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巴車禍】為賺盡減訓練流失資深車長 工會:我們載人不是載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年初二李國華仍要開工,亦沒什麼感到值得喜慶歡樂。自上周大埔公路九巴車禍後,他多日來仍是難過。因為這意外,李國華說很多車長這幾天開工都被指罵。「我哋都好唔開心,個個當正呢班(車長)都係衰人。好少人分析釀成意外背後的原因。」

李國華是資深巴士車長,也是九巴職員權益工會理事長,為車長爭取權益20年,見證九巴公司如何為縮水省錢,在車長待遇、訓練和薪酬制度開刀,招大量兼職車長卻訓練不足,亦讓資深車長流失。他反問公司視車長專業和駕駛經驗何價?他說一間巴士公司若如此賺到盡,最終損害的,是乘客。

攝影:陳嘉元

七日前大埔公路九巴車禍19死66傷,是香港近年最嚴重的巴士事故。意外發生後,李國華與許多車長一樣徹夜難眠,亦在想是哪裡出了問題。李國華回想,兼職車長的出現,是源於九巴不斷改革員工待遇和薪酬制度,在道路上遺下計時炸彈。

李國華提到,近學校、工廠區的路線也很可能出現脫班。(資料圖片)

+9
+8
+7

新聘車長削雙糧轉月薪制 評核欠透明度
  
李國華是舊制車長,1992年入行那時全職車長工資以日薪計算,底薪每天60.9元,連同加班費和其他福利津貼,月入九千多元。舊制度下,他們獲每年增薪一點,即每年加薪約一千元。至今天當了車長27年,李國華月入近三萬,是車長制度中,待遇最好的一群。

1999年九巴設立新制,全職車長轉以月薪制出糧,那年之後入職的車長底薪8,000元。沙士後2004年,九巴再減底薪至6,000多元,並停發雙糧,這班車長是待遇較苛刻的一群。李國華雖依然享有舊制待遇,卻常替新制車長不值,一直要求九巴統一以日薪制出糧、提高加薪百分比,希望能留住更多較資深的車長。

後來算是成功爭取公司設年度表現獎金,以彌補取消的雙糧制。九巴在2008年開始改以年終評核全職車長表現後發放獎金,最多有6,000元。但李國華說,當中評核準則並不透明,公司有時指車長請病假多或投訴多,就評為次幾級,僅獲微薄獎金,有人甚至一仙也沒有。

李國華說,即使貨車司機轉行來當巴士車長,他們一時間亦未必習慣看兩邊大鏡,要適應向上望或不同方向,觀察路面和車站情況。

同工不同酬 「做到心灰意冷」現離職潮

這樣的待遇一直難以吸引新人入行。九巴於是「加碼」。去年的招聘廣告標示新入職的車長底薪11,810,連同福利津貼後可達二萬元。「近一兩年的新車長與上一批(2004年後入職的車長至今底薪僅加至每月9,700元)的,工資竟然相若或更高!好多車長都做到心灰意冷,覺得同工不同酬,自己的年資和經驗不被重視,離職或轉揸的士小巴都好過留在九巴。」李國華說。

李國華經歷過九巴四代管理層,包括創辦人家族雷氏、陳祖澤、何達文及李澤昌。「雷氏和陳祖澤都是人性化管理。後者試過加薪逾13%。何達文為了睇住盤數,待遇較刻薄。但不會像現在的管理層『勞伇』員工。」李國華透露,車廠總經理彭樹雄去年上場後,要求車長縮減休息時間至僅符合運輸署最低要求,又陸續辭退不少中層及具年資的員工。《香港01》去年10月亦報道過,九巴以架構重組為由,辭退數十名年資10多年至29年的員工。

九巴過去五年業績:(虧損/除稅後盈利)

2013年蝕2,120萬元

2014年賺1.96億元

2015年賺4.88億元,按年增加148.3%

2016年賺6.177億元,按年增加26.5%

2017年上半年賺3.78億元,按年下跌2.6%

結果,李國華說,九巴近幾年流失大量有一定年資的車長。新舊全職車長不夠,就增聘兼職車長。「我們不是反對兼職車長,問題是請了他們回來,公司不要再連訓練也縮水慳皮。要先確保他們有足夠培訓、適應到一些路面情況,才讓他行車載客。」

年初二是大埔公路九巴車禍罹難者的頭七,港府宣佈取消煙花匯演以表哀悼。

兼職車長僅兩日培訓 慳隧道費停實地訓練

李國華當年要訓練28周才能正式入行。「操考牌嗰條線,再操熟自己車廠有的10條8條路線。例如你是荔枝角廠,就練熟荔枝角線。我們真的『過大埠』(鬧市)的,操練時已駛到彌敦道、到深水埗旺角,再操山路和青山公路,要行上路面才知道什麼情況。」

