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區我主場】拾荒者辛酸工作換微薄收入 盼社會關注權益問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所有人都不願意被標籤和不禮貌對待,其實拾荒者也是。活動雖己告一段落,但我們寄語未來,希望更多人可理解到拾荒者的付出和貢獻,給予他們多一分的尊重。

文: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服務團第六十九屆幹事

香港人對於拾荒者絕對不會陌生,我們幾乎每一日在每一區都會遇到他們。儘管天氣有多炎熱、陽光有多猛烈,拾荒者每日都風雨不改地推着手堆車穿梭城內的大街小巷,賣出一整天收集到的紙皮,為的只是賺取少於30元的回報。就拾荒這個社會議題,我們可以觀察到本港存在着棘手的貧窮和安老問題,根據「拾平台」的統計,81.9%受訪拾荒者是60歲以上的長者。雖然政府有提供長者生活津貼、高額長者生活津貼和綜援,但金額根本不足以讓長者過活,於是有不少長者會選擇拾荒來維持生計。

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服務團於本年六月上旬舉辦了 「拾而不遺」拾荒體驗及探訪活動,讓港大學生走到北角街頭,嘗試當一日拾荒者。(圖片由作者提供)

作為年輕一代,我們關心社會,希望能體驗拾荒者的工作經歷。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服務團於本年六月上旬舉辦了 「拾而不遺」拾荒體驗及探訪活動,讓港大學生走到北角街頭,嘗試當一日拾荒者。是次活動,本團邀請到新福事工協會與我們合作。而協會屬下的「拾平台」多年來持續關注拾荒者的權益,致力推動社區教育的工作,希望能喚起更多人認識和關注拾荒者的處境。

之後,我們在糖水道花園與拾荒者蘭姐對話。蘭姐去年曾被無理檢控,幸得「拾平台」為她仗義執言,終獲撤銷控罪。從蘭姐的經歷讓我們知道,拾荒的工作充滿辛酸,而且每日都提心吊膽,擔心被政府部門無理票控。蘭姐的講解亦令我們重新了解拾荒這份工作,拾荒的工作雖然辛苦,但相比做「打工仔」自由。同時,我們也明白到他們對社區環保工作的付出,令我們更學懂尊重每一位拾荒者。

拾荒的工作充滿辛酸,而且每日都提心吊膽,擔心被政府部門無理票控。(圖片由作者提供)

即使同學用一整個下午走遍北角街頭,但只發收集到少量的紙皮作轉贈。(圖片由作者提供)

活動當日,參加者先於炎炎夏日底下在北角一帶分組進行拾荒體驗,沿途向店舖索求紙皮或紙箱,再加以處理。過程當中,我們理解到不論是抵受炎日,抑或是進行切割,捆綁等處理,對於以老人為主的拾荒者來說都可說是絕不簡單。我們將處理好的紙皮連同水、毛巾等物資贈給沿途遇見的拾荒者,並與他們交流,為他們打氣。

即使同學用一整個下午走遍北角街頭,但只發收集到少量的紙皮作轉贈,令我們明白到拾荒是一份勞動力高但收入不成正比的工作。在體驗過程當中,我們亦親眼看到有拾荒長者被店員不禮貌對待,店員將紙皮拋擲在地上,行為彷彿施捨紙皮給旁邊的拾荒者。

最後,我們一同以有限金錢到附近餐廳用膳,希望藉此帶出拾荒者付出與回報的不對稱。從與蘭姐對話所知,整車滿的紙皮也只能獲得少於30元的回報。我們當日經過勞力一番,需要找地方歇息和補充體力之際,察覺這金額是難以負擔附近絕大部份的餐廳,讓我們深刻體會到拾荒者生活上的苦況。

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所有人都不願意被標籤和不禮貌對待,其實拾荒者也是。活動雖己告一段落,但我們寄語未來,希望更多人可理解到拾荒者的付出和貢獻,給予他們多一分的尊重。長遠而言,我們希望政府可以推動到政策的配合,改善他們的工作處境,以及貧窮和安老的保障。

如有任何對社區的意見及評論,歡迎各位投稿至「我區我主場」社區專欄。有意投稿者可將文稿經電郵傳送至 cr@hk01.com 。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