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之後】政壇明星失根據地 葉傲冬:建制非一面倒落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葉傲冬年少時曾居於佐敦寶靈街,在這條街不知走過數百千回。他指向上方,「我以前就係住呢度,紅色個幢唐樓。以前呢度仲有人推車仔賣魚蛋。」此時,兩旁牌檔檔主紛紛與他打招呼,「阿冬!冬仔!」他們摟肩擁抱,交頭接耳。

「好多人睇住我大。」葉傲冬在佐敦無人不曉。他父親、葉國謙孿生弟弟葉國忠是第一屆民選區議員,紮根18年佐敦。他隨父親走上從政路,當了11年區議員,目前是油尖旺區譏會主席,也是民建聯的副秘書長。

「地頭蟲」尋求三度連任,卻在最熟悉地區敗給陌生的年青人。他歸究為時勢所致,「喺一個政治風浪上,似乎大家都唔會睇候選人嘅地區工作或者成績。」

攝影:高仲明

父子均為區議員 紮根佐敦三十年

葉傲冬出身政治世家,父親葉國忠1985年以工聯會名義參加區議會選舉,成為油麻地區議會渡船角選區(即現時的佐敦西區)第一位民選區議員。1992年,葉國忠與哥哥葉國謙合作創立民建聯,2000年起擔任油尖旺區副主席,至2003年才退下來。

爸爸在地區紮根,葉傲冬自出生便與油尖旺區結下不能割捨的關係。由於父親常因工作,沒空陪伴他們兄弟姐妹。於是葉傲冬每天放學便就到爸爸辦事處玩,在佐敦區來來回回跑,不少街坊、義工都看著他的長大。他說,雖然爸爸沒有刻意灌輸政治觀念,但不時帶他出席建制派活動,大時大節又帶他與叔伯兄弟見面,在這樣環境長大,他慢慢受薰陶,覺得父親、伯父的工作很有意義,幫到很多人。

上大學後,他確立對政治的興趣,考慮畢業後應該從政,還是當上記者。經諮詢父親、伯父意見,決定先當上記者,建立人脈與資歷。他未畢業就投考《明報》、《東方日報》及《文匯報》,最終《文匯報》聘請了他,他當上政治版記者,專責立法會及人大政協新聞,短短五年間,已升上助理採訪主任。2008年,佐敦東民建聯區議員劉志榮病逝,議席出缺需進行補選,28歲的他逐向父親自薦。「見到爸爸、伯父搵人搵咗好耐,唔知佢哋想搵咩人,就同爸爸講不如我試下喇,佢聽到都好愕然。」

葉傲冬一直居住佐敦區,直至二十歲才搬走,後來他從政,又回到佐敦區服務。這裡的人脈,由他父輩起已建立。(高仲明攝)

昔日父被罵死左仔 今區選拉票被恐嚇 

回想父親的政治生涯,他很深刻有次父親在選舉拉票活動上,被街坊鬧罵「死左仔」。那時他才八、九歲,他不解,「由細到大好尊敬阿爸,點解(啲人)要鬧佢呢?唔明。到大個咗,了解多咗、接觸多咗,知道工作性質多咗,就知道點解會鬧佢。」

葉傲冬在補選勝出後,再贏得兩屆區選,盤踞佐敦區11年,更當上油尖旺區議會主席。從政路走多了,現年39歲的他明白區議員工作無可避免受議論,「始終我哋係將自己理念說服更多人支持,過程好清楚一定有持相反意見市民對我哋理念、諗法唔認同……有啲人要用比較激進手法去表達不滿或者唔認同。」

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正值反修例運動,政治風波下社會史無前例撕裂和對立。葉傲冬說自己無法順利進行選舉工程,他和義工均被言語恐嚇、粗言侮辱,「仲敢出來?小心啲呀!」他不敢擺街站,不敢掛橫額,也不敢派海報給商戶,只敢家訪及打電話拉票。他認為自己遭遇的情況,與爸爸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可以話好似,今次部分語氣、態度同內容更加粗俗啲。」

選前葉傲冬評估若取得1200票便穩勝,但最終他在近1500票下落敗,在自己與父親建立的「老巢」敗走。他重覆說自己承認落敗,「我哋要接受個選舉制度,就係選一票都係輸,所以從議席結果推論,我哋一定係輸哂,或者好差結果;但從票數上,我哋都叫可以接受。」(高仲明攝)

指選舉高度政治化 旨在向政府表達不滿

受反修例風波影響,在歷史性七成投票率下,民主派在今屆區議會選舉大比數奪得388席,建制派大敗,只得59席。民建聯派出181人參選,僅取得21個議席,比上屆失去近百席,不再是區議會中第一大黨。「雙料」議員張國鈞、周浩鼎紛紛下馬,落敗的也包括葉傲冬。他取得1,451票,以65票之差,敗給民主派素人陳梓維。

事後陳梓維的手寫政綱意外爆紅,葉傲冬也收過那張圖過百次。不少網民將二人比較,指雙方不論外型、資歷、出身均相距甚遠,「陳梓維hea到手寫都打贏葉傲冬」,又有台灣網民嘲諷民主派任何人參選都能勝出,連葉傲冬接受報章訪問時也評論對手:「找個四正的便贏多點,找個公仔便贏少點吧。」今日他卻澄清言論屬誤會,為此感抱歉,「或者未必恰當喇,不過係一個比喻啫。」

