屹立窩打老道山的槍夢 前警察教師創氣槍學會 教授學生自律尊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綜觀近年,本港不時出現氣槍傷人的新聞報道,因此不少坊間人士會將氣槍射擊活動標籤為「暴力、危險」。

然而,位於何文田窩打老道山的余振強紀念中學選擇反其道而行,曾任職警察的訓導主任張輝雄,在8年前成立氣槍射擊學會,多年來透過射擊活動,向學生灌輸自律、尊重及誠信的重要,學會成員去年更在射擊比賽中,勇奪冠、亞、季在內的多個獎項。

部分創會成員在畢業後,秉持薪火相傳理念,繼續回母校教授師弟妹,務求讓新世代學生衝破框框,重拾向前的勇氣:「依家中學生驚失敗,缺少咗一份『勇敢』,只睇到失誤的機率,但無睇到成功的機會。」

氣槍射擊學會成員在校內班房訓練。(梁鵬威攝)

在2010年,余振強紀念中學仍然是男校,任教中文科的張輝雄與朋友在校外體驗「Wargame」後,回憶起當年在警察戰術大樓,進行槍械射擊訓練時的經歷:「當時我打算換彈,但唔小心跌咗快速上彈器,全部子彈跌晒出嚟……拎起支槍係會有壓力,但面對壓力就要學識控制,克服困難。」

張輝雄隨後在校內成立氣槍射擊學會,初期透過Wargame及CQB(室內近身作戰),訓練一眾「熱血男兒」團隊合作、解決困難及情緒管理等能力,「更重要係強調誠信,因為你被擊中之後要『認死』,如果唔認,好快就會成為不受歡迎人物。」

張輝雄(左一)不時指導學生。(梁鵬威攝)

張輝雄憶述,在籌備學會初期,若向校方申請撥款需跨過多重難關,「全部嘢得來不易,所以全部學生都好珍惜。」正因為這份感情,造就學會成員有強烈歸屬感,藍文龍(Leo)及凌鉫浚(Anson)是余振強紀念中學校友,亦是為氣槍射擊學會的創會成員,至今已分別有10年及8年的氣槍射擊經驗。

兩人在畢業後,繼續薪火相傳,回校教授氣槍射擊。Leo說,在執教或進行或活動期間會十分嚴厲,極看重安全、射擊規則、自制能力及紀律等各項要素,例如完全不能允許學生在非射擊範圍的安全區開槍或者走火,「依家年輕人覺得錯係冇乜嘢。」

氣槍射擊學會成員需要不斷練習正確持槍姿勢。(梁鵬威攝)

+9
+8
+7

氣槍射擊能釋放學生壓力

「依家中學生驚失敗,缺少咗一份『勇敢』,只睇到失誤的機率,但無睇到成功的機會。」Leo認為,氣槍射擊活動能釋放學生壓力,當中極度講求紀律,同時凝聚了依眾稱兄道弟的團隊成員,毫不膚淺。

談及氣槍的「走火」問題,本屆學會副主席、中五學生盧柏皓可說是感受最深,張輝雄憶述:「佢中二嗰年係安全區響槍,我鬧到佢甩頭甩肺,嚴重到有其他人走埋嚟勸我。」

盧柏皓笑稱,當時覺得老師的責罵很「震撼」,很具「侵略性」。他解釋,當時看到槍械感到十分興奮,及後不小心「走火」,被責罵後開始醒悟,更重視安全:「中二嗰陣唔係太鍾意說話,依家因為學會識到好多兄弟。」

氣槍射擊學會成員需要不斷練習正確持槍姿勢。(梁鵬威攝)

學會活動加入抗日、軍事歷史元素

事實上,學會並非一味強調槍械,張輝雄放手讓學生自行制訂年度主題,去年便融入歷史元素。現年中五的容納德是上屆學會主席,在學年活動期間加入香港保衛戰、抗日歷史及軍事歷史。

容納德透露,其堂表哥是一名美軍,曾參與伊拉克戰事,不幸陣亡殉國。另外,容納德本身亦對軍事、歷史有興趣,因此去年舉辦了軍事遺跡導賞團等相關的活動,「槍唔係只用來侵略,都係一種保護自己的工具。」

上屆學會主席容納德本身亦對軍事、歷史有濃厚興趣,因此去年舉辦了軍事遺跡導賞團等相關的活動。(受訪者提供)

+9
+8
+7

學會本年共有16名成員,主要目標是參與各射擊比賽,在「2017學界射擊競技賽」中,由學會成員組成的氣槍射擊隊囊括高中組學會最佳紀錄、高中新手組的冠亞季殿共5個獎項。在校內集會期間,他們分別會練習舉槍、拔槍等基本功,亦會與校內領袖生進行Wargame聯合訓練。

教育與執法不同 學生進步會有滿足感

踏入第8年,雖然校務日漸繁重,但張輝雄仍堅持維繫氣槍射擊學會,直言活動令學生變得成熟:「教育同執法好唔同,見到年輕人有進步會好有滿足感。我都要多謝班學生,我見到自己嘅付出有回報。」

在「2017學界射擊競技賽」中,氣槍射擊隊囊括高中組學會最佳紀錄、高中新手組的冠亞季殿共5個獎項。(受訪者提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