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柔的肌肉.片】健身教練學跳芭蕾舞:大隻又陰柔,又如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黃凱逸(Zelos)從小到大都被人說舉止陰柔,旁人常常好奇他到底是喜歡男或女,多年來的眾聲喧嘩為他帶來不少煩腦。成長期間,他為了擺脫秀氣,努力往身上建起肌肉作城牆。

身軀伴隨靈魂走到第24個年頭,他慢慢開始問自己,又大隻,又溫柔,又有何不可?

去年,他開始學芭蕾舞,起初也不大敢跟人分享自己在學芭蕾舞的事,但漸漸從這舞蹈中釋放自我,學習如何擁抱陽剛,抱緊溫柔。他現在覺得,人不用時常分清男或女,男人可以喜歡女人,也可以喜歡女人;女人可以喜歡男人,也可以喜歡女人;甚至乎,「人」可以單純喜歡一個「人」,亦男亦女。

現在,Zelos是一個健身教練,也是芭蕾舞學員。我大隻,但我很溫柔。

拍攝:吳雋、黎家浩

剪接:吳雋

(此為01社區《我要做運動》系列之一)

「我中學時覺得自己好瘦,身邊的人愈來愈大隻,不想自己看起來像個小朋友,所以開始做gym。」(受訪者提供)

大學到美國交流時,他曾修讀性別研究一科,始理解到性別的光譜闊得很,性向與性別可以分開理解,甚至無性戀的有愛無性,這亦啟發到他「睇開啲」。(相:「黃凱逸 Zelos Wong Hoi Yat」Facebook)

「芭蕾舞很有規矩,有點點像小時候的我。我小時候,很懂得跟著規矩做事,別人叫我做的事,我都妥妥當當地完成,長大後,我發覺我做到之後,開始覺得你那一套不夠好,就依著自己的步伐做。現在的生活很不order(沒規律),芭蕾舞讓我想起那種規律,從規律中又有美的存在。這舞蹈不能靠小聰明,由零開始,跳很久才有丁點兒的進步。」(受訪者提供)

Zelos帶點嚴肅地說:「我細個好feminine(女性化),feminine到會咁行路(作狀雙手隨臀部左右擺動),人哋會用好乸型去形容。我細個好介意,因為我好想做最叻。中學同學咁講我,某程度上令我唔夠叻。我而家咁behave(表現),或多或少係別人(的說話)影響我啦,令我自己唔想咁,長期處於呢個掙扎中。我好介意,所以好刻意令自己強啲。」(黎家浩攝)

+33
+32
+31

編按:8月5日是康文署推行了近十年的「全民運動日」。關於全民運動日,為市民熟知的大概只有當日免費租場;然而自強的香港人近年早就以自己的方式趕上了運動大潮——無論是無限輪迴OT的打工仔、自愛的女性、又或在街頭大跳大媽舞、天天落公園強身健體的長者。今天的香港人如何在僅有的空間與時間裡爭取動起來?而在人口老化、市民身體素質成為都市發展的重要課題下,本地職場、政府設施,又有多鼓勵/不鼓勵全民運動?「01社區」策劃「運動城市」系列專題,為以上種種進行探討。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