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重讀廣東話?「古人」阿Sir義教聲韻學:語言無分高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你會怎樣讀出「陳」和「層」?會否把「朋友」讀成「貧友」?一道簡單的廣東話發音題,或許考起不少港人。

鑽研粵語拼音多年的溫佐治,精通聲韻學,近日開班義教廣東話,希望參加者可完整認識粵音系統,了解自己母語的發展由來。在一個借來的青年中心課室裏,一班男女老少花兩小時聚精匯神聽書,試著讀出粵字拼音。他們本身都是說流利粵語的香港人,為何這夜特意跑來上堂,重頭學習這熟悉又陌生的母語?

攝影:鄭子峰

上回提到,80後溫佐治初中迷上聲韻學,自學粵音多年,三年多前與老友創立導賞組織「程尋香港」,帶公眾遊覽本土古蹟,近日更開辦免費粵語班:【粵難越愛1】中學自研粵音 80後精通聲韻學、開班義教廣東話

Tiffany(右)說,是次開辦短短一堂的粵語班,只希望讓大眾多認識粵語,「起碼佢會知道廣東話有九聲,會開始留意點樣保護好粵語嘅文化。」

曾拍片講習俗 開班義講粵音

溫佐治今年開始在社交網站專頁拍片,由驚螫打小人到舊時的秤,所有與傳統有關的小知識,他都於每集一兩分鐘的「程尋學堂」介紹講解。有份策劃活動的成員Tiffany說,組織這幾年帶著公眾四處認識本土文化,一直希望他們多了解自己的母語廣東話,認為也是一種非物質文化遺產。

但廣東話自唐宋發展至今,歷史悠久,難以透過網上短短數分鐘解說。他們於是跳出螢幕,租借場地開課義講粵語。上堂這夜溫佐治穿上長衫馬褂,一身古代先生的打扮開始「講學」。他由近些年香港的粵語與普通話爭議說起,引述報道政府高官如何看待粵語,再講講廣東話的歷史和音韻系統。

本身熱愛傳統文化的溫佐治,拍片在網上亮相時同樣穿上長衫馬褂,他笑說要維持一貫形象。

Charles:報讀為與高官「溝通」

對香港人來說,粵語有多少個聲音韻母,或許難答過背默普通話拼音。從事會計業的27歲Charles自言,對語言沒特別興趣或研究,幽默地說這天來「裝備自己」:「教育局長話未來世界中文發展以普通話為主,但世界上有一億人仲係講廣東話,佢哋呢班高官議員出席活動、回應公眾問題係講廣東話喎,我都要好好裝備好自己粵語能力,先可以同佢哋溝通到。」

Charles認為粵語未來不會被取締,「近至華南地區,遠至馬來西亞、加拿大的華人都講緊粵語,呢種語言唔會消亡。」瑞典語言學家Steve Kaufmann數月前亦估計,目前全球粵語人口多達8000萬人。

Charles幽默地說這天來學好廣東話,「學好英語又好、普通話又好,多學幾種語言無妨。」

Charles說學校課程強調三文兩語,他學過英語和普通話拼音,卻從沒上過一堂粵語課,或有系統地學習自己的母語。英文中學畢業的Charles,以前大部分科目均以英語授課,有時老師亦輔以廣東話解釋艱深的課題。「語言係便利日常生活,英文又好,普通話或粵語又好,應該要用大家舒服又聽得明嘅語言去溝通。」

他以往參加程尋香港的導賞活動,跟著成員四處參觀歷史遺址,這次回到課室聽書,Charles認為這堂粵語課也是一場導賞。「除了認識聲調韻母之外,也有得意嘅粵語典故聽吓,認識吓自己的語言。」

Patsy(左三)原本不知道廣東話原來十分普及,澳門人及移民海外的華人,不少都懂粵語。

帶著爸媽學粵語 盼學拼音咬字準確

20來歲的Patsy過往同樣多次跟團,認識自己生活成長的城市,今次帶著爸媽來上粵語課。「因為有時聽到媽媽提起啲廣東話點讀點寫,我知道佢哋會好有興趣。」果然,Patsy媽媽全程聽得入神。她說中學年代以粵語讀到古詩篇章,已覺得親切又有趣,「有啲用字好口語化,例如古人唔得閒,真係會寫『不得閒』,用廣東話讀嗰時易明啲。」

