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女生】藝術文青轉戰MMA擂台 女拳手揚言:要靠拳頭吃飯!

最後更新日期:

放棄了30萬年薪及藝術家的優雅身份,她毫不猶豫地投身到拳台之上,曾經揮舞着畫筆的雙手纏上了繃帶之後,丁苗找到了一條最想走的路。但擂台上那個霸氣的形象並沒有佔據她所有的生活,回過頭來人們才會發現,丁苗依舊還是那個少女。

丁苗(深圳微時光提供)

不能怯

「幹就完了。」作為女子職業MMA(綜合格鬥)運動員,這是丁苗最為霸氣的口頭禪。

讓丁苗印象最為深刻的比賽是2017年年初的一場站立式比賽,對手是女子散打48KG的全國冠軍。儘管佔有身高臂長的優勢,但不善於打站立式的丁苗還是吃盡了苦頭,對手的側踢像砲彈一樣打在自己的身上,大部分的時間她只能選擇防守。在第三回合最後10秒,體力不支的丁苗被對手一記鞭腿踢在臉上,將她KO,丁苗輸掉了比賽。

這場比賽其實早就可以結束。第一回合打完時,教練就告訴她,如果一直這樣被壓着打,他將會丟白毛巾認輸,丁苗拒絕了教練的建議,她要堅持到比賽結束。「我知道打不過她,但是還是想堅持一下,我給自己定下的目標是堅持3回合,我就贏了,沒想到會被KO。」電話裏,丁苗語氣淡然。「這是給我一個教訓,因為你訓練不夠,對手實力又強,你肯定得輸啊。」

對手是職業散打冠軍,而丁苗在當時甚至還沒開始接受職業訓練,輸幾乎成了注定的事。但這並不影響她接下這場比賽,在她的字典裏,根本沒有「怯」這個字。不管對手強弱,她都會把比賽的信息公開發送到朋友圈裏,然後再配上一段文字。「幹就完事了」是她朋友圈的常用語,「幹」也成了她耿直性格的標籤。

比賽時的丁苗(圖右)(深圳微時光提供)

藝術家

很難想像,擂台上凶相畢露的丁苗渾身充滿着藝術細胞。她畢業於中央美術學院油畫系,是個不折不扣的藝術少女。在藝術的道路上修煉了十幾年,優雅的線條與絢麗的的色彩是她生活中要經常思考的東西,而她當時的著裝與打扮,就是個「軟妹子」。

從本科到研究生,從設計一步步做到2D遊戲主美,一切都進行的非常順利。早在2013年她的工資就達到了25K,即使放到現在,也是高級白領的配置。後來在朋友的介紹下,丁苗開始接觸巴西柔術的訓練。起初只是業餘愛好,工作之餘會參加一些訓練,偶爾也會打一下比賽,算是生活中的一點樂趣。

有理想的工作,生活的樂趣,這是許多人所期待的完美人生的華麗開端。

丁苗的畫作(深圳微時光提供)

故事的轉折發生在2015年12月初。那一段時間,北京迎來了一場極其嚴重的霧霾,污染程度直逼1952年的倫敦煙霧事件。糟糕的天氣成了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一覺醒來,整個天都是紫色的,窗戶也不敢打開,一片霧茫茫的,很讓人絕望。」丁苗說起那天的情形,能夠精確到每一個細節。極端惡劣的天氣,將她瑣碎的生活和情感有蒙上了一層看得見的迷霧。

「你知道嗎,藝術家需要時間來提升自己,沉澱自己,很長的一段時間裏,會經歷孤獨、貧窮,看不到未來。我的工作也一樣,我很努力的去加班,但結果就是做完一個項目換另一個項目,重覆着一切,還因此頻繁地跳槽,再開始另一個項目,毫無成就感。」丁苗盡量向我解釋的通俗易懂一些,每講完一段,就會向我確認一遍「你能明白嗎」。對於丁苗來講,那一段時間就像一段真空的空白,失去了目標和方向。

丁苗辭職了,2016年春節之後她離開待了14年的北京。她想到了曾經在泰國觀看的泰拳比賽,於是飛往了布吉島接受訓練。經過了半年的訓練之後,同一年的7月23日,她第一次參加了站立式自由搏擊比賽,輸了,但參加完比賽的丁苗就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擂台成了她嚮往的另一片舞台。雖然要經歷日復一日枯燥的訓練,但是不同的對手,比賽的瞬息萬變讓她產生了極大的興趣。在與散打冠軍的比賽慘敗之後,她前往布吉島正式開始接受職業訓練。