他不欲再多談對手,但認為對方勝出,反映這場選舉屬高度政治化。「喺一個政治風浪上,似乎大家都唔會睇候選人嘅地區工作或者成績,特別對比一個空降對手,呢個係一個好純粹政治選擇。」這位昔日的政治版記者認為,建制派在立法會九龍西補選中連下兩城,反映本屆政府民望本來高企,但在處理逃犯條例修訂工作上手法為人詬病,才令選民不滿,希望藉選舉作出政治表態。

選舉後兩日,陳梓維手寫政綱意外爆紅中港台網絡,不少人將二人對比。葉傲冬不欲多談,「唯一多謝評價唔係太負面,自嘲又好、點都好喇。」(高仲明攝)

未有檢討個人因素 不認同建制一面倒落敗

葉傲冬將落敗歸咎於政治形勢,不過選民未必如此認為。佐敦街坊黃小姐說,葉傲冬在區內紮根多年,卻敗給一個「唔吸引」、「冇人識」的年青人,反映地區工作有缺失。「冇可能會輸俾一個財雄勢大嘅民建聯,佢(葉傲冬)人又多、錢又多、咩都多,一定本身係個區有問題先令選民離棄佢。」

同樣屬於民建聯,一樣在地區深耕多年的黨主席李慧琼及觀塘區議員柯創盛,均擊敗民主派政治明星「長毛」梁國雄及「快必」譚得志,成功連任。問到個人落敗因素,葉傲冬坦言未有深思,「唉……真係好抱歉,呢個未可以好清晰答到你,因為我仲檢討緊有咩做得唔好。」

不過,他始終不認為選舉結果反映選民對建制派的不信任,也不認同建制派是「一面倒」的落敗,因為他們仍有120萬選民支持,維持「黃金六四比」。「呢個(選舉)係簡單多票制,嬴一票都嬴,但係咪代表全部人都唔支持、唔認同我哋理念呢?」他多次強調自己承認落敗,不是「輸打贏要」,但「要檢討點解我哋多咗人支持、咁多人支持都會輸。」

「我哋做咗嘢你都唔知。」葉傲冬認為落敗其中一個原因,是民建聯按過往傳統做區經驗,一直專注民生工作,較少投放政治論述,才令市民誤解他們,未來或要加強這方面工作。「人哋唔認同又好,唔認識又好,唔清楚又好,呢個係一個問題。」

陳梓維表示,決定參選全因葉傲冬一句話。六月他曾在一次街站上要求葉傲冬就逃犯條例修訂諮詢民意,但對方僅稱民建聯立場就是他的立場,未再理會。葉傲冬未有正面回應這句話的真偽,「我真係答你唔到,一日講咁多嘢。」(高仲明攝)

勝負乃兵家常事 惟愧對老街坊

「如果我嗰時(2008年)落敗,可能會影響到我爸,可能影響到成個民建聯,令佢哋蒙羞。」葉傲冬首次參選時與陳梓維一樣是空降新人,但不同的是他擁有龐大的政治資本,他說那時參選壓力反而較現在大。

11年過去,他欲競逐第三度連任,卻以65票之差敗給素人。首嘗失敗的他坦言感失望、挫敗,但已經看輕得失。「從第一日從政、去參選,前輩已經同我講,四年去考一次試,尤其呢種咁既考試好似比賽咁,唔係贏就係輸,一定要學識去面對。」

父親葉國忠在區議會及市政局選舉上未曾落敗過,會否覺得自己不如父親的成就?葉傲冬說,父親是他待人接物的榜樣,而非從政目標,更何況黨內元老除了陳鑑林外,曾鈺成、譚耀宗、葉國謙等都輸過,「勝負係一個選舉或者一個政治人物,必需要經歷過程。」反而一眾看著他長大的左鄰右里最叫他愧疚,決定未來是否參選,都會繼續地區服務。「居民或者一啲老街坊喺我輸咗之後,好幾日上來一齊抱頭痛哭,我覺得辜負咗佢哋。」

民建聯被指盲撐政府修訂逃犯條例,與民意背道而馳。葉傲冬不同意,指黨一直有收集民情,得出支持修例為相對多數,屬「是其是、非其非」。「我唔能夠否認有好多人,或者有部分市民反對,有唔同意見。但我哋做好民調,再問落去,到底佢哋反對乜?或究竟想爭取乜?好似又答唔到。」(高仲明攝)

拒公職安慰 從政人要知所進退

尚有不足半個月,他便要離開區議員崗位。對於會否考慮參與來年9月立法會選舉,及四年後區選捲土重來,葉傲冬都不置可否,「選唔選一切講得太早喇」。惟已有多項公職在身的他揚言,不相信政府會「派公職」,自己亦不需要「安慰獎」。「我都同意我黨講,如果你用呢個手法,係侮辱咗我哋啲同事。」

葉傲冬首次當選時28歲,陳梓維現年27歲,他對接捧者或其他候選人,可有何寄語?他說不在其位,不作評論。「作為一個政治人物,或者一個人,知所進退好重要。你自己唔係呢個崗位,就無謂對繼任人,或者未來會擔任呢個工作嘅人說三道四,咁唔恰當,亦唔公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