但之後多年她再沒多機會接觸粵語理論,一直想與女兒再多學粵字廣東話。「有啲粵語字係好『啜核』,比寫白話文形容更貼切,不過我經常有聲但冇個字,即係知點講、唔識寫。」Patsy媽媽說。

Patsy坦言從小至今也沒好好學過自己的母語。她兒時有語言障礙,說話沒高低起伏、講不出不同聲調,別人難以聽懂。後來媽媽帶她完成言語治療後,她長大後仍自覺說話有懶音,亦試過被朋友笑有鄉音。她如今從事市場推廣,工作需要對外見客匯報,也要設計押韻易讀的宣傳標語。「明白粵語押韻嘅原理後,會更快諗到標語,而識睇英文音標拼音都有助讀準粵字。但我要先搞清楚當中拼音點拼。想自己咬字表達好啲。」

溫佐治以粵字押韻的原理,解釋為何很多流行歌都琅琅上口,聽幾遍便能傳唱。

學粵語需要不斷練習拼讀

在講台滔滔不絕教書的溫佐治說,許多港人也不知道每個中文字,以粵音讀出來,絕大部份都兼備聲母、韻母和聲調三部分;若果把一些聲母或韻母讀得不準,很易造成「懶音」。他舉例:「例如「『恒生』係讀『hang4』『saang1』,唔係『痕身』(『han4』『saan1』)。『層』同『陳』有咩分別呢?原來韻母有鼻音『ng』係關鍵之一。」

溫佐治續說,與普通話比較,粵語語音最大特點是有入聲韻母,亦即韻母以「p」、「t 」、「k」收音,讀畢該字,字音不能拖長,如「八」(baat3)、「鴨」(aap3)、「呎」(cek3)。「留意埋口型,就知自己有冇讀錯。例如『八』(baat3)和『百』(baak3)是不同的,後者收『k』音,讀完該字時,舌頭應該是頂著下門牙背。」

這套廣博精深的粵語讀音系統,有53個韻母、19個聲母和9個聲調,其平、上、去、入聲,基本是對應宋朝官修讀音字典《廣韻》,溫佐治當年自己買來工具書鑽研,天天抄寫拼讀街上招牌廣告字,花上幾年才熟諳。他說這次短短一堂兩小時的粵音課,只能簡介押韻平仄等聲韻系統。「學習語言要靠平日練習,見到一個字試吓自己拼音、調聲調,拼熟咗好快就知道有冇讀錯或變成懶音。」

有份籌辦粵語班的程尋香港成員Tiffany說,這次的廣東話班報名情況,雖未如組織以往的導賞團秒速滿額,但兩場課程最後依然爆滿,「講解粵語,是我們一直想做的事。」

粵語是方言,也是語言

溫佐治當初喜歡粵語,純粹因為想多認識自己母語。他認為近些年的粵語爭議,一直將語言政治化。例如,教育局月前把內地學者文章上載至官方中文網上教學資源,指粵語只是漢語其中一種方言,普通話才是「正規的語言教育」、才可作為母語。溫佐治對此有保留:「指稱粵語只是漢語方言,中國人只能用普通話作為母語,咁樣講係政治化咗件事。」

溫佐治說,中國的語言和文化一直與政治掛勾。「當香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加上歷來因為社會、地理和文化等非語言因素,粵語便一直被視為中國境內的一種漢語『方言』,低『語言』一等位。」但他翻書引用中大中文系系主任鄧思穎的著作《粵語語法講義》,指出粵語由獨立的音系、詞法和句法,構成一個嚴謹的語言系統。

他認為母語是兒時跟家人學的語言,因此,並非所有港人的母語都是廣東話,可以是圍頭話、潮州話等等。而所謂的「方言」,溫佐治解釋,廣東話是個統稱,代表在廣東區域的語言系統--粵方言,當中其實包括開平話、東莞話等廣東方言,只是後來省城廣州因經商對外,使廣州話成為粵區最具代表的語言,亦即港人現今溝通說著的廣東話。

溫佐治說,「語言並無高低之別。粵語既能作漢語方言,也是我們的語言,兩者其實並無矛盾對立。我們不能為抬舉一種語言,而貶低另一種。」

溫佐治認為以語言學分法,粵語其實是一種「語言」。

溫佐治與其組織「程尋香港」本周將舉行第二場免費粵語班:

日期:2018年11月8日(星期四)

時間:19:30-21:30

地點:沙田乙明邨街13號香港青年協會賽馬會乙明青年空間

報名詳情請往「程尋香港 Hide and Seek Tour」facebook專頁查詢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