藝術少女變身MMA運動員?!點擊圖片,放大細看前後對比!▼▼▼

擂台之上

競技體育就像一座充滿傷痕的金字塔,最頂尖的是那些拿着高昂出場費,住豪宅開豪車,享受着觀眾吶喊的頂級拳手,而能夠站在那裏的人,無一例外都是踩着對手的肩膀上去的。而通往上層的路是沒有捷徑的,一定是一拳一拳打出來的。有贏的人,就一定有輸的人。

在正式接受職業訓練開始前,丁苗一共打了3場非她專業的站立式比賽,都以失敗告終,成了他人的踏板,只是她沒有選擇退縮,反而越戰越勇,讓日常的生活成了一台高速運轉的機器,除了比賽就是訓練。截止到現在,她的MMA戰績為12勝3負。

比賽成了她提高自己的磨刀石。2017年,丁苗一共打了11場比賽,比她的計劃少了一場。這意味着,除了每天的訓練外,還要不停地控制體重,用她的話說,每天幾乎都在圍繞着比賽來安排。

日常訓練是以男陪練為主(深圳微時光提供)

丁苗的級別在52KG-60KG,但是因為起步晚加上身體素質並沒有那麼強,大多數情況下她只能降重打第一級別的比賽,頻繁的減重和增重,加上比賽和訓練的傷病,對她而言是一種極大的傷害。

「打職業受傷都是很正常的,你不能因為害怕受傷就不打了,那你留在這裏幹嘛,是不是?」丁苗大笑着將自己的勇敢總結為職業態度。

她的職業態度更多地體現在擂台之上。MMA的賽場與拳擊擂台不一樣,為了防止拳手跌落台下,擂台的四周用鐵欄圍了起來,這讓賽場看起來更像是古羅馬鬥獸場,殺氣騰騰。

「到現在我對於MMA的鐵籠還抱有敬畏,鐵籠的門一關上,我心理還是會有一點緊張。」丁苗的回答與她在擂台上的表現卻截然相反。

磅重儀式的丁苗(圖右)(深圳微時光提供)

2017年的7月份,丁苗在阿拉善參加了一場4人52KG級的MMA比賽。進入鐵籠之前,頂着一頭臟辮的丁苗雙手合十跪在鐵門前面,祈禱之後單手指向天空。比賽開始之後,比對手高出10公分的丁苗打的游刃有餘。

第一回合進行到一半時,對手抓住丁苗一個空檔,將她壓倒在身下,隨即用拳頭向丁苗的面臉龐不斷砸去,這是全場比賽中,丁苗最危險的時候,隨後丁苗利用自己的地面技巧,反壓對手,予以還擊。在對手毫無還手之力時,第一回合比賽結束後,勝利的天秤在向她傾斜。

到第二回合開始不久,對手在空中的側踢被丁苗抓住破綻,一記重拳將對手擊倒,她抓住機會,用泰拳中的固頸頂膝頻繁攻擊對手面部,以TKO判定贏得了比賽的勝利。

獲得勝利的丁苗第一時間跑到了對手身邊,查看對手傷勢並予以安慰。等雙方回到角落後,她再次走到對手面前,拜謝對手,在她臉上看不出過多的喜悅。

戰鬥時的丁苗(Instagram@miamiaoding)

「哈哈哈,是不太高興。」提到這場比賽的時候,她先笑了起來。

「因為我們彼此一樣,都是經歷辛勤汗水刻苦鍛煉的選手,但擂台只有一個贏家,我的成敗都歸功於我的對手,出現這種KO或TKO的情況,首先向對方道歉致謝。」丁苗特意地解釋了那次拜謝的原因,這完全是因為她對擂台的尊重以及對​​手的尊重。

贏得比賽的淡定,是因為她更希望碰到的是旗鼓相當的對手,雙發都有可能終結對手,這才是競技的樂趣。這個月的20號,受MMC戰神錄的邀請,丁苗將來到深圳與另外三名拳手打純泰拳的比賽。

這場比賽的選手都是極其有實力的,因為是站立賽,丁苗所擅長的地面技巧得不到發揮,她對此卻毫不在意。

「打誰不是打,幹就完了。」她再次搬出了自己的語錄,語氣顯得格外輕鬆。

「怕輸就好好練,這幾年我明白一個道理,你要是不想在台上被人打成狗,你就得好好練。」她話鋒一轉,語氣又變得十分嚴肅。

裁判宣布丁苗獲勝(深圳微時光提供)

