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的另類選擇 體驗銀髮Hall Life

撰文:余秋婷
出版:更新:

這裏住了124位長者,加起來超過8000歲,卻只有7位全職員工。這兒不是老人院,而是老人之家。有別於其他院舍,作為一個稱得上家的地方,每個老人都是家庭成員,自然各有崗位,有人負責清潔,有人負責拿報紙,有人負責整理運動器材。這兒是他們的歸宿,不過同一屋簷下,每個老人都各有故事。

被遺棄的御用模特兒——雪珍 

雪珍住在一個三人單位之內,有自己的私人空間,約莫80呎,足以讓她放置自己的日用品。(余秋婷攝)

雪珍今年已經79歲,但健步如飛,在老人之家的日子,踏入第6個年頭。她平時不多說話,臉上掛着溫柔微笑,容光煥發,若不是一頭白髮,大家難以估算她的年紀。

她是老人之家的活躍分子,每星期都會做義工,而且是中心御用模特兒,幾乎每次拍攝宣傳片、海報都有她的蹤影,跟她「合作」過的明星包括張智霖、張學友、張繼聰等,雪珍笑說:「最靚仔的當然是張智霖,而張繼聰都頗有型。」

雪珍不時為中心拍攝宣傳片,跟她「合作」過的明星包括張智霖、張學友、張繼聰等。(余秋婷攝)

雖然不時笑臉迎人,但她當初搬到老人之家,可說是被家人遺棄。雪珍原跟家人同住沙田馬鞍山,但孫兒出生後,地方不足,而且婆媳關係不順。雪珍經中心轉介,等待半年,來到老人之家,幸好與眾同樂的生活讓她變得更開朗。閒時,雪珍最愛玩魔力橋牌和打硬地滾球。

由流浪漢變成一人一票的主席——廖Sir

現年65歲的廖洪坤,在老人之家住了3年,曾經是小學教師,教英文、IT及體育科, 但由於教改的壓力而提早退休,自問算得上是專業人士,曾入住西區半山,但太太癌症過身後,由於理財不善而破產,公積金被充公,要領取綜援過日子。

他曾經過着顛沛流離的生活,日間在圖書館看書,晚上在機場睡覺。這種生活維持了年多,其後入住中途宿舍,得到社工的轉介而入住老人之家,「我覺得很感恩,如果現在不是住在這裡,可能我現在會住在天橋底,一臉鬍子。」不過回想初來報到之時,他坦言也有「心大心細」,他舉例老人家經常「屙夜尿」,曾因此而跟同房吵架,但院舍社工介入,協助調換房間,問題迎刃而解。

廖Sir搬到老人之家後,找到自己目標、方向,不用再過着流離的生活。(余秋婷攝)

在一眾老人之中,廖Sir算得上是最年輕的幾個,他笑言:「以前是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現在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一人一票被選為院友委員會主席,將以往教學的行政經驗用在其中,以前為學生訂飯,現在為院友訂飯,而他都愈發積極參與義工活動,將會由每星期1日增加至2日,覺得義工服務讓他的生活更充實。

政府對健康長者零支援

寶林老人之家佔了寶林邨寶智樓的一、二層,共48個公屋單位,約3至4個長者共用一個單位,不過只限健康和有自我照顧能力的長者才能入住。現時全港有3個老人之家,分別位於竹園、寶林及小西灣,佔用了124個公屋單位,提供355個長者宿位,全年無休,零空置率。

伸手助人協會總幹事陸寶珠笑言,老人之家像大學宿舍,住在這兒的老人要積極參與各種活動,又要分擔各種事務,令老年人的晚年生活多姿多彩。她指現時不少公屋長者為寬敞戶,獨自住在2至4人單位,她認為老人之家能有效運用公屋資源,亦鼓勵長者參與群體生活,提供義工服務,回饋社會。

陸寶珠又批評政府無資源給予健康長者,社署的宗旨往往是將最大資源撥給最有需要的長者,形容健康的長者是「咩都無」,但她認為健康長者可以是社會資源,為社會繼續作出貢獻。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