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獎2018.最佳電影】明月幾時有 動盪時代女子的剛強與柔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明月幾時有》連奪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及「最佳電影」,兩項大獎,成終極大贏家。

戲名取自蘇軾的《水調歌頭》。「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面對大時代的動盪,誰也躲不了,就算是最親的人亦然。大概只能如《水調歌頭》所講般:人生在間雖有聚也有散,可是就算分隔兩地,只要彼此抱著夢想和希望,也能一起觀賞明月,就沒有遺憾了。

當動盪降臨,誰也躲不了。(《明月幾時有》劇照)

大時代下的女子

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及「最佳電影」,均由《明月幾時有》奪得。故事講述周迅所飾演的方蘭本來是一個喜歡文學的普通女孩,在小學裡教教書,與母親過著平凡的生活。可是,當動盪降臨,誰也躲不了。你我亦然。1941年,日軍進攻香港,迫使英軍投降。從此三年,香港淪陷。方蘭眼見世道愈變愈壞,於心不忍,便開始幫忙派傳單。由此,她就成為了東江縱隊的一分子。

大概以前在抗戰片裡只能看見男性的蹤影,女性大多只能擔當救傷員或家鄉情人的角色。可是,誰說在大時代下,女生只能靠邊站?《明月幾時有》告訴大家,女子面對不公不義,也會產生憤怒,也會走出來盡一分力。

而盡一分力,可能如方蘭一開始般,派派傳單,為組織做做宣傳。也可能如後來的方蘭,成為抗日游擊隊市區中隊隊長,走在前線拿槍抗敵。也可能如王苑之飾演的阿四般,儘管膽小但一遇到需要幫忙的地方,就義不容辭地幫忙,就算是帶一封口信這般微小的事。

延伸閱讀:【金像獎2018】張艾嘉寫給女人的情書:女生只能嫁給自己

電影中的女子沒有wonder woman般壯健,也沒有每分每刻都帶有「下一分鐘就會亡國」般的煽情。(《明月幾時有》劇照)

戰爭片中常被忽略的情感

《明月幾時有》中的女子沒有wonder woman般壯健,也沒有每分每刻都帶有「下一分鐘就會亡國」般的煽情。整場逃難及抗戰是狼狽不堪的。但也因為當中沒有英雄主義、沒有誇張到讓人無話可說的對戰場面、沒有高潮、沒有結局,微小得平常被笑是「小家子氣」的柔情也才被呈現。

說是「小家子氣」當然不真的是小家子氣,只是與雄赳赳的戰爭片相比,母女、知音、戰友之間的感情在《明月幾時有》有更多的著墨。當中,葉德嫻所飾演的母親,因擔心女兒會受傷而反對女兒參與前線活動,到後來因想為女兒盡一點綿力而自身都參與活動。「一切以女兒為先,再將自己放到最後的位置」,不都讓一眾香港觀眾從而回憶起往事,從而想起當「正義」與「釋除爸媽憂慮」兩者不共存時的矛盾與拉扯嗎?

延伸閱讀:【金像獎2018.空手道】失戀復原課:漂亮打一場,放開擁有全世界

與雄赳赳的戰爭片相比,母女、知音、戰友之間的感情在《明月幾時有》有更多的著墨。(電影劇照)

時代使然,人不再能無憂得到所有。

有指,歷史總是循環,時代總會經歷治亂興衰。當動盪來臨,無論是男是女都躲不了。而反抗,除了為了公義,也是為了保護心中珍惜的人。而這種感情,著實剛柔並濟。

延伸閱讀:

【金像獎2018】樂天女生演沉鬱弒親者 梁雍婷想當次「超級英雄」

【周秀娜專訪.愛情】拒絕「30即嫁」:寧願單身,好過一起不快樂

【金像獎2018】《空手道》女劇照師壓力大到鬼剃頭:我真係好硬頸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