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叛」侶要脅自殺 受家暴女同志報警求助 竟被勸好好傾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同志組織女角平權協作組公布一項問卷調查結果,顯示216位受訪者中,有逾77%性小眾受訪者曾遭受親密暴力,惟當中僅兩成人曾經向社會福利署或警方求助。

有曾被同居伴侶家暴的受害人現身說法,指即使跟虐待者分手後,所造成的精神傷害亦難以痊癒。受害人直指,警方前線人員難以察覺到同性伴侶面對的問題是家庭暴力,令性小眾難以獲得相應支援及跟進服務。

Wing憶述前度對她在精神上及身體上的暴力對待。(陳倩婷攝)

一身黑衣的性小眾人士Wing坐在鎂光燈下,公開之前遭受暴力對待的經歷。

伴侶曾撼頭埋牆自殘 亦會以硬物打頭

Wing透露整個虐待過程長達一年,當時她跟交往約4個月的同性伴侶同居,發現對方情緒不太穩定,不時大叫大喊;試過在二人出發旅行前夕,無理「剪爛」護照;亦會胡亂丟棄家中物品,更會以硬物傷害自己,「會撼頭埋牆、或者撼硬物如門、衣櫃,或者拎起手機打頭。」伴侶的自殘行為令Wing承受的精神壓力非常大,不時失眠,影響日間上班時的集中力。

除了自殘之外,其伴侶亦曾跟Wing發生推撞,並以硬物打Wing的頭部。Wing憶述,即使曾因伴侶弄傷自己前往求醫,對方僅指「唔小心整到」,醫護人員便不會再追問,亦不會聯想到與家庭暴力有關。

一分鐘收10條短訊 發藥丸及懸空皮帶照片要脅自殺

相處一段時間後,Wing欲與對方分手,亦無再回到同居的住所,惟其後被伴侶以不同攻勢要脅她,包括每小時具名或匿名致電,一分鐘內發送多條訊息等,情況最嚴重的兩次是收到伴侶的企圖自殺相片,一張是手掌心放有多顆藥丸的照片,以及一張廁所內吊有皮帶的相片。Wing坦言自己因此萌生內疚感,感覺非常不舒服。

Wing現已跟該名伴侶分開,不過她直言「仲係好驚見到無來電號嗎嘅電話」,又指家暴存在日常生活中,即使最細微的場景如洗澡、煮飯,都會想起家暴細節。Wing靜下來後反思,發現自己有時竟模仿了伴侶情緒不穩的行為,可見這段關係造成的傷害至今未癒。

同志組織指,警方前線人員對性小眾背景不太理解,令性小眾家暴問題未必能及時解決。(資料圖片)

警方前線人員對性小眾家暴情況欠了解 難跟進問題

Wing曾經在伴侶企圖在家自殺時報警,當時有女警及消防到場,見到其伴侶神情冷靜、沒有受傷時便離開。事後警員聯絡Wing叫她好好跟伴侶傾談,但Wing身為受虐的一方,自然不想再回到這個令人心灰的地方,這次報警求助沒有得到正面的結果。

女角平權協作組是次的問卷調查結果顯示,216位受訪者當中,有168人曾經歷親密暴力,其中僅得37人曾向社會福利署或警務人員求助,佔整體受害人22%,而求助的滿意度亦是眾多求助途徑中最低。

近半受訪者求助非同志朋友

而最多人會選擇向非同志、但知道自己性傾向的人求助,比率達45.2%;求助的滿意度方面,則以向同志朋友求助最高,以滿分5分計,有3.34分。女角平權協作組提醒,向朋友求助有潛在風險,因為朋友未必能了解家暴,亦未必能幫助受害者。

楊煒煒期望日後可引入適合同志伴侶的家暴指引,防止同類事件再發生。(陳倩婷攝)

遭同性伴侶用刀指嚇​ 報警竟險被控毆鬥

女角平權協作組成員楊煒煒亦分享了另一個求助者個案,一名女性性小眾受害人在家中被門外的同性虐待者用刀指嚇,受害人報警求助,惟警員上門後,因未能分辨兩女誰是施虐及受虐者,將兩人同時拘捕並欲告兩人毆鬥。

楊煒煒指,一般一男一女的家暴個案,警方較易分辨出施虐者,亦有一套程序可將個案轉介至社署跟進,惟同性家暴個案則未有相關指引,令問題難以解決。此外,亦有個案因未「出櫃」,被上門警員問及雙方關係時難以啟齒,最終家暴問題不了了之。

楊煒煒續指,現時同志組織沒有途徑加入社會福利署關注暴力工作小組,只能每年一次約見社署表達意見,她表示若能將同志面對的家庭暴力問題納入常規,可有效預防這些事件發生,真正保護同志權益。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