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1萬元起家打出名堂 土炮設計硬撼即食時裝文化:一週只睡8小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時裝設計從來都是「燒錢」的學科和行業,單單是做一季衣服的樣本已經要花費六位數字,所以有人坦言時裝設計是有錢人的「玩意」。而在充斥着廉價「Fast Fashion」的香港,要創立自己的品牌,一開始就要可以虧蝕的本錢。如此「離地」的行業,對很多人而言是天馬行空,即使時裝設計科的畢業生也對本行卻步,浮沉過後,願意留下的也不多。本地時裝設計師冼美玉(Aries )沒有父幹、基層出身,憑着一份「強悍」,讓她可以繼續發這個「離地」的時裝夢。

Aries在2010年創立自己的品牌,曾經參加過「時裝創業培育計劃」(FIP)。(龔嘉盛攝)

上司同儕眼中的「難搞」女生

初次與Aries見面,她把自己形容為「難搞」的人。「我做任何事都要做到極致。」做事力求完美,該是優點,只是旁人往往不能理解。大專時代,我們正式脫下校服,身處自由、沒有太多規條的環境,有人擱下書本,沉溺於玩樂,務求在進入社會前享受毫無拘束的每一秒。Aries卻微細至如學校的小Project,也要奮身去做,「讀書時期,曾經試過要用聚酯纖維(Polyester)做衫,我不斷研究可以怎樣突破,我用化學品反覆浸泡試驗,最後做成一件流蘇形狀的衣服。」旁人花費數小時隨便完成的功課,她也堅持用盡全力完成,如此「chur」的性格卻讓同組組員喘不過氣來。

在很多人眼中,她是個麻煩人物。(龔嘉盛攝)

不僅如此,她在上司眼中,同樣是「麻煩」人物,大部份時裝設計公司以利潤行先,「左抄右抄」當季流行產品,是必勝法則。她卻偏偏不願,「我自己的設計做得夠好,為何還要抄襲別人?」你可以說她「倔」,但也正正是這份「倔」,那年原本不再取錄香港實習生的法國公司,看到她精心設計的「流蘇」衣服,因而破格取錄她;正因她對着上司的那份「倔」,讓她畢業一年,就敢於嘗試創立自己品牌。

我寧願捱更抵夜,都不願靠關係。
Aries

Aries覺得每一件事也要做到極致。(龔嘉盛攝)

Aries的設計為亞洲人嬌小的身形而設,點擊看更多她的設計:

+4
+3
+2

曾日踩4份補習暈倒入院為交學費

沒有家底,加上倔強的性格,Aries的路從來都不易走。只是問及她的創業「辛酸史」,卻仿佛有口難言,追問之下,她才直説「我不想打苦情牌」。如此直率的一句卻不令人訝異,聽她把創業過程娓娓道來,幾乎沒有對誰說過「辛苦」二字。選讀時裝設計,自己的選擇也由自己負責,大專時期的學費,全憑雙手賺來,「最癲的時期日踩4份補習,每日如是,1個月後累到暈倒。」學生時代已經月入2、3萬,只為了應付學費和昂貴的設計成本,「我覺得喜歡一樣東西不能只用口說,要用行動證明。」

創立自家品牌時,她只拿着1萬元本金。她不如旁人總是期盼天上有「免費午餐」,找到屬於自己的「白武士」,交際應酬少不免。然而,在行內暱稱是「小辣椒」的Aries,從不靠阿諛奉承爭取各類資助。「別人不選我時,我不會埋怨,我會逼自己再「叻啲」,做到他無辦法不選我。」寧願捱更抵夜想新設計,也不願外出輕輕鬆鬆應酬別人。她憶述最「地獄」的時間是1星期只睡8小時,日以繼夜在工作枱前趕設計,說到底還是倔,卻倔得可愛。

大部份人都只看到時裝設計業光線亮麗的一面,卻看不到設計師背後的辛酸。(龔嘉盛攝)

一句上神枱,完全漠視了我的努力和痛苦。
Aries

不少人覺得時裝設計師的作品只能活在天橋上,但身形嬌小的Aries也能駕馭出獨特感覺:

+3
+2

最心痛努力被漠視

如此強悍的她,也總有脆弱的時刻,她笑言「我都會喊」。唯有在一直支持自己的丈夫面前,女漢子也終於可以卸下心防,盡情哭訴。品牌創立至今接近10年,在PMQ擁有自己的門市,累積了不少熟客、明星客,以香港本地時裝品牌而言,發展得很穩定。同行、客人都會對她說「你上咗神枱啦」,甚至會暗示她不要再與新晉品牌「爭Funding」。這對Aries而言「難聽過粗口」,仿佛說得她踏入了「收成期」,輕輕鬆鬆就能賺大錢。她的設計主打全香港製造及中性風格,「我覺得衣服不應以性別具分,而是用尺寸。」,無分性別的服裝對本地市場而言是新的衝擊,大眾總要花些時間接受和理解。為此,她下了不少功夫,她形容「正用自己的青春做自己品牌」,訪問當天,她自言7點才睡,10點又要起身工作。

如果把這種生活形容為「上神枱」,着實也是不公。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