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巴司機榮休照攝影師 鏡頭見證大埔三十年 滄海變屋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兩個月前,兩幀相隔了30年的巴士照,記錄同一名九巴司機,從年少到退休都服務大埔居民,引起網民激讚。在不同時空拍下照片的攝影發燒友森哥,原來是facebook群組「大埔老照片」的負責人。年屆六旬的他,年幼時在大埔務農,望着屋外水和田,那些年,「生活除了耕作就只有攝影」。

念念不忘的拍下去,從菲林,到記憶卡,記錄下大埔滄海桑田。鏡頭下,森哥記錄了這小社區,火車由單軌變雙軌、沙灘、大海變作公共屋邨。他專門蒐集大埔舊照,從六、七十年代的城市舊貌及鄉野景觀,到區內的人物生活小寫照,希望藉舊照片讓大埔人重溫昔日美好。

八十年代的廣福道,可見近大埔舊墟當時正進行填海,與今日的高樓林立對比明顯。(大埔老照片群組相片;蔡正邦攝)

森哥於2014年成立「大埔老照片」,結集懷緬大埔舊貌的愛好者。(魯嘉裕攝)

於大埔成長的攝影愛好者森哥,成立Facebook專頁「大埔老照片」群組,將自己由年輕時開始拍下的舊照,透過網路平台公諸同好。群組至今已有數千成員不時分享老照片,一幅九巴車長對比圖更引起大埔居民熱烈迴響。森哥坦言對網民反應始料不及,但未有忘掉初衷,就是希望將照片編成一本過百頁的大埔老照片集錄,讓大埔的好風光能流傳後世。

森哥翻開陳年相簿,發現除了風景照還有很多當年的全家福和生活照。(魯嘉裕攝)

初代攝影愛好者 隨身拍變歷史圖片

談起老照片群組的起源,森哥指自己喜愛研究歷史文化、書法等,但從小最大興趣就是攝影,「因為我是長子,很多時候都要為家人拍一些全家福、聚會照片作留念,久而久之就喜歡帶着相機到處拍」。20歲時,森哥買下人生第一部相機,「是一部七十年代的海鷗牌相機,當時買也只是300多元」,但攝影的費用卻毫不便宜,森哥憶述當時買菲林加上沖曬費,一筒相片花費隨時過百元,「因此每按一下快門前都要思前想後,構思好才拍,才不會浪費金錢」。

森哥從少於大埔的鄉村長大,拍下不少農村風景,圖為1979年水圍村。(大埔老照片群組圖片)

拍下的照片多數圍繞大埔家鄉,除城市景觀之外,還有年輕時的農村生活,「爸爸是務農為生,因此年輕時我也當過農夫,那時生活除了耕作就只有攝影」,未料當時的小小嗜好,時日風飛,到今天竟變成歷史圖片。

1977年的火車橋仍時單軌,今天已換成雙軌電力車橋。(朱森提供相片;魯嘉裕攝)

林村河廣福橋原為行車橋,後來於八十年代被拆除,森哥直言十分可惜。(朱森提供相片;魯嘉裕攝)

「發展總難避免,唯有從照片中懷緬一下」

兩年前,森哥從Facebook看到原來不少大埔居民會於專頁內發布區內資訊,忽發奇想,覺得舊照片也可以在專頁推介一下,於是成立了「大埔老照片」群組,起初只有幾十位朋友賞面加入,然而人數在兩年間點滴累積,至今已有4,000多名成員,不時發布大埔的歷史圖片。森哥翻開相簿,娓娓道來每張照片背後的歷史和故事,滄海桑田當中不少風景雖然已出現巨變,昔日的單軌柴油火車,變成了今天的雙軌行車港鐵,從前風景優美的沙灘與海,變成拔地而起的宏福苑與廣福邨。在大埔土生土長的森哥卻豁達的說「發展總難避免,唯有從照片中懷緬一下」。

九巴車長魏先生對比圖掀起熱話,原來森哥與魏先生識於微時。(大埔老照片群組圖片)

九巴車長是好友

森哥其中兩幅九巴車長從年少至榮休,在巴士旁以同一姿勢拍攝的對比圖,更是吸引大批網民「讚好」,原來車長魏先生是森哥的兒時好友,「當時他初當司機,我替他拍了一張穿制服的相片,直到月前他退休了,我便建議不如再拍一張吧,否則退休後再沒機會了」,森哥坦言未料網民反應這麼厲害,證明了魏先生人緣甚佳。

年輕時的亦不忘以菲林相機自拍,森哥笑言自己是文藝青年。(朱森提供相片;魯嘉裕攝)

不少舊照由「谷友」提供。圖為1975年吐露港退潮,森哥指是可遇不可求。(大埔老照片群組圖片)

與群組成員相認 「谷友」原來是鄰居

更令森哥意外的,是透過群組認識到很多與他同樣熱心的「谷友」,於平台上分享自己的照片。「起初也不覺得自己可以做到那麼多,但後來愈來愈多谷友分享自己拍的舊照片,令我知到原來有很多人和我一樣,在那個時代,有相機而又鐘情攝影」,而當中有些更是透過照片位置,才知道對方以前原來是鄰居及校友。

幸遇知音人,森哥也發現原來每位谷友的照片也有不同的特點,「有位谷友以前特別喜歡到大埔墟天台拍照,因此拍下大量大埔墟的高位景觀;又有谷友喜歡通山跑,有不少從山上俯瞰大埔的照片」。森哥指很多照片都記錄了大埔一閃即逝的變遷,因此是可遇不可求,「好像有照片就拍下了八十年代大埔正填海的情況,那個景象就是只有那年才有,因此相當珍貴」。

每月拍攝逾萬張照片,森哥笑稱「不用數碼機早就破產」。(魯嘉裕攝)

批政府保育力度不足 望心血編成百頁圖錄

臨近退休之年,當日的古董機亦已換成數碼相機,唯一不變的是熱愛攝影的心。森哥指現時仍會趁假期到處拍照,每月拍攝逾萬張照片。森哥其餘大部分公餘時間,都投放於編輯一本集合大埔舊照片及文字介紹的集錄,希望讓下一代能認識歷史,「每張圖片都會註明年份和地點,就算不是我拍的照片,我也會去考究,因為我們比較了解當年的歷史,如果我們這一代不做,到下一代慢慢就會沒落」。

森哥批評政府在保育上很多東西做得不足,有時歷史照片資料也有失誤,「見過政府有一張鳥瞰圖,建築物全部左右調轉,原來是把底片反轉了沖曬,居民一看就知是錯」,森哥希望民間力量,都可以用自己已有的知識盡量解說、保育自己的歷史。

陪伴森哥多年的其中一位「長期戰友」就是這部舊式菲林相機,拍下大部分的歷史舊照。(朱森提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