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觀點】偽本土原是真港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塵埃落定,公民黨楊岳橋取得逾16萬票,以過萬票之差擊敗選前被認為是主要對手的民建聯周浩鼎。其中備受關注的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在補選中獲得66,524票的不俗成績,得票第三高。這樣的得票率雖然說不上左右大局,卻為激進本土派打了一支強心針,對香港社會、港府,甚至中央政府而言,應該是一個警號。

相比2012年立法會選舉,這次補選的候選人並不多,而且政黨立場鮮明,讓大家容易爭取到支持自己理念和路線的選票,像梁天琦這樣邀進的候選人,在補選中只有一位,可以盡吸各路激進支持者的票源。他在選後宣稱自己所獲票數證明在香港「本土理念並非小眾」。具分離主義傾向的政治人物往往會披上「本土」的外衣,以掩飾其港獨思想和模糊自己真正的政治立場,借此爭取更多港人,特別是80、90後年輕一代支持和認同。既然這股力量已經浮上水面,更企圖在議會的政治光譜中搶奪地盤,社會就需要正視。

不足為懼卻足以為患

梁天琦在短短半個月內由一個寂寂無聞的激進大學生變成街知巷聞的政壇新秀,除了因為他在選舉活動中表現自信與淡定,論述本土觀點和立場時思路清晰,更與他在旺角騷亂的角色有關。當這麼多人對政府施政不滿,現在冒出一位反建制的青年願意為市民洩憤,為什麼不可以給他一張同情票?

當然,我們不否認本土派有它的魅力。有年輕人對它的論述趨之若鶩,這其實不難解釋。回歸後,香港變成中國的特別行政區,對最需要別人認同和明確身分的年輕人來說,香港這個特別行政區一點也不特別,而「香港人」一詞的意義彷彿一下子被淘空。在他們眼中,香港被大陸化不是非理性的恐懼而是切膚之痛,他們需要的是一種以香港人為中心和本位的身分和文化認同,於是「本土」兩個字成為他們的救命草。所謂本土,其實是委婉詞,真正的意思是「香港中心主義」。何謂本土,更是關乎權力的問題。目前,本土派似乎壟斷了本土的詮釋權,但這不表示「本土派」口中的本土就是貨真價實的本土。

梁天琦與泛民沒有任何關係,其支持者絕大多數不滿傳統泛民的抗爭手法,認為他們雖然長期為香港爭取民主,但結果「不盡人意」,應該轉而支持激進本土派,認同「抗爭無底線」的主張。本土派透過之前的佔中、其後的區議會選舉以及這次新界東補選,大力宣揚香港應該「命運自主」的理念,目的是挑戰,甚至動搖北京在港的管治以及「一國兩制」的順利落實。他們不再滿足於在虛擬的網絡世界自我陶醉,而要透過參與選舉和接受傳媒報道,擴展在現實世界的生存空間,甚至企圖進入立法會,發展成一股在香港現行權力架構下至少可以興風作浪的政治勢力。

儘管「本土」這個概念與「分裂」和「港獨」有本質的差別,但在意識形態主導的現代社會中,任何概念經過媒體和政治過濾,都可以像孫悟空一樣產生十八變。到今日,香港人應該明白,「本土」的詮釋權早已被「分裂」和「港獨」劫持。將「本土」解釋為真正的港人治港,是玩弄「語言偽術」。梁天琦的支持者在新界東補選公布票數時樂極忘形,在現場大喊「香港建國」。這樣的口號在旺角騷亂中也經常出現。

由此可見,偽本土原是真港獨。他們不會亦不用把「港獨」掛在嘴邊:支持港獨的人自會心領神會,不支持港獨但支持本土的人又會慕名而來。本土派招徠有術,那6萬多票不是胡混撞彩得來的。

台灣的經驗可供借鑒

港獨會有什麼下場,不妨看一看台獨的興衰軌跡。當年,台灣的反對派藉《美麗島》雜誌發起「黨外運動」,挑戰國民黨的獨裁統治及爭取民主。這項黨外政治倡議與今天香港政治中的本土、民主、反專制論述有極為相似的社會元素和政治背景。可是,由於被視為外來政權的國民黨強力鎮壓,加上台美、台日斷交引發台灣自主意識崛起,這種自主意識與長期懷有日本殖民地情意結的分離傾向一拍即合,逐步演變成激進勢力,最終導致民進黨在台灣政壇崛起。

李登輝當年指國民黨是外來政權,目的是撩動本省人的仇恨情緒,將南部所受的經濟歧視轉化為反對佔據台北的國民黨外省勢力,為台獨勢力提供堅實的政治基礎和論述依據。這發展軌跡與今天激進本土勢力借助中港矛盾擴闊自己的政治版圖有太多可以比較的地方。

但從剛剛過去的台灣大選可以看到,民進黨雖然獲勝,但台獨的勢力已難復當年之勇。大陸政府近年採取雙軌論述──既堅決反對台獨,又對台採取和平理性和尊重民意的處理方法──成功將台獨逐步擠出台灣人民認真考慮的選項之外,大大削弱其市場叫座力。這個演變過程可作認識香港分離勢力發展的參考。

港人有能力推動社會改革

港獨在今日的香港沒有市場。正因如此,本土派越早圖窮匕見,越早揭開他們港獨的真面目,對香港越有利。否則,時間越久,積重難返,對香港的傷害就會越大。從這個角度看,倘若被成功沖昏了頭腦的本土派真的以為自己是三分天下的一方,因而按捺不住,與社會來一次大攤牌,這對香港人來說未嘗不是「長痛不如短痛」的好事。

問題是,治理香港的精英,不論是政府最高層,或來自北京的中央官員,甚至是那些希望為市民服務的民選議員,他們具備面對這種衝突的政治素養和管理能力嗎?我們不需要深究為什麼獨立不會是香港的選項,只要認識到大英帝國絕不敢像在福克蘭群島一樣,將與阿根廷對峙的魄力用來對付中國,就會明白香港前途的結論已下。企圖扭轉歷史,最好先看看自己有多少斤両。晒兩下青春、擺兩套理論、喊兩句口號就以為自己可以號令天下,只有中了邪的幼稚政客才會這樣做。

香港社會必須建立共識,對這種包裝成本土情懷的港獨思想,從一開始就要全面否定。既不可對它掉以輕心,也不能為其提供養分與生存空間,在適當時候更須予其致命一擊。香港社會存在不少問題,必須推動徹底改革。落實真正的普選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改變官商利益集團對香港財富的蠶食和市民的剝削。關鍵是在爭取和推動改革的過程中,香港人必須展現識別真偽和明辨是非的能力。香港人有自救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既不用北京干預,更不會容忍激進勢力混水摸魚。

(評新東補選四之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