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例牌台灣行】當一天原住民  深山中搖織布機細味簡單的幸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要是去台灣旅行只能待在一個地方,我毫無疑問會選擇清流部落。

清流部落為霧社事件遺族被強行移居之地。部落只得一條大橋作出入口,由於被三條溪流所包圍,形成「川」的地形,因而在日治時代被稱為「川中島」。

清流部落為霧社事件遺族被強行移居之地。(黃漢兒攝)

記得到訪當天正是颱風前夕,厚雲幾乎蔽日,仍無礙大自然之美。金黃色的稻田、代表賽德克族的暗紅、粉紅色的天空,每一格色彩,都是部落帶給我的溫暖。

從台中坐計程車,司機反問我:「這是甚麼地方?你會去嗎?」大概旅客們都只記得清境農場,而不知於海拔較低的位置(約500公尺),隱藏著一個秘境。拖著一個格格不入的行李箱,戰兢地踏進瑪姮原宿,預先想好的開場白還未及時說出,瑪姮已經開口:「她是從香港來的朋友,我們歡迎她!」然後在旁十幾個孩子們熱烈歡呼,確實讓筆者有點受寵若驚。

部落只得一條大橋作出入口,就是這條清流橋,兩旁剛好可以看到日出日落。(黃漢兒攝)

體驗織布、紋面、射箭活動

根據傳統,賽德克族的女人必須學懂編織衣服,才有紋面的資格。紋面除象徵成年和回歸祖靈的標記,亦是男人尋覓對象的條件之一。而紋面文化早於日佔時期被禁止,現在仍有紋面的都已是年過九十的老人。瑪姮巴丸所舉辦的文化體驗團,由她本人作導賞,亦會安排織布、紋面、射箭等活動。本來只做團體活動,當天瑪姮為我請來了部落的耆老示範傳統織布。

耆老們教我怎樣使用傳統織布機。(黃漢兒攝)

從天然原材料苧麻中剝取纖絲,洗掉麻絲中的雜質,曬麻,還要經過捲紗、煮紗、曬紗、染紗等十幾項工序才可以開始織布。在旁介紹的李經理也說:「這就是原住民的智慧。」筆者初嘗剝麻跟織布,平日自認「腳指功」相當不錯,要夾大至遙控器、小至橡皮擦的東西亦毫無難度。可是當要夾緊苧麻,用力拉扯才能取出幼細的纖絲時,卻老是夾不緊,連耆老們都在取笑手腳笨拙的我。

對織布一竅不通,只能按照她們的指示做,儘管也是錯漏百出。織布時,會聽到清脆的「卜」一聲,才算完成一行。「卜」、「卜」、「卜」......終於成功。傳統織布機與現代的不同,傳統的會有一條粗帶綁緊織布者和織布機,這樣才易於發力,但同時雙腳會處於長期拉筋的狀態。織不夠五行,我已在心裡喊累。若然生為賽德克女人,我大概會是嫁不出去的那一群。

+9
+8
+7

必到之處 餘生紀念館

留在部落的第二天,瑪姮有要事先行離開,由李經理帶我繼續遊走。途經士多,他說要買飲料給耆老們喝,門前有老人在採「馬告」(天然香料),旁邊坐著兩個呀伯在喝酒。「啊!你們要喝嗎?」其中一人說。愛酒的我馬上說「好!」興奮得衝過去。早上九點多喝酒,還真是第一次。一大口灌下去,天啊!超難入口。「我們常喝這藥酒,早上喝了補充能量,就帶精神工作。」經理緩緩道出。結果還是硬著頭皮繼續喝,本來在偷聽他們的對話,後來的也通通忘了。沒多久,我們拿著飲料(也是藥酒)出發找耆老們。他們看到我的第一眼就說:「啊臉怎麼紅紅的,都不用塗胭脂了。」然後,我的杯子又滿了。

