

+16
+15
+14

延伸閱讀:【粵劇女生】20+月入十數萬、30破產 40+重拾夢想:窮得只剩傲骨

一部電影,劇照師只有一個,每分每秒要兼顧的事,原來比拍好一張照片來得多。「假設片場有個蘋果箱,我應唔應該坐,我累但我有冇資格坐?剛開始時,試過一坐低就被問:唔駛做,唔駛影呀?在片場著短褲,都會被問你來上班定溝仔,有很多說話聽。」小雲說。

「她打的每一個動作,都好真實,即使不是影相的都會覺得好好睇,所以之後我不斷同人講,Stephy原來真係好好戲。」小雲如是形容。(《空手道》劇照)

片場中,被得罵最「甘」的一

人總是在好些「責罵」中快速成長,而靜心回想過來,總是有理比無理多。「被鬧得最「甘」的一次,是影相時入了鏡,導演(杜汶澤)全力大聲咆哮地罵:我呢個鏡頭冇你,同我死開啦!之後粗口不斷爆過來,但那刻你知道自己有錯,不能駁咀,只能學習,及不斷提醒自己不能再犯這錯。」在片場,除了攝影觸覺的鍛鍊,同時也是學做人。小雲漸漸明白,自己的壞性格,絕不能帶到工作裡。

更多屬於小雲的作品:

+14
+13
+12

延伸閱讀:【衛詩雅】貼地港女30+的生活哲學:隻眼開隻眼閉更開心

從追夢中成長:蛻變成更tough

「我覺得做電影,是迫你成熟的職業,每一個都是超人,工作時間長,可連續工作23小時,每日對著一百人,所以你不能有自己的情緒。」「以前我很介意別人如何看我,如叫我走開,我可能會直接哭出來。但漸漸你罵便罵我,可能因為身邊(幕後)全是男人,我訓練自己變得很tough。返到屋企幾軟弱都好,一出門口就要提自己硬淨起來。」

+6
+5
+4

Tough不代表做人處事只是鐵板一塊,因為成功與否,從不只在乎你是否有才華。「你唔tough根本做不了這一行。特別你是女生,多少會被人烚,所以一定要有股氣勢。但硬碰硬也沒有用,你只能學習與人相處,再變成朋友,繼而拿出好作品去堵住別人把口。」小雲如是形容。

延伸閱讀:
【100種女生】半工讀圓記者夢 前空姐:做喜歡的事才真正自由
【100種女生】獨遊放下10年情 學為自己而活:我不需再討好他人

小雲原本是ICQ上的名字,在此之前曾改過Melody,後因喜歡《IQ博士》的小雲,因而取名。(Wardrobe:ARKYN@adidas Originals/攝影:黃寶瑩)

後記:最怕好女仔的人,卻偏偏遇上Stephy......

「我性格好男仔頭,很怕好女仔(很女性化),最怕是非、八婆仔;拍呢套戲之前,我對Stephy的認識就是『阿寶』!(直頭就是你最怕的那種女生?)是的。」小雲笑說,剛開始時完全想像不了,跟Stephy的合作會是怎樣。「拍攝發現,她跟我的想像完全兩回事。性格很安靜、很正經,很有禮貌,不需要拍攝時,她會獨自在看打排球的片。感覺很女性化的她,原來可以好有型,穿上道袍的她,根本不是Stephy,而是平川真理。」

也許對任何一個人,或是自己的人生,總值得花心思細心發掘,深處最真那一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