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筍工靚車富爸爸 選擇家鄉開民宿:一生要為夢想努力一次

最後更新日期:

當繼承人,子繼父業,是華人社會一直提倡的傳統理念,認為子女有繼承、維護家業的責任。但,新一代接班人講求自主權,相比起繼承家業,他們更想為自己的未來做主!

文:林珮璇/馬來西亞東方網 攝影:伍信隆/馬來西亞東方網

在很多人眼裏,今年27歲的蔡寶朋是幸福的,因為自踏出社會工作以來,他無須擔心「失業」,更不愁「找工」,因為父親早已幫他鋪好接班人的康莊大道。但在今年2月,他卻選擇放棄,因為他認為,每個人皆有為自己填上「職業欄」的權利,他也不應該例外。

蔡寶朋是家中長子,雖然下有兩個妹妹和一個弟弟,但因為弟弟和他的年齡相距甚大,繼承父業的責任自然先交到他身上。「弟弟今年才10歲、大妹即將嫁人,小妹目前則修讀美髮課程。」他說,從小父親就期望他成為未來接班人,送他上大學也不過是讓他有機會體驗大學生活,而不是學以致用。蔡寶朋坦言,家裏從事魚產批發,生意規模不小,包括批發和零售。「(馬來西亞)雪隆一帶大部分酒家的魚產都是我們家批發的。」

「月入7500令吉(折合港幣約$14,500),花紅5位數,還有一輛福士汽車(Volkswagen)代步。」幫爸爸打理生意的蔡寶朋,收入較大多同齡人豐厚,身邊朋友都十分羨慕,認為他有個富爸爸,「可以少奮鬥10年」,但他就是開心不起來。

工作會佔據你人生的一大部分,而唯一讓自己心滿意足的方法,就是去做你心目中美好的事。而唯一能做到的方法,就是愛你所做的事。
Steven Jobs

蔡寶朋(馬來西亞東方網)

因為不喜歡,所以他每天只拖着疲憊的軀體上班,沒有靈魂;因為沒有興趣,所以始終交不出熱忱和真心。「我可以把工作做好,但就像一台工作機器。」

這樣的生活他維持了5年,直到有一次,他駕駛的貨車翻車,遇上車禍。「雖然人平安無事,但肋骨骨折,必須留院一段時間。」當時朋友前來探望,而朋友的一句話,更是說到他的心坎裏。「朋友說,如果是你自己選擇的路,那跪着也要走完,但這條路卻不是你要的,真的很讓人心痛。」

選擇的權利

當時他便想,為甚麼自己連選擇的權利也沒有?「大學畢業後,人人都為了自己的前程而煩惱,但我就連煩惱的機會也沒有。」因為家業關係,他的前程彷彿除了繼承,就別無選擇。這場意外讓他醒覺,是時候鼓起勇氣,勇敢追求自己的夢想。蔡寶朋愛藝術,他在大學期間亦是修讀平面設計課程。「我一直覺得自己是適合玩藝術的人,所以我愛攝影,也愛DIY。」

糾結了很久,今年2月,他終於決定向爸爸辭工,並全身投入經營——「亞賈屋」民宿。「只要向爸爸坦白,爸爸會願意放我走。」果然不出他所料,雖然爸爸還是一副看不起的模樣,但他還是放手。

一直以來是我自己跨不出,擔心自己不孝。
蔡寶朋

離職後,眼見爸爸一個人辛苦打拼,他坦言,確實會感到一絲絲的難過,因為自己沒辦法幫忙。「曾叫爸爸放棄零售,注重批發生意就好,但爸爸就是典型固執大男人,不會那麼輕易妥協和放棄。」蔡寶朋無奈道。

放棄繼承家業,也相等於「不幫爸爸」,蔡寶朋坦言,眼見爸爸獨自一個人撑起家業,他確實於心有愧。(馬來西亞東方網)

收入減少 卻過上想要的生活

蔡寶朋放棄繼承父業,身邊的親朋戚友皆取笑他是「傻子」。大家都會問:為甚麼有爸爸幫你鋪好的路不要走,要自討苦吃?也有親戚說,為甚麼不要繼承爸爸那麼好賺的生意,而去辦一個還沒看到出路的民宿?但,蔡寶朋把種種言論都視為一個推動自己的力量。「他們愈看不起我,我就偏好把『亞賈屋』做好!」他續說,這個社會「錢字當頭」,每個人都往賺錢的工作看。「因為漁業有『錢』程,所以當我決定放棄的時候,大家都會覺得我很傻。」

