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誤殺案】截肢女老師哭訴:為求健康做療程 最終成廢人一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DR醫學美容集團的CIK療程事故,集團創辦人及兩名人士被控誤殺案續審,遭截去雙腳及右手四指的小學教師王靜波繼續作供,她憶述當日往接受療程時,仍滿心歡喜想著會健康起來,惟接受注射後15分鐘,即全身冰涷及抖震,「五臟六腑好似翻轉」。翌日集團一名美容顧問到她家,並在幫她注射的醫生一同送她入法國醫院,之後再轉入聯合醫院,留院期間她雙腳劇痛,更看著雙腳由腳底開始發黑,最終要截肢及聽覺受損。王哭訴說:「我需要健康,而家就係完全廢人一個。」法庭更曾休庭10分鐘讓她平靜情緒。

王靜波被截肢後今坐電動輪椅到庭作供。(盧翊銘攝)

現年65歲的傷者王靜波自事故後,2013年7月遭學校不再續約,未能再擔任小學教師工作。她在2012年9月12日在DR集團銅鑼灣麥當大廈接受輸血後,職員一度表示要三、四周待血液培殖後,便可以打回體內。可是她不久即收到DR集團美容師來電,表示她可以在9月20日返回DR集團進行注入療程,王馬上質疑,該女職員才再回電搞錯了,但數日後便約王10月3日進入注入培殖血液療程。

接受療程前仍滿心高興

王作供此時禁不住不斷抹淚地說,她當晚前往DR集團途中,甚至連臥在美容中心床上接受程程前,她都感到「好高興」,因為相信「今次輸入後,精神會好啲。」王進入麥當勞大廈12樓時,麥醫生和一位護士在現場,表示注射只需半小時,之後醫生便取出一包「好杰米色」物品,用「好粗針筒」輸入回輸袋再注入王的身體,之後醫生和護士便出去,留王一個在房內。

注入液體15分鐘即非常辛苦

王形容,15分鐘後王即感到「全身好凍,全身震得好緊要,全部五臟六腑好似反轉」,王即大叫「好辛苦」,醫生和護士即按著王的手腳,但因王身體震動得很嚴害,兩人完全按不住王,麥馬上除去王的針,換了一包「乾液」液體注入王的體內,但作用不大,醫生和護士只不斷著她休息。

王哭訴:就係咁樣手腳就無咗

而王形容她當時所受痛楚是無法形容,更哭訴:「就係咁樣,手腳就係咁無咗,我需要健康,而家就係完全廢人一個。」

不過王的痛楚卻一直沒有消除,她更留在房中至翌日凌晨12時,麥給她打了三支消炎退燒的針及口服藥,讓美容顧問JOJO及集團一名高層陪王,坐的士回家。回家後王情況仍未好轉,只能臥在床上,「昏昏沉沉」,感覺自己發燒,因為她完全不能動彈,只可以向學校請病。

三名被告(由左至右):周向榮、陳冠忠、麥允齡。(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美容顧問陪同到法國醫院

下午2時JOJO突到王北角家中,乘坐的士送她到九龍法國醫院,當時麥醫生亦在的士上,沒有向王解釋什麼,只是不斷和王量度血壓,指王血壓偏低。王很快便送入法國醫院深切治療部,王期間聽到麥醫生和法國醫院一名劉醫生提及點滴,王馬上抽血、插喉化驗,不久她看見醫院一疊文件,見到「敗血症」,要她截肢,她即馬上說:「唔使掛,因為佢地(DR)話D反應,好快過。」

王續說, 雖然JOJO提及DR集團會負擔她的醫療費,但不久劉醫生以她未能負擔醫院費用,以及政府醫院的藥「都好過我地」為由,將她轉介聯合醫院。

看著雙腳發黑 終須截肢保命

她坦言,起初不知道要截肢,但她在留院期間,日日夜夜都痛得很嚴害,整隻小腿和腳掌痛得「好似裂開咁」,見著兩隻腳又腫又凍又痛,即使醫院開了兩個暖風機吹著她,她仍感到寒冷,腳之後又長了大水泡,由腳底一邊變黑,更漫彌到腳趾,手指都是。期間護士以她的白血球指數只剩下「一」,更曾在頸部打了一支針,為了「救命」,她最終被截肢,聽力更因耳窩內幼細毛全部「甩晒」,影響聽覺。

王指第三被告曾問她是否不適

第三被告麥允齡代表大律師盤問時提及,麥在替王於2012年10月3日注射之前,根據麥的記憶,麥有解釋部份人輸注後會有發燒痠痛之類症狀,這現象屬正常,因為身體內新舊細胞「打仗」,王表示同意。

另外辯方又指,麥有問王當日有否不適、上呼吸道感染、頭痛、感冒等情況,但王稱,麥有問她有否不適,但不記得麥有沒有逐樣症狀具體查問。

3被告依次為周向榮(62歲)、技術員陳冠忠(32歲)及西醫麥允齡(35歲),各否認一項誤殺罪名。

案件編號:HCCC 437/2015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