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生死】從電影學習禮貌地「告別」:只願你曾被世界溫柔相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縱然知道世界上有生離死別,面對身邊至親離去,心中仍然久久不能釋懷。你已經重新投入自己的生活,如常地上班,如常地與朋友外出,只是在某個寂夜,難過的情緒突然侵襲,你想起那個逝去的人,淚流不止。

你覺得,過往的「正常生活」不過是在壓抑自己,你其實一直沒有走過去,一直沒有真正地與他道別。你想起曾經熟悉的笑臉,一起相處過的痕跡,一個曾經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悄然而逝,要放下,談何容易?你總是覺得沉溺在悲傷之中,才是把逝者好好地記住的方法。只要那天你不再為他流淚,就會覺得於心有愧。只是你總要學會好好跟他們道別,逝者已矣,但他們仍然活在你的心中。以下的電影清單,為你上一堂生死課,教你如何面對身邊人離世。

失去至親,帶給我們難以言喻的哀痛。(《百日告別》劇照)

即使是最悲傷的離別,也要留住你最美的容顏。

大悟作為禮儀師,卻得不到妻子和朋友的支持。(《禮儀師之奏鳴曲》劇照)

《禮儀師之奏鳴曲》

死人化妝師,一個每天都面對死亡的職業,習慣面對死亡,卻不等於磨滅了面對至親離世時的傷痛。男主角大悟原本是樂團的大提琴手,因樂團解散成為了禮儀師。由初初的抗拒心態,慢慢感受到這份工作背後的意義——為亡者留住最美的容顏,替生者帶來安慰。

當他感受到生者失去親人的悲慟,只能細膩地、默默地替亡者化妝更衣,修補殘缺的遺體,身邊親人看到至愛最後一面是「美好」的,就是最大的安慰。而電影的最後,大悟接到了父親離世的消息。他不忍看到其他殯葬業者輕率地對待自己父親的遺體,決定親自為自己的父親入殮。他選擇直接面對自己父親的死亡,當他嚴謹、細心地給予父親最後的「照顧」和「愛護」後,心中的傷痛也放下。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為父親安排了最美的送行,逝者無憾,生者也豁然了。

點擊看《禮儀師之奏鳴曲》的經典對白:

真正的死亡,就是沒有一個人記得你。

電影《玩轉極樂園》是刻畫一個死後世界。(《玩轉極樂園》劇照)

《玩轉極樂園》(Coco)

雖然Pixar的出品往往是動畫,但成人也往往能從電影中看出另一番感悟。

《玩轉極樂園》2017年上影時,已成一時佳話,事關它說的,就是教導人如何面對逝去的親人。故事主角是12歲的小男孩米哥(Miguel),年紀小小的他仿佛與死亡隔得很遠,卻在墨西哥悼念親人的亡靈節時,機緣巧合進入亡者的世界「極樂園」,遇上曾曾祖父。電影刻畫出一個毫不驚悚的死後世界,那裏與人間無異,存在各樣性格的人。而這裏最大的規矩是,當世間沒有人記得你,你就會從極樂園消失,那才是是你真正死亡。我們失去親人的傷痛部份源自於對死後世界的未知恐懼,害怕逝去的他們就會從此消失。或許現實就如電影,逝去的他們不過在另一個世界中好好過活,就像一個分隔異地的親友,只要你的心中有他,他就不會消失。

點擊看《玩轉極樂園》的經典對白:

給自己一個期限,去用力地悲傷、痛苦。

同時失去摯愛的兩人,選擇用自己的方式走出哀傷。(《百日告別》宣傳照)

《百日告別》

林嘉欣飾演的心敏和五月天石頭飾演的育偉同樣在車禍中失去另一半,他們用了一百多天,走出了失去摯愛的傷痛。

故事的設定,無可避免地讓人覺得催淚,但導演卻用了近似紀錄片的手法帶出這個故事,沒有讓人心碎的悲痛,只是滲透著淡淡的悲傷。男主角和女主角用各自的方式,渡過了失去親人的一百天,心敏選擇去到原本與未婚夫度蜜月的沖繩,育偉選擇以酒精忘卻悲傷。當人人都鼓勵生者向前看,與其勉強自己,何不花一點時間,認真地回想關於亡者的一切,才好好地放下呢?

電影中有一個關於綿羊的故事,綿羊在淋雨之後,可能會因為毛太重而倒地不起,除非有人扶牠或是被太陽曬乾後才能重新站起來。這個故事點出了走出悲傷的三個要點——時間、陽光和扶持。於是,育偉重新搬出妻子彈奏過的鋼琴,想起亡妻帶給他的是快樂而不是悲傷;心敏探訪未婚夫的老師,看到兩人之間的書信來往,從未婚夫的文字中得到安慰。加上時間的洗禮,他們終於找到傷痛的出口。每個人都有自己走出傷痛的方式,重要的不是過程,而是經過「儀式」之後,你終於能振作起來,用另一個方式繼續懷緬、繼續生活。

點擊看《百日告別》的經典對白:

+2
+2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