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二百名市民遊行 促政府制定動物保護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年不時發生虐待動物的事件,令社會非常關注。有市民今日(6日) 發起遊行,爭取設立動物保護法,以及抗議漁護署濫殺動物,遊行負責人估計,高峰期有約1,500名市民參與。

有愛雀人士帶同鸚鵡遊行,批評香港保護動物條列落後之餘,又憶述自己深愛的鸚鵡,慘遇缺德獸醫,最後失救致死,建議當局對獸醫加以規管。

逾二百名市民今日發起遊行,爭取設立動物保護法。(黃偉倫攝)

數名市民透過Facebook專頁「愛動物 零虐畜」組織是次遊行,由灣仔修頓球場,遊行至中環遮打花園,有市民帶同狗隻參與,沿途呼叫「愛動物,零虐畜」、「改革漁護署,停止撲殺動物」的口號。遊行隊伍約下午3時到達遮打花園後,就展開集會,期間不少愛護動物人士發言。


愛雀人士帶鸚鵡遊行

深愛雀鳥的楊小姐,攜同寵物鸚鵡出席遊行。她認為,現時香港欠缺足夠的制度保護動物,衍生多方面的漏洞。她憶述,自己曾養了一隻鸚鵡不幸生病,便在晚上帶牠就診,惟經過醫治後,仍未見成效。楊小姐之後雖然曾帶鸚鵡覆診,但醫生只給予之前未見成效的藥,經過一段時間後,牠就不幸離世。
 

楊小姐攜同寵物鸚鵡出席遊行。她認為,現時香港欠缺足夠的制度保護動物,衍生多方面的漏洞。(盧翊銘攝)

楊小姐憶述,當時該獸醫指,自己是夜診獸醫,並不太熟悉醫治雀鳥,指責她應帶鸚鵡見其他日間獸醫,更批評她疏忽照顧。她批評,該獸醫欠缺醫德,而且事件反映獸醫規管不足,應按動物種類劃分不同獸醫,例如專門醫爬蟲類動物的醫生,不應醫治雀鳥,以免出現同類悲劇。
 

楊小姐又指,之前曾認識一名居住在公屋的貓販,在其住居所裏繁殖貓隻,惟現場衛生惡劣,積滿排泄物,不少貓隻生病。她續指,曾就事件向漁護署、警方投訴,但對方表示到事發單位時,並沒有人在場,最後就此作擺。她批評,當局辦事不力,結果令動物受害。
 

高小姐的愛貓來自繁殖場,曾經抱受折磨。(盧翊銘攝)

愛貓從繁殖場逃跑   子宮腫如司華力腸

高小姐的愛貓「白白」今年6歲,本身住在繁殖場。她指,「白白」身世可憐,聲帶被繁殖場割走,又被催谷生育,之後成功逃脫成為流浪貓,「最初發現時,子宮紅腫得如司華力腸」。

她批評,現時坊間有不少繁殖場管理差劣,政府對繁殖場規管不力,未能保障動物安全,「政府打擊毒品都會掃場,點解打擊繁殖場又唔咁做?」她認為,現時香港的動物保護法例落後,政府應參考外國相關條列,改善動物待遇。
 

李小姐家養7隻狗,認為任何虐殺寵物事件都不能接受。(盧翊銘攝)

家養7隻狗   難接受虐殺動物

有12年飼養犬隻經驗的李小姐,家有7隻愛犬,受到早前銀狐犬「小白」被殺害,以及粉嶺連環毒狗案激發,今日特意與愛犬們參與遊行。她認為,小動物手無寸鐵,人類的思維又較細密,「忍容唔到因為要發泄情緒而虐待動物」。她續稱,並不苛求每個人都愛護動物,但絕不可以傷害牠們。

另外,她知悉漁護署於2018/19年度,預留了100萬元,以人道毀滅動物。對此,她認為當局應將錢花在為流浪動物絕育,又或捐助一些協助流浪動物的組織,避免人道毀滅。她又認為,政府應教育兒童愛護動物的意識,減少虐畜悲劇。
 

遊行高峰期有1,500人

有份負責組織是次遊行、Facebook專頁「愛動物 零虐畜」的代表張先生表示,據他統計,遊行高峰期時有約1,500人參與,對人數感到滿意,尤其是次遊行只由數名義工籌辦。他批評,政府只當動物為資產,對他們的保護不足,促請設立動物保護法。他又批評,漁護署經常撲殺浪流動物,但通常並無必要,只需要為牠們絕育即可。

他又指,正收集市民聯署,要求漁護署停止撲殺動物,以及盡快制定動物保護法,期望可得到約3,000名市民支持,然後再向政府表達意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