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劇《苦甜曼哈頓》喚起苦澀回憶:經歷讓我受傷卻學會原諒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2歲——一個死不了,卻經歷翻天覆地的年紀。

22歲,離我已經有一段距離,可能對你亦言。如果不特意回想,生活不過被忙碌的日程推著走。美劇《苦甜曼哈頓》(Sweetbitter)卻喚起我對那段青蔥歲月的苦澀回憶,並發現經歷讓我受傷,卻同時讓我學會原諒自己。

《苦甜曼哈頓》

大概不少女生都想成為《穿Prada的惡魔》中的Anne Hathaway:無論如何,最終都會飛上枝頭變鳳凰。可是在現實面前,大概夢想(幻想)都是奢侈的。

那年剛畢業離開校園,甫出社會,世上一切皆新奇有趣。每次聚會,同年畢業的朋友總會煞有介事地講述自己對未來的雄圖偉略,彷彿要大聲向世界說:「世界要小心,我就要來了」。

不過,撫心自問,經過幾次沒有回音的工作面試,以及返了一份不太喜歡而且人工又低的工作之後,大家都恍然大悟,發現不單當下的自己壓根兒沒有能力實現夢寐以求的生活模式,更有可能這一輩子都實現不了。更殘酷的是,上班之後旋即發現自己一直以為很喜歡的事物,原來並沒有想像中般喜歡。

《苦甜曼哈頓》這齣劇正正講述年輕人甫出社會時的興奮、新鮮感、迷茫、困惑、恐懼、力不從心。

《苦甜曼哈頓》

女主角Tess大學畢業後,隻身由美國小鎮前赴紐約尋覓人生新旅程。不過,她並沒有如老掉牙的故事女主角一樣打著「尋夢」的旗號前往紐約,反而是非常現實地:無人無物、甚至要賣車去交租、還未來得及悲哀,就必須找到一份可以養活自己的工作,以確保生活不會進一步惡化。

活得一蹋糊塗,正是青澀之年的真實景象。不過要數最刺中心弦的,還是Tess那份「唔知自己想點,淨係知自己唔想點」的煩惱。

《苦甜曼哈頓》

Tess到處寄履歷,面試完再面試,但也找不到一份全職工作。最後,她到一家著名高級餐廳應徵服務員工作。在面試時,主管就如所有面試考官一樣,問一些陳舊又無聊的問題如「你為何應徵我們餐廳的工作」、「你對我們這家餐廳有多認識」、「你平常有甚麼興趣」等。一般人大多會陳腔濫調地回答,Tess卻異常直率:

"You want to be a writer?"
"No."
"An actress?"
"No."
"Well, what do you want to be?"
"I don't know."

「我不知道」——雖然Tess竟可以憑這樣的回覆成功受聘,確實令我這位觀眾無話可說。不過,「我不知道」卻又是最老實的心底話。那時候並不知道原來多說一句話可以讓自己墮入萬劫不復之地;不知道世途險惡,不是每個人都如同學般單純友善;也不知道原來受傷了,也終會有不再疼痛的一天。

《苦甜曼哈頓》

年輕時的我們就如故事裡的Tess一樣,在職場中遇見了一位充滿魅力、光芒四射、應付一切都得心應手的前輩,旋即不顧一切去了解她、親近她、甚或模仿她。在此同時,不惜改變許多部分的自己來適應新生活、融入同事群。隨後才發現,原來自己早已不小心走得太遠,不單跌入是非的漩渦之中,更可怕的是早已失去了當初畢業時的那個「自己」。

一路跟隨Tess的腳步,彷彿跟著她重新經歷了一次22歲的時光,暗自責備自己當年的愚笨。可是追看下去,遂老土地覺得正正是經歷與歲月,讓滿身的傷痕變得不再疼痛。

《苦甜曼哈頓》

被社會磨鍊幾年後,大概已經忘了當年的掙扎與脆弱,認命地學會妥協與容忍,並走上社會早已為每個人劃好的道路。「我不知道」變成「算了」、「是旦」、「無所謂」。當然這種心態上的改變,讓人生變得死板沉悶。不過,轉個頭遂發現,其實自己不知不覺間早已學會如何保護自己的內心,並且學會如何與這個世界和好——更準確地說,是學會如何讓自己舒服快樂地活在這個世界上了。

若然凡事有得有失,大概成長就是終於可以無悔地重看過去的錯誤,並能說出:「我原諒過去的經歷,以及過去的自己了」。

女生總在你身邊,請下載《香港01》App

立即下載: 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延伸閱讀:

【專訪】看過無數情侶,攝影團隊Mary Ann:世界渺小,愛卻無限大

【100種女生】14歲離家飄泊後回鄉:現代藏族女生因經歷學會謙卑

【世界盃】足球成就難忘友誼:「好多謝你出現係我嘅​生命入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