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倉奪命火】消防工會:火舌五顏六色 史上最困難火場之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已造成兩名消防人員殉職的牛頭角時昌迷你倉四級火,外界開始對指揮策略抱有質疑,亦質疑為何已報稱無人被困,仍冒險入內撲火。不過5個消防工會召開記者會解釋,保護市民生命財產是消防職責,而今次火警是香港有史以來最困難火場之一,火舌五顏六色,倉主又不清楚貨倉物品,需指揮官不斷評估火場,改變策略。有工會代表又指,近日外間就消防行動的「道聽塗說」揣測,對前線並不公平,不希望傳言令同袍努力換來指摘。

消防五個工會召開記者會,對殉職同袍致敬,並承諾盡力提供協助。(余秋婷攝)

消防主任協會前主席、執委麥錦輝表示,該工廈貨倉分隔成逾200個小倉,由鐵板圍封,每個小倉都保持攝氏數百度,令消防花很多時間冷卻火場,且很多鐵皮軟化變成不規則形狀,令爆破每個小倉都困難,地下亦鋪滿無外層包著的電線,不少同袍跌倒。更甚的是,火舌五顏六色,有不同物料燃燒,「內裡存放什麼物料,連倉主都答不到,唯有靠前線匯報。」故他指是香港有史以來,其中最困難的火場,其特殊環境,絕無僅有。【各層最新情況:三樓滅火進展達半 四樓檢風煤樽】

消防員為撲火疲於奔命。(余俊亮攝)

迷你倉已焚燒超過60小時。

麥錦輝指,外界的「專家」揣測對前線不公平。(賴南秋攝)

評估需長時間撲救 要不斷變策略

就外界質疑「轉守為攻」的戰術不當,麥錦輝回應指,火警早期階段,已評估非一兩日內能撲滅,故「進攻式」和「防衛式」戰術要交替使用,若不斷用「進攻式」,環境、資源並不容許,而管理層和現場指揮已不斷評估,改變策略。

麥錦輝又稱,近日坊間流傳著對是次行動不盡不實的傳聞,包括「道聽塗說」的「專家」揣測,只是片面估計,對前線不公平。對於為何已報稱無人被困,仍要消防進火場,他回應指,消防的職責從來都是為市民生命財產,若非人員撲救,大廈已「燒通頂」,不希望有關傳言令同袍努力換來指摘。

許志傑英勇殉職,遺下妻子及7歲兒子。(網上圖片)

就殉職消防隊目許志傑,消防處職工總會主席聶元風指,1979年出生的許,自小已立志成為消防員,他1998年4月加入消防處,一直向上進取,在同袍眼中,是受歡迎、願幫後輩的前輩。如今許的殉職,遺下妻子和7歲兒子,聶元風指,消防五個工會承諾盡力幫助「傑仔」家人,又對許致敬,並表示惋惜。

消防員連日奮戰,睡覺、吃飯,基本全在街頭進行,可謂無家可歸。(陳焯輝攝)

消防員日以繼夜撲救,但大火焚燒逾70小時仍未救熄。(黃永俊攝)

消防員不停輪番攻入火場,身體負荷極大。(陳焯煇攝)

消防員昨合力救出不適的同袍。(資料圖片)

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在灌救時昌迷你倉大火時,不幸殉職。 (政府新聞處圖片)

消防員繼續撲救大火,大廈外牆已燒至一片熏黑。 (陳永武攝)

在迷你倉內搏鬥之後,消防員在街頭睡覺,然後再入火場。(陳焯輝攝)

疲憊不堪的消防員,聽到同袍的死訊,無不黯然。(陳焯輝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