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傳道人搞義載、上前線支援:教會和市民一同進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訂《逃犯條例》風波經歷近一個月,市民自發的社運令人意外,不少基督教會也投身整場社運。曾就反修例而發起罷工的「好鄰舍北區教會」,不但多次提供義載服務,帶市民上街發聲,又組織播放本土電影《十年》;而過去積極參與社會抗爭,包括為「銅鑼灣書店」和馬屎埔村收地事件發起聯署抗議。對於不少人批評教會不應參與政治,甚至力斥他們是「邪教」,該會傳道人陳凱興(Roy)認為「基督教徒對於不公義的事怎能沉默、裝作聽不見?」他指今次社運已反映教會角色不如以往,教會可與抗爭者同行,用詩歌和身體守護年輕人。

「好鄰舍北區教會」繼6月9日和6月16日後,再在「七一回歸」發起義載活動。(李智智攝)

因應政府至今仍未正式撤回修例和追究警方使用過度武力等訴求,「好鄰舍北區教會」繼6月9日和6月16日後,再在「七一回歸」發起義載活動,接載北區市民到維園參與遊行。身為傳道人的Roy在車上帶領祈禱,為早前因反修例而輕生的多位示威者祈禱默哀。

上午金鐘支援 下午聯和墟義載

有別於基督教會保守的形象,他們是首間教會就反修例罷工,又組織播放本土電影《十年》,Roy更走上前線支援示威者,「手套、頭盔、眼罩、洗眼水和大聲公,你說得出得裝備我都有,保護自己,亦可保護別人,我可以做流動急救包。」他笑說。七一當天下午才在聯和墟義載,他趁有時間,早上跑到金鐘支援,差些被「速龍隊」逮捕,「幸好經常踢足球,跑得快。」

昔日社工 今日傳道人

Roy曾當社工,多年前因信仰由教會幹事做起,經歷約8年轉職做傳道人。突然「轉行」,是希望藉教會幫助基層。但後來他發覺不少教會往往「扮演」一個慈善機構角色,「不停去派飯,非真正幫助他們,某程度上削弱尊嚴,對方只能一直依賴,非真正解決問題,必須處理背後政策問題。但大教會因種種顧慮很難做到推翻一項政策」,故另立教會實踐。他更坦言,不少其他大教會的教徒,這回也默默「過檔」,參與教會行動。

「好鄰舍北區教會」過往積極參與政治和社會議題,包括加入「捍衛綜援權利大聯盟」、為「銅鑼灣書店」和馬屎埔村收地事件發起聯署,又提供無家者短期住宿服務和平價飯堂和義補,甚至出資義載和舉辦敏感電影播放會。

不少人都質疑,這間成立只有4年多、僅存10人的教會,幕後資金何來,背後有何目的。「很多人都批評我們導向教徒參與政治,是一間邪教,有外國勢力。他們認為應政教分離,教會不應參與政治。事實上,我們一直是透過籌款做應做的事。」Roy無奈地說。「唔通基督徒作為公民,都不可參與政治?我們走出來乃出於良知」。

傳統教會倡政教分離 他的教會向不公義說不

Roy續言,傳統教會強調政教分離,緣於中世紀教會敗壞,利用教會達到滿足個人利益政治目的。但事實上,基督教是「入世信仰」,要將上帝價值放於世上,人的事總涉及政治,又引用彌迦書六章8節指,這是其教會的宗旨,基督徒「是世上作光及作鹽」,要對邪惡及不合上主公義的體制架構勇於說「不」。他擔心若通過修例,本港教會和其他宗教團體恐如內地教會一樣被取締,無法繼續維權和拯救貧苦老弱,故教會有必要打破沉默發聲。他又指基督教強調宣教,「不在這紛亂、不公義的環境傳福音,宣揚正確價值,還要等到何時?」

基督教由「離地」變「貼地」

回顧基督教在社運角色,Roy認為教會由「離地」變「貼地」,是經歷這5年的政治覺醒。他稱,以往教會最怕不和諧,「安全了太多年,不理政治太多年,保守太多年了」,直至「佔中三子」發起佔領行動,令教徒和市民思考自己在社運角色,「反省可以做到幾多」。他坦言,羅馬書13章曾告誡信徒要信服當權者,早期不少教會和自己都對抗爭存有迷思,佔中後首3年不少教會只限於發聲明、開辦講座經常討論教會是否牽涉政治,「很想做些東西,但又怕做」,故只好搞祈禱會「感覺上參與了件事」。

他又指,有牧者更稱「不要搞政府,因為我不懂」,事實上在神學院訓練,甚少談及政治,加上不少教會保守,講求人與人和睦,最忌諱衝突發生,又不諱言稱部分教會更怕教友離開令奉獻減少,忘記教會是追求公義的地方。

但他認為這些年累積「彈藥」並無白費。今次《逃犯條倒》修訂影響深遠,較當年「831普選」制度問題更迫切,令不少教會走出來發聲。他認為今場運動,教會和市民自發行動都一同進步。

當6月9日逾100萬人上街,政府拒絕回應訴求引起民憤,發起6月12日包圍立法會,香港基督教教牧聯署籌委會、教牧關懷團和香港基督徒社關團契發起72小時馬拉松祈禱運動,冀化解衝突戾氣和為香港集氣,傚法耶穌和平之子的形象。當中教徒自發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更成為反修例運動的「主題曲」。

教會成為示威者的保護者

6.12示威衝突發生,社會多個團體,包括民陣均向警方申請在立法會及政府總部舉行公眾集會的「不反對通知書」,但只有香港基督徒聯會獲批。Roy認為,教會可為示威者在「煲底」建立「保護區」,當發生警民對峙時,教徒可走上示威者前面唱詩歌,成為「保護者」。而多間教會如循道衛理聯合教會香港堂在遊行示威時都開放灣仔會所、供參與者休息和集散物資。

對於先後有反修例示威者以死向政府控訴,教會亦舉辦悼念會和提供情緒輔導服務。多個基督教團體亦發起聯署,向警方請願,抗議警方使用過度武力。

採訪當日,Roy突然收到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的消息,馬上前往支援。(李智智攝)

在危難中認清信仰和價值觀

Roy認為今次社運過後,教會會在政治和社會問題上比之前「更勇敢」。對於當中造成撕裂擴大,他覺得「或是一件好事」。他稱,耶穌講明追求公義不會太和平,「親人之間會互相不認,人際關係破裂」,但「在困難和大是大非中,在危難的時候,就會清晰你自己的信仰和價值觀。合則來,不合則去,壁壘分明」,但他說撕裂不能恨,不能以惡報惡,要以善勝惡。

對於前線社運之路,他坦言不怕被取締,只怕妻兒安危,「雖說留得青山在哪怕無柴燒,但做基督徒沒法避。看上帝對你的呼喚,聽聽良知聲音,所有後果我已有心理準備」。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