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輝陽以淚為名的作品 鄭中基唱出男性的脆弱:就像女方一樣無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從黃偉文、雷頌德、Eric Kwok等一連串的作品展後,陳輝陽也在去年跟組合「女聲合唱」合作舉辦音樂會,並於今年再度合體演出。自稱不希望走集體回憶路線,陳輝陽以「上一次流淚」為主題,皆因曾目睹在去年演唱會後,觀眾哭著離場的畫面。

陳輝陽筆下的失戀曲是經典中的經典,《絕》、《痛愛》、《垃圾》都肯定曾讓你感觸萬分。過了傷春悲秋的戀愛季節,你上一次哭是爲什麼?

因為沒有名份 連哭泣都缺乏資格

《如何掉眼淚》是鄭秀文在2000年的作品,當年的歌聲清澈稚嫩,偶然的堅定中透出關係中被動的位置。當年唱腔中的修飾較多,感覺卻比較生硬,似是為唱而唱、缺乏感情的作品。12年後,鄭秀文在Concert YY上再次演唱作品,聲音經過歷練和時間的洗禮變得更渾厚,那種連傷感都要避諱的心情在歌聲中不言而喻。

想因你痛快的流淚,願眼淚盡被你搾取,不想這一世,如同這死水。

戀愛中沈澱在傷春悲秋內,總會把事情看得很極端,說連悲傷都沒資格,儘管相約看一齣悲慘戲,坐在一旁連哭泣都要避忌。後來清醒了點,才知道沒有所謂的資格,只是因為盲目得自我矮化,而對方也坦白的說別為自己心碎,讓內心疲憊得不似人型的,其實是自己。

+2

關係中的無助感 其實無分男女

《大樂師‧為愛配樂》的歌曲《沒聽過的歌》在金像獎中獲得最佳原創電影歌曲,鄭中基在得獎時要特別感謝女兒,因為女兒說喜歡爸爸唱歌,才讓鄭中基沒有浪費那得天獨厚的聲線。陳輝陽曾為鄭中基創作《我真的哭過》,字裡行間的柔情是現代男子的最佳寫照,卻被當時同一唱片的主打作品《無賴》蓋過所有風頭,旁人看著,總覺有點不值。

事實我也偷泣過,就像女方一樣無助,預備你也想怪罪我,無情不哭也是錯。

哭泣一事,本來就像吃飯一樣,是生而為人的基本權利。但因為社會的扭曲定型,才為男子加諸「男兒流血不流淚」等不平等條約。在戀愛關係中感到委屈,只可繼續故作堅強,要勉強快樂做人。女生難過可以放聲大哭,而男性心內的啜泣,又有誰聽得見?

沒有哭 只是吹沙入眼

如果前兩首作品皆是直白地說眼淚和哭泣,容祖兒《吹沙入眼》便是傷痛和堅強間的新階段,也許是陳輝陽式的爭氣,也為「流淚」添上點框框外的可能性。作品是趣味得帶點精神分裂的,背景音樂愉快得像馬戲團,內容卻描述著要分手的一天。主角不是不難過,甚至難過得眼眶都充滿淚水,要是張開雙眼,水珠便會一顆顆的滾出來,但她選擇告訴自己,「我只是吹沙入眼。」

掙不開這淚眼,因剛剛有沙,吹到這雙眼。誰又要哭,使你留下,同情其實更慘。

除了節奏明快,歌詞也比一般的作品精簡,正如當人接受離別之時,基本上也無話再講。不如好好以一句話完結關係,好來好去,大家不用再煩惱。無力裝笑,淚水不爭氣地跑出來,不要緊,是吹沙入眼而已。

+3
+2

延伸閱讀:

【婦女節】吳雨霏、楊千嬅、At17作品:堅強讓一個人也快樂如童話

【My Choice】會上癮的《Don't Text Him》!有距離的暗戀也很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