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餘右眼一成視力 社工媽媽進修轉當按摩師 深信不應為人生設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跟著心內的鼓聲節奏向前行」這句話,為大熱電影《逆流大叔》令人深刻對白,以龍舟比喻人生。而現實中亦有視障人士靠內心的熱誠,孜孜不倦增值自己,創出一片天。

左眼失明、右眼只剩一成視力的黃佩雯,雖為照顧一對年幼子女辭去社工工作,但並無因此停步。她深信不應為人生設限,於丈夫鼓勵下,修讀再培訓局的課程,以實力說服質疑聲音,現成為全職按摩師。她於今日( 5日)再培訓局舉辦的頒獎禮上,獲得傑出學員年度大獎。

喺香港生活好似逆流而行,不進則退。
黃佩雯

視障人士黃佩雯獲得傑出學員年度大獎。(梁鵬威攝)

先天近視逾千度 工作長期對電腦更惡化

黃佩雯先天雙眼近視高達一千多度,其後於讀書時期不斷加深,加上任職秘書及社工工作期間,需長時間使用電腦工作,令雙眼視力漸差,現時左眼已完全失明,右眼最終只剩一成視力。她曾進行多次視網膜手術,不過左眼視力已難以恢復,而右眼因眼球不斷萎縮,於醫生建議下現時亦需使用人工眼球。

為照顧一對子女,她辭去社工及秘書工作。(受訪者提供圖片)

長時間的工作不僅令她視力惡化,同時難以抽身照顧分別年僅5歲及3歲的兒子和女兒。她曾經考慮做全職媽媽,全力照顧子女,「但始終家庭經濟上不容許。」因此,她希望覓得工時較彈性、又可支撐生活所需,而又可合符自身興趣的工作。期間她接觸到香薰美容及按摩,對此產生興趣,故最終報讀了再培訓局為一般人士開設的「保健按摩基礎證書」課程。

佩雯稱於課程中,獲得同學及導師的協助。(受訪者提供圖片)

老師都未教過視障學生 各方協助化解困難

由於課程為一般人士開設,不但只有她一位視障人士,「連老師都話未教過視障人士。」佩雯坦言,過程中曾感難以追上進度,而所需考試時間亦較其他同學長。幸好,憑着個人意志、老師及同學的積極協助,「他們會親自按下我嘅穴位,令我更容易掌握。」而再培訓局亦有提供適切的協助,如批准延長考試時間的申請。

佩雯稱,丈夫對她非常支持。(受訪者提供圖片)

她最終於2017年9月完成課程,隨即獲美容院聘任為兼職按摩師,更於去年8月轉為全職。她憶述過程亦非一帆風順,如遭質疑她的工作能力,「有客人第一次嚟會話『佢睇唔到㗎喎』,不過依家變咗我嘅長期客戶。」而媽媽亦一度反對她任職按摩師,不過她選擇以能力去說服他人,同時亦要學會接受自己的缺憾。

有客人第一次嚟會話「佢睇唔到㗎喎」,不過依家變咗我嘅長期客戶。
黃佩雯

佩雯將繼續進修,希望日後開設自己的公司。(梁鵬威攝)

現時不少客人均大讚她的按摩手勢,成為她的工作動力;加上丈夫的支持,「他同我講唔使擔心屋企,畀我以兼職開始,已經好大支持。」佩雯深信不應為自己的人生設限,「喺香港生活好似逆流而行,不進則退。」將來她會繼續進修,增值自己,希望有朝能開設自己的公司。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