女拳手的阻力

女子拳手的數量與男拳手相比是極少的,登上拳台就意味着要不斷地受傷,意味着要受人非議——女孩子為甚麼要打拳呢?因此許多家長不願意送女兒去「挨打」。

2014年的印度電影《Mary Kom》更像是在詮釋女拳手的現狀,主角自己愛上了拳擊這項運動,勵志成為拳擊手,但遭到了父親的強烈反對,甚至當她在拳館裏說自己要當拳手的時候,遭到了周圍人群的無情嘲笑。

「這問題真的沒有意義,有哪個家長願意送孩子去打拳的呢?」當我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丁苗有些不耐煩,顯然問她同樣問題的人不在少數,甚至讓我一度懷疑,我是不是對女職業拳手也有一些偏見。

2014年的印度電影《Mary Kom》更像是在詮釋女拳手的現狀,主角自己愛上了拳擊這項運動,勵志成為拳擊手,但遭到了父親的強烈反對,甚至當她在拳館裏說自己要當拳手的時候,遭到了周圍人群的無情嘲笑。(《Mary Kom》劇照)

「這個就是現狀,能邀請的女拳手十分有限,就像足球一樣,參與的人太少,可以上台打比賽的人就更少。」MMC戰神錄的媒體總監說道。從2014年他們公司開始舉辦女子比賽的時候,這個問題就一直困擾着他們。但他們依舊不留餘力地去推廣和鼓勵女性參與到訓練中去,推廣範圍不僅僅是女子防身術,還有巴西柔術、泰拳等等。

「像丁苗這樣能夠自我保護的女生能用多少呢?」MMC戰神錄媒體總監反問道。近幾年隨着社交網絡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女性被侵犯的事件被曝光,學會自我保護是極其必要的。但同時,大家所呼籲的自我保護並非是和歹徒們「硬幹」,而是在有機會反抗的前提下,盡量減少自己所受到的傷害。

丁苗參加職業比賽的同時,也參與到了推廣當中,與一些平台合作錄製過《女子防身術》,也登上過電視綜藝《青春有搏擊》,總是在為自己爭取着一些機會出鏡,以女拳手的身份。與之前的工作相比,打MMA不但收入沒有那時穩定,所要冒的風險也更大,丁苗不但堅持下來,而且場場拼盡全力。

來深圳參加的這場比賽,她所能得到的出場費遠遠不夠往返泰國的路費及訓練費用。「這不是多少錢的事,要站在拳台上,你總得對得起自己,證明自己,哪怕是輸了比賽。」出場費固然重要,但是丁苗更看重的是在擂台上能夠展現真正的自己。

《青春有搏擊》錄制現場(深圳微時光提供)

賽場之外

丁苗表現自己不僅僅是在鐵籠中虎虎生風的拳頭,對於自己的外在包裝也做的非常仔細。幾乎每場比賽她都會給自己編一頭的髒辮,再接上一縷靚麗的假髮,這使得她在拳台上格外的耀眼,讓她看上去像為這個擂台而生。

除了假髮之外,在一些比賽裏她還會戴着一張貓臉面具,身披一條酷酷地斗篷出場。在一場比賽中,主持人介紹丁苗的時候可以去強調了一句:「明明可以靠臉和才華吃飯,偏偏要靠拳頭。」除了調侃之外,也算是對她的與眾不同做了一條精闢的總結。

很多人對於拳手的理解過於單向,尤其是女拳手。生活中的丁苗與拳台上截然不同。

當她脫下戰衣與拳套之後,就像一場華麗的變身。長期在布吉島訓練與生活,大海成了她經常打卡的地方,她喜歡穿着比基尼在沙灘上曬日光浴,與朋友來一場沙灘拳賽;也喜歡留着齊瀏海,餵一餵流浪貓。

特別的出場方式(深圳微時光提供)

採訪開始的時候,我尊稱丁苗一聲「姐」,卻馬上被她斥責,「叫我丁苗或者米婭,如果真的想叫姐,就叫小姐姐。」

擂台上那個霸氣的形象並沒有佔據她所有的生活,回過頭來人們才會發現,丁苗依舊還是那個少女。拳手的身份讓她換了另外一種生活方式,她可以追求更大的自由,更好的成就,更輕鬆地享受生活。拳台上她用一拳拳的擊打證明自己,拳台下,她用心享受着每一縷陽光。

「你對自己以後有甚麼規劃嗎?」我問道。

「沒甚麼規劃,幹就完了。」丁苗說道。

按圖看看這位女拳手的日常▼

【本文獲「深圳微時光」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szdays】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