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棄7年工作織袋 回歸fresh grad人工:我沒把時間賣給公司

撰文:許芷婷
出版:更新:

說到Freelancer,不止他們上載的照片都似加了濾鏡似的、白濛濛的,就連生活都似漂白了似地,不食人間煙火,活在天上人間,生活寫意。
可放棄7年設計正職,當個人人羨慕的自由工作者,全職織袋的Charlotte卻說:「你想要某些東西,就要有所犧牲。我的犧牲就是沒賺那麼多錢,可我也沒有把自己的時間,賣給一間公司,去換一層樓。」
攝影:歐嘉樂

Charlotte回憶,追本溯源,會織東西這基因遺傳自已去世媽媽。(歐嘉樂攝)

棄7年設計師工作 開初回復「fresh grad」人工賣手作織袋

Charlotte本在出版社當設計師,資深職位,人工不俗。可是,職業本質就是要趕期限,在高𡶶時期,一星期六天都要工作,數月不能請假,加班是日常。壓力極大,有時會做一些客人一定會喜歡,卻不甚漂亮的設計,她形容當刻感覺:「我十分不安,不知自己在做甚麼,找不到自身價值。」於是她重拾童年志趣-織東西。

她回憶,追本溯源,會織東西這基因遺傳自已去世媽媽。兒時與她一起鈎織披肩給嫲嫲,媽媽用左手鈎織,她也用左手鈎織。於是,一次與朋友安靜地在家鈎織了一整個下午,似是她自家的冥想練習,異常減壓。開始了製作鈎織袋,成立品牌。

Charlotte形容,當時她左手鈎織,右手設計。正職工作忙碌依然,副業工作量亦愈來愈高,曾試一日要織十個袋,整隻手都貼滿鎮痛貼,由手臂到脖子,醫生斷症-筋膜發炎。由外到內,那時她也經常胃痛,只要一坐到工作位置便會胃痛,晚上在造夢驚醒,醒來便不斷哭泣,這樣的晚上維持兩月有多,探訪醫生於她來說是家常便飯。

直到後來家人提醒,必要停止這「雙線生活」,因為她的媽媽就是因胃癌離世。設計與鈎織,必須二選一,可她不願放棄與媽媽連繫,於放棄正職,全職織袋。她說:

剛開始時,人工回復到「fresh grad」價錢,可我覺得很快樂,因為我多了很多時間,去創造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
Charlotte
忙碌不一定要讓人看見,反而因為在做的事都是自己的,因此更盡力用心,不敢浪費一分一秒。Charlotte待副業穩定後「反客為主」,全力發展品牌Bujie lite。(歐嘉樂攝)

有關Freelancer你不知道的事:比上班更規律 創業也有失敗 

對於Freelancer的想像,總像是隔了層濾鏡,漂白得不食人間煙火,但Charlotte卻形容,她賣織袋,每件都是自家製作,為客人度身訂造,又開班授徒,忙碌不一定要讓人看見,反而因為在做的事都是自己的,因此更盡力用心,不敢浪費一分一秒。

她形容「freelancer」生活,未如一般人想像,一天到晚喝咖啡。反而她規範自己一定要早早起床,星期一整理好一周工作,定下目標、星期五則是休息天,因為星期六、日便是要在市集開店。她形容:「雖然也有壓力,但卻很有滿足感,特別在客人表示非常喜歡她作品的時候。」

Charlotte現在在家中開班授徒,反而更樂得自在。(受訪者提供)

她也曾試租工作室,自有一個小天地。雖然這是她一直的夢想,可最後的收入卻不似預期,後倒令她壓力大爭,有一陣子甚至害怕到那處。於是半年後,她還是「忍痛」放棄工作室,不再續租:「當它變成了壓力,它便不再值得。現在學生來我家中書房上課,反而樂得自在。有時候,創業也要不斷嘗試,找尋一個合適的方式。」

Charlotte反思:「難道這就是十年後的我?我應該做到甚麼位置?哪時停下來?」可是,那懷疑沒有停留很久,她笑說:「不試不心死。哪時該停?就做到它不再能滿足我的那刻吧。」(受訪者提供)

離職前似見十年後自己 不試不心死

說到人生到某些關口,必須有所追求,而Charlotte也有同感,只是這追求因人而異。Charlotte指在身邊朋友眼中,她好像十分悠閒,她們羨慕十分,覺得這樣的生活十分快樂,可同時她們是典型中環上班族,時時想像可到哪兒旅遊、可買甚麼。但Charlotte卻認為:

你想要某些東西,就要有所犧牲,而我的犧牲就是沒賺那麼多錢,可我也沒有把自己的時間,賣給一間公司,去換取一層樓。
Charlotte

她笑言:「我從沒想過買樓,也覺得賺多少便會用多少,生活不會有成問題。」

有趣的是,Charlotte提到她離開自身職位前的最後一份工作,就是為公司聘請頂替她的員工。最深刻是有一位求職者已十年沒有當全職設計師,年約四十,要求薪金卻只是一萬多,他跟Charlotte坦白,十多年後,還是想要一份正職。Charlotte那時反思:「難道這就是十年後的我?我應該做到甚麼位置?哪時停下來?」可是,那懷疑沒有停留很久,她笑說:「不試不心死,就做到它不再能滿足我的那刻吧。」

場地提供:Rustico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