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避球員屋邨練波被擲糞水仍堅持 港隊隊長嘆租場比籃足排更輸蝕

撰文:呂諾君
出版:更新:

港隊在今屆東京奧運取得歷史性佳績,全港掀起運動熱潮,大眾開始關注本港運動員的訓練資源,包括物理治療師人數不足、球衣贊助風波,當然還有練習場地問題。香港是個彈丸之地,任何運動均面對着「土地問題」,而一些較小眾的運動,情況更是嚴峻。
閃避球便是其中之一,現時香港閃避球代表隊在世界競技場上,80多個地區排名第5,成績斐然,但風光背後,球員每次練習,都竟然要冒着被扔糞水的風險。要在香港發展閃避球,障礙比想像中更多。
攝影:余睿菁

「一個運動嚟講,無可避免會講嘢,要講戰術、同隊友夾,可能就係因為咁有『噪音』啩。」居於元朗的Kelvin參與閃避球運動已7年,與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每星期都定期來黃大仙下邨一個球場練習。可是,球場與民居太近,有居民疑因不滿球員發出聲浪過大,至少三次將裝有糞水的膠袋從高處擲下,「有兩次我企喺場區望住佢跌落嚟,有一次咁啱我出咗局企出外場區,佢(糞水)跌落嚟就彈上我度。」即使報警,警察到場也只是筆錄事發經過,雙方沒甚麼解決方法。

節奏明快、講求團隊合作的閃避球,是近年的新興運動之一。(余睿菁攝)
Kelvin在中學時期接觸閃避球,至今近7年。(余睿菁攝)
「一個運動嚟講,無可避免會講嘢,要講戰術、同隊友夾。」Kelvin說。(余睿菁攝)
新興活動在民居附近打球卻釀成衝突,背後最根本的問題是甚麼?(余睿菁攝)

雖然閃避球在本港是非主流運動,但港隊成績絕對「見得人」。香港閃避球總會已成立了13年,曾舉辦聯賽及世界閃避球錦標賽,香港閃避球男子代表隊副隊長Clarence指,現時香港在世界80多個地區中排名第五,但因場地缺乏,球員又來自全港各區,過往一直需要「走鬼式」練習。

香港閃避球男子代表隊副隊長Clarence指,「其實仲有好多人可能都玩過,只不過唔知原來有咁多規矩,或者唔知都有人代表香港去打世界賽。」(余睿菁攝)
現時香港閃避球代表隊在世界競技場上,80多個地區中排名第5,成績算是斐然。(余睿菁攝)
有時保安會話呢個係籃球場,淨係可以打籃球。
香港閃避球男子代表隊隊長Jacky

嘆本港康樂場地規矩比一切重要

至於隊長Jacky則形容,打閃避球其實只需要一個排球場和6個球,連網也不用便可以「開波」,偏偏在香港的康樂場地均以安全為名,規矩比一切重要,「有時保安會話呢個係籃球場,淨係可以打籃球」。

隊長Jacky則形容,打閃避球其實只需要一個排球場,6個球,連網也不用便可以「開波」,偏偏在香港的康樂場地均以安全為名,規矩比一切重要,「有時保安會話呢個係籃球場,淨係可以打籃球」。(余睿菁攝)

康文署回覆查詢時表示,鑑於近年有不少新的體育項目興起,已開放包括赤柱體育館、長沙灣體育館、鯉魚門體育館、長發體育館、富亨體育館及朗屏體育館等6個體育館的主場推行試驗計劃,讓市民可直接透過康體通電腦預訂系統,以個人預訂及先到先得方式,租訂非繁忙時間內主場設施進行七項指定活動(包括閃避球)。而署方轄下有指定體育用途的場地,如場地合適,在徵得場地管理人員同意下,均可用作進行非指定運動和活動,其中包括閃避球等新興運動。而根據康文署現行的預訂程序,中國香港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體育總會、地區體育會、香港學界體育聯會等團體屬最優先類別,可於12個月前優先預訂所有在繁忙及非繁忙時段的康樂設施。

近日本港體育界爆出排球總會開除5個排球會的風波,事件曝光後,其中一個被DQ的仁濟排球隊,其教練陳建達在電台節目中表示,加入成為正式會員對球隊來說非常重要,由於康文署場地一場難求,球員往往需要在體育館外搭帳篷通宵排隊訂場,假如沒有場地,則只能在街場訓練,如非正式會員,即使是甲一球隊也沒有優先預訂場地的權利。

Jacky是香港閃避球男子代表隊隊長。(余睿菁攝)
閃避球是新興運動,自中學時間玩閃避球的Jacky卻有感這個運動「新極都唔興」,慨嘆至今仍不是很多人留意。(余睿菁攝)
Jacky說,閃避球就算不會在奧運出現,但他們也有屬於自己的世界舞台。(余睿菁攝)
球員們渴望的並非甚麼豪華、美輪美奐的練習場地,只希望當然「18區都打得波」。(余睿菁攝)

非奧委會轄下體育總會 租場優次排名低

閃避球作為非主流運動,預約場地時難免比「籃足排」更輸蝕。Jacky透露場地預約一般的優先次序為籃足排、非牟利組織、區議會,私人組織、個人,翻查奧委會網頁,目前本港仍未有任何閃避球團體被納入奧委會轄下的體育總會,令閃避球團體租場時的優次排名一直很低。

黃大仙下邨街坊:希望政府帶頭畀資金支持

雖然閃避球員曾經在黃大仙下邨球場中糞水,陰霾未散,但受襲過後,他們又再回到這裏,只因他們想找個中心點成為慣常訓練場地。一班街坊對他們又有甚麼意見?「有時見到佢哋都辛苦,雖然夜晚打,但係都好熱。」居於球場樓上的馮先生指,平日有見過閃避球隊在此練習,認為他們的聲浪並不算大,亦有保持地方清潔。對於球員被扔糞水,他也難以理解,「呢個場已經喺屋邨角落,球員唔算嘈,又畀龍翔道啲聲覆蓋住......不過條條邨都有怪人嘅。」

未聽過「閃避球」運動的彭先生就表示,球場晚上10點就會關門,即使偶爾嘈吵,都不會很滋擾。「其實梗係歡迎(球員在附近球場練球)啦,有練習可以睇下嘛......(運動員)去日本搵到咁多金牌,我聽住都好高興,希望政府都帶頭畀返些少資金支持呢啲運動(新興運動)。」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女士則指,她居住的中層單位可望到一班閃避球員練球,認為聲浪程度屬可以接受,「又唔係練到好夜,球場就梗係有聲㗎啦!」香港寸金呎土,要平衡居民利益及運動發展的權利,到底還有多遠的路?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