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通車】菜園村高春香:高鐵美輪美奐背後 有多少問題未解決

撰文:鄭翠碧
出版:更新:

不足二十四小時後,廣深港高鐵香港段將會通車。本月初高鐵預售車票時,有購票者直言「未聽過菜園村村民家園因高鐵而被毀一事」。2009、2010年間因政府要興建高鐵車廠及緊急救援處,一度引發石崗菜園村拆村收地爭議,如今卻逐漸為人所遺忘。當政府試圖讓市民聚焦於「動感號」的光芒時,鎂光燈的背後,又有甚麼被蒙蔽過去﹖
十年過去,帶領村民抗爭的菜園村村民高春香回望這段抗爭史,心情複雜,更質問政府無視高鐵風光背後,有多少市民為之犧牲,「政府把高鐵建得美輪美奐,但整條沿線的問題,直至現時仍未解決﹗」

高春香回想起十年前,在家門口見到貼了一張紙,寫了幾時幾日要拆村,震撼的一幕。 (林若勤攝)

「2008年10月,有一日晚上10時,我在家門口見到貼了一張紙,寫了幾時幾日要拆村,簡直是晴天霹靂。」高春香回想起十年前震撼的一幕。政府當年在收地前從無接觸村民,拆村收地的消息突襲菜園村150戶,高春香為保家園,憤而與村民組成「菜園村關注組」,並擔任主席。

今年56歲的高春香,出生時一家已居於菜園村,她自小協助家人耕作,對土地及家園甚有感情。她畢業後曾擔任社工,因有協助居民爭取權益的經驗,又以為事件能很快得到解決,故擔起關注組主席一職,詎料這重擔,一擔便是十年。

2009年,關注組曾向政府表達「不遷不拆」的訴求,提出其他替代方案。可惜,政府在一片爭議聲中,仍把669億元的高鐵撥款送到立法會進行審議。

09年12月中,當時積極反對高鐵的一群「八十後」青年發起在當時的立法會大樓(現終審法院)外「苦行」數天,要求擱置撥款審議。及後更引發上萬人包圍立法會,曾有示威者佔據馬路,又與警方爆發衝突。但一切也無阻會議廳內繼續審議撥款,議案終在建制派支持下獲得通過。

村民唯一的訴求落空,淚灑立法會外。政府執意在菜園村強硬收地,拆毀村民家園,即使一眾支援菜園村的市民組成巡守小隊,也阻擋不了推土機把一片片農田夷為平地。在多方斡旋下,港鐵才答應在新村農地上興建臨時屋,讓村民不至於露宿街頭,村民於是陸續搬到臨時屋居住,等待建新村,菜園村在2011年5月正式「交吉」。

建新村拖足5年

菜園村逐漸從公眾的視線中消失,有關爭議彷彿告一段落,但對村民來說,只是另一場噩夢的開端。村民自掏1800多萬元,購入位於元崗新村與大窩村之間的土地作興建新村後,需自行處理有關規劃、水電、排污、建屋、路權等問題,而期間臨時屋更出現失修問題,滲水、爆糞渠。在政府撒手不管下,建村原來難以登天,本以為1年便可建成的新村,最終拖了5年,新村共有47戶,最後一戶村民,等到2016年方能搬入新村居住。回望多年來的抗爭路,高春香直言「很多苦難,好不容易」。

菜園村舊村,現成為高鐵車廠及緊急救援處。(鄭翠碧攝)

新村雖好,高春香仍十分記掛舊村,偶爾路經也會去看看。當年政府以石崗建車廠是最方便、最有效益等為由,強收菜園村,高春香的家剛好在村口,離現時車廠有一條馬路之隔,並未納入車廠用途,現時是一片雜草叢生的荒地,高春香坦言每次經過也有點心嗡,「高婆婆(高春香母親)不想再經過舊村,我也覺得有少少重擔。」

菜園村舊村,高春香之家,現時是一片雜草叢生的荒地。(鄭翠碧攝)

家園因高鐵而被毀,高春香對高鐵的糖衣外殻,深有感受,「政府把高鐵建得美輪美奐,但很遺憾,背後有很多人付出了代價。除了菜園村,大角咀、元朗新田等人的房屋,因高鐵的興建而出現裂痕,部分地區的地下水又出問題,仍有許多不完善。政府說要歌舞昇平,就應把這些問題一併做好,整條沿線都美輪美奐﹗」

高春香:「We are not connected!」

林鄭月娥去年參選行政長官時,以「We Connect 同行」作為口號,高春香直言,「政府說高鐵可以令香港人好,但部分香港人感受不到,幫我跟特首說一句,『We are not connected! 』我們connect不到高鐵開車的快樂﹗」問到對一地兩檢的看法,高春香指,對「神秘的口岸區」感不安,亦因西九龍站與菜園新村有一定距離,即使需北上也不會選擇這個交通工具,惟她稱以往曾在內地乘坐高鐵,對高鐵本身並不抗拒。

高春香指,她connect不到高鐵開車的快樂。 (林若勤攝)

「即使重來一次,亦必會抗爭」

問到若時光倒流,高春香會否繼續選擇抗爭之路,她堅定地說,「一定會有代價,但必須要做,因大家想在這裏住,因這是我父母的心願,因覺得社會上需要有這種居住模式。」她認為菜園村的故事,有其歷史價值、象徵意義,是一個時代的故事,讓人思考人的價值觀何在,「社會只需要快?還是要好?可以接受適當的慢?會去維護舊有價值?」她認為即使重來一次,亦必會抗爭,不過會做得聰明一點,有智慧一點。

高春香指,若時光倒流,她仍會繼續選擇抗爭之路。 (林若勤攝)

說到未來,高春香最關心的還是田地,「村內的兩塊公田,以前港鐵在上面建臨時屋給我們住,曾答應在拆卸臨時屋後會還原田地,包括加泥,整灌溉道,變回可耕作的農地,但現在地上的雜草比我還要高﹗」

記者向港鐵作出查詢,港鐵回應指,港鐵在完成清拆菜園新村的臨時房屋後,村民提出其他額外要求,包括在兩幅前臨時房屋用地舖蓋泥土,以便村民自行安排復耕。在與村民代表多次會面後,於今年2月答允填高泥土水平,並配合村民隨後在泥土選擇及鋪砌厚度上的要求,舖蓋工序在今年4月展開,並已於7月全部完成。對於現時土地雜草叢生,港鐵稱是在完成舖蓋工序後,雜草再重生。

高春香指,村內的2塊公田,現在地上的雜草比她還要高。 (林若勤攝)
+1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