老伯伯在採「馬告」,經理拿了幾顆給我。不用近距離,就已經聞到濃濃的青檸檬味道。(黃漢兒攝)

清流部落(黃漢兒攝)

走著走著,酒精都散掉。到了其中一個必到之處:餘生紀念館。裡面擺放霧社事件的史蹟文物,門口豎立著餘生紀念碑,餘生,就是遺族。因為那天紀念館不開放,經理就在門口跟我口述歷史近一小時,從南島民族說起,到後來台灣人開始學ㄅㄆㄇㄈ(Bopomofo )。的確上了一堂很難忘的歷史課。

+3
+2

喝醉酒的十一歲男孩

僅僅半天相處,還未記住全部孩子的名字就要道別。其中一個印象特別深刻,正當我打算四處拍照時,他用燦爛的笑容向我打招呼,問道:「你要去哪?」「我要去拍照,你要當我的model嗎?」半開玩笑回應他。「好啊!我帶你去走走。」沒想到他如此爽快。一個來自城市,一個來自鄉村,兩人都好奇對方的生活是怎樣。「香港是怎樣的?看得到山跟樹嗎?」「不像這,全是高樓大廈。」「香港是用簡(體)字嗎?」「不,跟你們一樣是繁體字。」「聽說那個迪士尼很好玩呢。」「還不錯⋯⋯去過幾次,現在都不去了。」問他平日都做些甚麼,他說喜歡越過山頭,走路要一小時,跑的話就半小時。他還說,喜歡站在清流橋上看日落。人嘛,總是羨慕自己沒有的。

路上看到「清流公約」的牌子,上面寫著:「儘量不喝酒,不賣酒給十八歲以下的青少年、兒童。」我問說:「你們喜歡喝酒嗎?」他跟我分享,前陣子試過連續喝醉兩天,還吐了。當時我不爭氣的失笑了,想說真可愛。

清流部落(黃漢兒攝)

要快樂得像小孩

出走是為了忘憂。從煩惱之地,走進別人的煩惱之地。整趟旅程,雖未能組合成一個完整的故事,卻有許多零零碎碎的畫面讓我觸動。部落孩子們聚在一起,隨手拿起零食就開始玩互傳橡皮筋的遊戲。玩厭了,就跑去庭園分兩隊,看誰「袋鼠跳」跳得比較遠。記得前陣子因工作關係要看管五歲小孩,我特地準備了畫筆跟紙,結果他母親卻說:「沒關係,他有遊戲機。」我愣住,心想香港的孩子都怎麼了。

清流部落(黃漢兒攝)

在部落,日落西山就差不多要吃晚飯。有個快要升高中的男生興奮地跟我說:「趁還未吃飯,我們到後面的遊樂場玩吧!」掛在樹上的韆鞦、滑梯、蹺蹺板、餵金魚,試問一個十五歲的香港男生,有誰會滿足於此?吃飯時,團媽說:「幫忙吃我們不浪費。」然後他們乖乖的一人負責一樣把菜都清光光。吃飽回民宿,團媽又說:「十二個人不走兩次,你們一人抱一個。」我以為他們是要坐摩托車,不,是十二人擠在七人車上,大的孩子抱個子小的。不夠五分鐘的車程,歡笑聲不斷。那一刻,多渴望時間走慢點。

儘管不捨,仍要回到煩惱之地。這次出走有很深刻的感受,討厭Wi-Fi,更討厭沒有Wi-Fi不行的自己。生活煩得要命時,也要提醒自己,要學會快樂得像小孩般簡單。

瑪姮原宿暫時只接受十人以上的團體報名,詳情如下:

清流部落-文化體驗團

專頁:清流部落 瑪姮原宿生活文化廣場

連絡人:瑪姮巴丸女士(張淑珍)

電話:0987-214213/049-2941298

地址:南投縣仁愛鄉互助村清風路18號(清流部落)

***

《女生》總在你身邊,請立即下載《香港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