但他說,現時新入行的全職車長訓練18周就「學滿畢業」,亦很少到繁忙路段訓練。「沙田廠的就去沙田一帶、中文大學和科學園。你好叻轉這個迴旋處,那遇上石門那個迴旋處又轉唔轉到?」李國華指,九巴縮短訓練時間,不但為省卻人手和師傅費,還有訓練時付隧道收費亭的費用。「訓練時過隧道要付錢。很多新車長要正式開工時才學懂過隧道,有些頭幾次碰到就會驚、冇信心,不肯定怎樣走,這很容易出事。」

更甚的是,有牌的兼職車長訓練兩天就能行車載客。九巴董事會主席梁乃鵬日前出席立法會特別會議更坦承,是次大埔公路車禍肇事的兼職車長當初僅以「跟車」形式訓練,並沒有在駕駛座上試駕過。「一些意外發生或因為車長訓練不足。駕駛經驗亦需要年月累積。」

七日前大埔公路九巴車禍19死66傷,是香港自2003年屯門公路九巴墮坡21死20傷後,近年最嚴重的巴士事故。

車長經驗何價? 「我們是載人,不是載貨呀」

但李國華覺得九巴為了省錢,不甚重視車長年資。九巴讓一些年滿60歲要退休的車長,簽另一份全職新合約,公司重新聘請他們,或在檢核以往工作表現和驗身後,接受他們申請任時薪兼職車長,延至65歲才退休。目前九巴有300多名這類「退休車長」。「他們是舊制車長,人工高,公司用這些方法聘用他們,職位如同新人,年資歸零,重新計算薪酬福利,每人薪水就能少付三分一。」李國華憤憤不平道,九巴視車長的專業和經驗何價?「公司以為揸車啫,有牌就得?我哋係載人呀,人命呀,唔係載貨呀。」

「即使做過貨車司機的車長,以為他們好有經驗?他們初入行手車都可能唔係好得。揸貨車和揸巴士兩回事來的。貨車載死物,巴士載人,他們會嘈會驚的。佢試吓踩行油直去,車上的人會否嚇死?停車埋站也要慢慢地有技巧。」

巴士是服務人的行業:雙向溝通相處

李國華強調,巴士是服務人的行業,車長和乘客的相處溝通也是雙向的。他記得90年代揸熱狗巴士,夏天熱得汗流浹背,每次開工卻很快樂。「乘客都很有禮貌。上車打招呼說早晨,他們覺得有車搭已好開心。現在的人很急,遲了埋站一上車就破口大罵。」李國華自言巴士車長不是駕駛機器。「我們要應對路面交通;有乘客吵鬧指罵,我們也會不開心的。負面情緒的掣鍵被按下,就可能會爆發。」

李國華認識是次肇事的車長陳浩明,對方過去不時找他談車務、談交通意外和處理情緒。「都係叫佢忍吓啦。有時乘客嘈,因為你遲開車,你關門開車便好了。沉得住道氣,要明白車上乘客的安全和性命也在你手上。」

意外後,九巴近日把209名每周工時少於18小時的兼職車長停薪留職,亦暫停招聘這職位。李國華覺得這樣做治標不治本。今年底他便要退休,在離開這個打工27年的東家前,他希望能為新制車長爭取以舊制的日薪出糧,隨同的福利津貼也更多;「退休車長」亦能原職原薪延聘。「講到底,若公司不是為縮水慳皮,開出這些待遇,有年資的車長不會走的。你留得住有經驗的人、吸引新人入行和全面培訓,何須急請大量新手兼職頂檔。我不想再見到意外發生。」

李國華一年多前自組「九巴職員權益工會」,繼續為九巴員工爭取權益。他1996年加入九龍巴士職工總會,2008年則轉往職工盟旗下的九巴員工協會。「我們各自理念不同,但大前題都是為員工和車長發聲、爭取合理待遇的。」李國華過去曾發起多次工會行動,表達訴求。如去年有車長因未正確埋站被票控後,李國華拉隊按章上落客;2010年亦曾要求時任九巴董事總經理何達文提高加薪幅度多於3%至3.2%。

目前九巴共6個工會,包括汽車交通運輸業職工總會九巴分會、巴士職業工會聯盟、九巴員工協會及李國華創立的這工會等。

九巴職員權益工會理事長李國華認為,監察車長睡意系統效用不大。(資料圖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