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民主前線 從「左膠」演變至「以武制暴」

撰文:香港01記者
出版:更新:

一個月前的旺角黑夜,讓本土民主前線由「國師」陳雲口中的本土派「左膠」,一躍變成「勇武本土」的代表,其核心成員黃台仰及梁天琦,更成為本土派新生代的象徵人物。這個僅成立一年多的組織,在那夜向香港政壇拋下震撼彈,其後梁踏上新東補選的平台,向港人展示有關「自治」、「勇武抗爭」、「以武制暴」等論述,成功獲得6.6萬選民投票授權。無論你是否認同其理念,亦再也無法忽視他們的存在。

年初二旺角騷亂過後,黃台仰(右)未能成功申請印度簽證,梁天琦(左)則成行與達賴喇嘛會面。(資料圖片)

一度被陳雲譏為「左膠」 

 

說本民前的崛起,要在去年說起。去年1月,本土民主前線(簡稱「本民前」)正式成立,核心成員約有50人,大部分均在雨傘運動期間認識。他們提倡「以武制暴」、參與行動時會戴頭盔、披護甲,更會主動保護示威者。成立初期,他們走到李偲嫣的撐警街站「踩場」,又發起「光復屯門」遊行,早被視為激進組織。惟一年前的農曆新年,他們卻選擇以相對溫和的形式撐小販,例如:護送小販車、掃垃圾等,被陳雲譏為「左膠」。

陳雲諷刺當年的本民前扮乖學生,面對不公義卻低頭撿拾垃圾,更著他們於警察開槍時去撿拾子彈殼。一年後,預言一半成真。

本民前當時於Facebook回應網絡上的「負評」,稱「勇武」只是他們的其中一個手法,「為甚麼香港人自願墜入敵人設下的二元對立陷阱中呢?」更反問:「是否本土派不能溫和,不能煽情?為什麼一定要強加標籤,認為本土等於勇武,民主派等於和理非?」

然而,溫和撐小販行動未獲主流輿論關注。相反,他們發起的一連串光復行動,卻因屢見衝突場面而佔盡傳媒版面。後來有市民於3月初自發「光復屯門」,「搞喊細路女」、「推跌阿伯」等一幕幕畫面,卻令未有參與屯門行動的本民前成為傳媒追訪對象。發言人黃台仰事後堅持不會以「過火」形容示威者行為,「雖然示威者有做錯,但係唔係已到全社會都需要譴責嘅地步呢?」他們亦貫徹「無大台」作風,多次於訪問中強調,若示威者願承擔後果,便不能、也無能力干預其行為。

旺角騷亂中警民對峙。(資料圖片)

無底線 經過「調整」的原則

 

不過只是短短11個月、同樣是農曆新年,本民前不再「掃垃圾」,改為與警方對峙、繼而衝擊。事件演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交通警開槍、示威者縱火,一夜巷戰,流血收場。發起行動的本民前,同樣「損兵折將」,約20名成員及義工被捕,包括黃台仰及梁天琦。梁其後於電台節目回應當晚騷亂,強調自己無底線,但有原則,底線即因應當時情況而付出代價,而非事前設限;原則即是「對等武力」,意思即是受壓迫時才用對等武力作出反抗,惟當被追問到,假如警察武力升級以致示威者身體受嚴重傷害或死亡,示威者會否以「對等武力」令對方受嚴重傷害或致死?梁天琦只拋下一句:「由群眾決定佢哋嘅抗爭方式。」同一個節目,主持問到有記者於當晚被示威者毆打,梁更形容記者受傷是「抗爭入面嘅沙石。」

 

我哋係無底線,但係唔代表我哋係無原則……無底線嘅講法,其實代表我哋任何代價,我哋會因應當時嘅情況,我咩代價都肯付出。但係原則嘅話,講咩呢?就係講緊一個對等武力嘅原則……你會唔會隨便去打個差佬呢?緊係唔會啦。我哋係受到壓迫嘅時候,先至會用對等武力去作出反抗。
梁天琦@D100電台 - 18.2.2016
梁天琦不但成功於補選中取得6.6萬票,更有效利用這次機會,向外界宣揚其本土論述。(蔡正邦攝)

不過選舉過後,梁天琦的武力原則及「底線」再次調整。他接受電台訪問時指,「無底線」並非等於完全不計後果,若行動不斷波及無辜,例如六七暴動的「同胞勿近」炸彈,所製造的反效果一定大過正面效果,亦只會造成社會不安寧,而非真正向政府及國家機器施壓。

示威者都要去諗,點樣可以做到,既可以針對得到國家機器嘅同時,又會減低對一啲可能無辜市民嘅影響,呢一樣嘢,我覺得,需要去諗。(主持:有無答案?)暫時未有。
梁天琦@港台 - 2.3.2016
梁天琦(左)形象較以往的本土或激進派代表人物清新,成功吸引不少年輕粉絲支持。(黃永俊攝)

棄用「港獨」字眼 僅稱追求真正「自治」

 

至於本民前的「本土」論述,譬如對新移民取態,梁天琦亦備受質疑。近日他自爆非在港出生,繼而被網民批評他並非「真本土」。對此他回應時指,一個人是否「港人」,不是論其出身、背景,而是視乎該人是否擁抱香港的價值觀、文化及制度。早在去年區選前夕,梁與黃台仰接受傳媒訪問時也曾否認搞歧視或法西斯,並指若有新移民願意守護港人核心文化及價值,便是「香港人」,但黃台仰同時又批評大量新移民抗拒香港文化、謀取香港福利。
 

對於《基本法》、「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看法,梁天琦毫不諱言稱《基本法》只是崩壞的社會契約,而以上三項「承諾」亦只不過是謊言、拖延策略。被問到要「高度自治」還是「自治」,梁回應稱:「最想係自治。」再被追問是否等同「港獨」,他則避用「港獨」字眼,再次強調自己支持自治,並稱:「(自治)現時未可行,將來絕對有機會。」因其下一代當中,部分人的主體意識很強,不會接受服膺中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