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藥神】票房奇蹟香港上映 如果窮係一種病:我患有絕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不是藥神》改編自真人真事,一夥白血病患者與家屬,結集起來成為醜陋版的「正義聯盟」。醜陋,因為真實,而且他們沒有「主角光環」,一不小心便會死掉。

據說,這「土炮版正義聯盟」在中國上映不到一星期,票房便達13億元,引起社會強烈討論,中國政府也主動回應,更拿下2018年第55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獎」及最佳男主角、導演等獎項。電影在香港一月初上畫,卻是2019年第一擊深深震撼我的電影。

(《我不是藥神》劇照)

《我不是藥神》精彩劇照率先睇===>

+5
+4
+3

誠實看後感:明明是「余華式」小說的故事,卻似裹了層糖衣,笑着笑着便哭了。

《我不是藥神》講述在中國,白血病人要「捱」貴藥,而開藥房的程勇(徐崢飾)為了照顧病父及年幼的兒子,挺而走險,到印度購買治癌藥的仿製藥。他聯同一班「病友」及家屬,組成團隊入貨,即使賣仿製藥為賺錢,也遠比4萬元一瓶的正版藥便宜得多,變相也救了不少病人。劇情發展,當然是正版藥廠的摻和,又政府的追捕,到底「藥神」與病人的結局最後如何?

友人哄我看這電影的時候,說這是笑片,筆者本來最怕看上述這類故事的慘情故事,開初也真相信,《我不是藥神》說的雖是十分真實的悲劇,調子卻是輕鬆幽默的,好些鏡頭,也誘人發笑。看着看着,卻發現它竟是裹了層糖衣的「余華式故事」-沒有最慘,只有更慘,慘在夠寫實。只是它不說農村、不再說賣血、斬掉雙腳好讓死者好放進棺材的故事,佈景版換成了城市,故事的調子卻是差不多。最深刻一幕,莫如病患在初生兒子面前,也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癌症不會殺死人,絕望才會。

筆者最討厭余華的故事了,每每都沉重得看不下去,因為寫得太好又太真,苦得難以下嚥。而《我不是藥神》,則似是誘騙小孩似的,先讓你吃顆糖,吃着滲出苦澀,卻是苦口良藥。

(內含微劇透,逃生門在此)

電影故事改編自實人實事,現實中的陸勇卻對電影不太認同,更道:「程勇除了『勇』字和我一樣,其它哪都不一樣。」(vcg)

現實中的「藥神」也是白血病人,他的結局是⋯⋯

電影故事改編自實人實事,現實中的陸勇卻對電影不太認同,更道:「程勇除了『勇』字和我一樣,其它哪都不一樣。」

你可能會問,陸勇是何許人?電影故事,是奠基於2015年的「陸勇案」。他是一家紡織工廠的老闆,在診斷出白血病後,需服用價格昂貴的格列衛藥物,原本的小康之家,也愈來愈窮。

後來,他在網上得知來自印度的格列衛(藥名),價錢是正版的八份一,便在群組廣傳,代為代購,病友們都稱他為「藥神」。後來,湖南警方以涉嫌銷售假藥罪,向他提出起訴,數百名病友聯名上訴,要求當局撤銷起訴,最終陸勇僅被關了135天,便被檢方宣布不予起訴。

他再三強調,自己沒有賣藥賺錢,更沒有對抗法律,自己不過是平凡的白血病人。陸勇要求在片末加上說明,想澄清事實,他道:「我不想當甚麼英雄,我和病友都不想與為會對立,始終敬畏法律。」而在與制片人商討過後,片方籌集約200萬元,捐贈給白血病患者,徐崢更在首映現場向程勇致敬,說:「如果說這個人物身上有不好的地方,那都屬於我,英雄的部份全都屬於你。」

(《我不是藥神》劇照)

「聰明地」探討社會弊病:「窮病才是絕症。」

中國對於創作內容,還是十分嚴格。電影的相處理手法,卻是十分聰明,矛頭直指藥商,關於制度的不足,卻沒有多提。畢竟,有所遷就,卻至少能把故事送到觀眾眼前,相信這是一個意義重大,又帶點心痛與無奈的選擇。

正如陸勇最後也寫道:「電影可以搞笑,病友們求藥之路卻一點都不好笑,更多的是讓人想哭。不過,回頭看這條路,雖不驚天動地,但可以鼓勵很多要『上天台』的人,繼續勇敢地活下去。」

【01女生.愛情告白】正所謂情深說話未曾講,世界與你又何干,無論你係單戀、暗戀、熱戀、失戀,誠邀你趁情人節愛情告白,將由「01月老」(神秘嘉賓)於情人節為你讀出。

https://bit.ly/2AMS5PN

(愛情冇限期,但告白有,截止收集:2019年1月28日)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