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坊Look】「我係導演 已放棄係香港買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We are the people.

每一個街坊都是建構社區的一份力量,但從來沒有一個欄目,是屬於他們;

他們的面孔從來都是模糊的。

用一張寶麗萊,看清一張面孔,記街坊的衣食住行、街坊的人生;

看清香港人的當下,從住屋回憶開始。

昌哥是一個大圍街坊,記者偶遇他時,正踢人字拖和兒子一起洗車。

昌哥同時是一個電影導演。

「我拍過《每當變幻時》、《天生一對》、《冰封俠》。副導演就拍過《PTU》、《大隻佬》、《黑社會》等等。」

 

他已差不多一年沒有收入。

 

「對上一齣戲已經是上年年頭完,之後一直都是『煲粥』吹水,未正式開拍。你都知我們這行,不是經常有工開,如果不拍合拍片更少工作機會。我不是太適宜『出聲』,一出聲就被人問你對香港的看法係點點點。」

 

(江智騫攝)

昌哥現時租住大圍村屋。


「3個人住,和老婆、以及讀中一的兒子。700呎連天台,15,500元租。住這裏因為阿仔就在對面培僑讀書,唔係點呀,交通真的很不方便。不過培僑近幾年也好像愈來愈差,國教也想逐點逐點滲,是勝在直資得來夠平。」

他提起現任業主就一肚氣。

現在的業主,加租真是老馮,講起就㷫。5年前我一搬來時,11,800元租,逐年加1000元,上年一加加2000。兩年前他跟我講,加到15,000,一簽簽兩年,其間不會加租;誰知最後又講再加多500,我問他:『之前唔係講好咗萬五架咩?』,他說:『咁簽約未吖?』,又話『你咪唔好租囉,大把人租!』
導演羅永昌

「咁都得嘅?今年如果他再加租就搬,都想搬同一條村;但選擇少,因為我不想租地下層,想多個天台放東西。我一向住大地方,太多東西要擺放。」

「不止加租,有什麼也不想理,有次滲水滴壞電錶停電,我自已換;水龍頭掣壞了,幾百元我自己掏荷包幫他換。(不叫業主自己整?)他說唔關佢事,唉我不想嗌交呀,老人家叫女婿幫手打理物業,女婿可能冇着數,總是不想理。我在此住了5年,交租都交了接近60萬啦。我不是乞個地方住,個個月都有準時交租,是有一次寫錯銀碼彈票啫。」

昌哥曾經也是個業主。

 

「我買過樓。小時在葵涌石蔭邨舊式公屋長大,一條長走廊那種,好易和鄰居玩得埋;現在拆了變安蔭邨,但我媽媽還在那裏住。後來結婚搬出來,2000年買過世界花園,幾舒服幾大。再後來等錢用,賣了套現,那時也賺錢,以為可以買回,誰知一賣了,就買不回。之後搬上大圍山上的單幢式別墅,18,000元租有千幾二千呎,正。可惜後來要拆,我才搬來大圍新村。」

 

「有些人可能鍾意搬來搬去,如果要有自置物業,都是為了下一代。如果自己可以搞掂自己生活,租屋絕對無問題。」

(江智騫攝)

「有樓才可以結婚?當然不是,點買樓呀依家?住公屋當然無問題,但我不會住,留給其他更有需要的人啦,我現在都算有能力,可以選擇租哪裏。」

 

「我老婆在大埔有個400呎左右的小單位,之前丟空了9年都沒有理過,近年有朋友和我們說那邊很大需求,很想住,又話會自己搞裝修,我才平租出去。為什麼不自己住?太細囉。」

 

一個拍了多年本地電影、土生土長的香港導演,也在考慮移民。

 

「我已經放棄了在香港買樓。銀行直情不會借錢給我,我零收入,返大陸如果真的有工作做又不用報稅。除非你有錢到不用向銀行借錢,一次過找清整筆數。我太太有台灣身分證,早兩年她返台灣搞戶籍,順便登記了阿仔的名,我沒有。過幾年如果真的頂唔順,就看看去不去台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