已是兩個孩子的爸爸的他說,他人很簡單,夠吃夠穿就好,目前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把孩子養大成人。「我現在對物質已經沒有追求。」他指向自己身上的服裝笑說,自己每天就是穿T衫、短褲和一雙人字拖到處走。「這就是我要的生活。」相比起過往,蔡寶朋目前的收入少了將近20%,但他換回了開心,更重要的是,還重獲一個「爸爸」。

父子關係變好了

蔡寶朋分享,過往常聽人說,兩夫妻不要一起工作,因為會影響二人之間的感情,其實父子也是一樣。「在我和爸爸打理生意的那段時間,我們的關係就只是老闆和員工。」當時兩父子每天談論的都是生意,甚至不再閒話家常,有時更會因為意見不合而起爭執。蔡寶朋的父親性子較急,而他自己則是推崇慢活的人,當兩個不同節奏的人在一起工作時,就會有很多爭執。「所以那段時間,我一直埋怨爸爸。」

自從他離職後,父子倆的關係反而得到改善。他笑道:「我們現在可以一起講鄰居是非。」

白手起家的企業家常希望兒孫能繼承自己辛苦掙下的家業,但身為過來人的蔡寶朋卻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有選擇權,父母不應該強硬把他們的事業交託給孩子,除非孩子感興趣。

根據《金融時報》的報導,超過一半的接班人不想繼承家業,相反,他們寧願自己創業,或者在時髦的行業工作,比如銀行、投資和科技行業。蔡寶朋以自己作為例子道:「我是兩個孩子的爸爸,但我愛藝術、愛民宿,不代表我兒子會喜歡。」他坦言,若到了退休年齡,他會選擇結束民宿,而非強硬要兒子繼承。

我並不會覺得可惜啊,因為那本來就是我的事業,我做不到了,當然就是結束。
蔡寶朋

不論成敗 只為無憾

蔡寶朋熱愛旅行。他說:「如果孩子在補習班和旅行之間,只能選擇一項,我會選擇帶孩子去旅行。」他認為,透過旅行,能讓孩子們見識更多,他也因為愛旅行的緣故,才有了在家鄉雪州沙沙蘭創辦「亞賈屋」民宿的想法。「這是我外婆家,而我希望能藉由外婆的家推廣沙沙蘭純樸、美好的一面。」他說,大部分人對於沙沙蘭的印象就停留在「天空之鏡」。「很多人來沙沙蘭的目的就純粹去天空之鏡,然後就匆匆離開,但其實這個漁村還有很多好玩、好看的東西,包括吊螃蟹、尋找水椰子等等。」蔡寶朋不忘分享,「亞賈屋」裏的很多小家具都是他和姑丈親手製作。

蔡寶朋認為,民宿是一個大型藝術品。「這個屋子原本只是一個空房子,取決於民宿主人如何打造它。」民宿最重要的就是人氣,所以他堅持,只要有租客,他就會在民宿留宿,確保給客人一種「住進當地人家」的感覺。「亞賈屋」成立至今已有10個月,每月住客有逐漸增長的趨勢,最高峰一個月招待上百位住客。「我一直相信只要我付出我的熱衷和真心,就會有好的回報。」

回想起當初鼓起勇氣向爸爸辭職,期間還要受到親朋戚友的冷言冷語,蔡寶朋不禁坦言:一路走來真的不容易。他並非孑然一身,他已婚,也育有兩名孩子,所以當選擇放棄繼承家業,自己創業時,需要承擔的壓力比單身人士來得大。「幸好我老婆非常支持我。」對於「亞賈屋」未來的發展會是怎樣,他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或許10年以後,『亞賈屋』終究宣告失敗,而自己最後還是回家繼承父業。」但無論如何,至少他人生沒有留白,沒有遺憾,因為自己曾為夢想而努力過。

而不是當我白髮蒼蒼的時候,才向子孫們埋怨,當初自己在年輕的時候,沒有為自己的人生和夢想,努力一次。
蔡寶朋
馬來西亞雪州沙沙蘭亞賈屋

【本文獲「馬來西亞東方網」授權轉載,原文:【特寫】不當太子爺轉開民宿 蔡寶朋拒承家業】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