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違規龕場賣三百新建龕位 謊稱「穩陣」獲豁免 料多賺逾千萬

最後更新日期:

人稱「怪醫」的醫學界立法會議員梁家騮逾百次點人數「拉布」,成功阻止議會於今屆會期內表決《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同時拖垮《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規管私場的發牌制度估計延後約一年半方可正式出爐。

《香港01》日前到訪一所違規的旺角樓上龕場,發現仍有售賣龕位,並在近兩年加建約300個新位,職員甚至吩咐記者不要說買了新位,明顯違反草案中申請豁免牌照的凍結買賣要求,將來或會喪失申請資格。龕場負責人反駁,「職員不能夠代表我」、「有哪一間不是在賣位中」。關注團體慨嘆,若草案今年內通過,暫停私營市場的買賣有法可依,更有力遏止違規龕場繼續賣位。

職員教路別說是「新位」

本港公營骨灰龕位短缺,私營龕場大行其道。《香港01》日前走訪旺角新填地街的「明元仙觀」,甫走上唐二樓,道觀大門貼上拜祭預約的告示,用上「善信」字眼,加上重門深鎖,行經的居民未必察覺單位內實為一個骨灰龕場。

記者叩門後,一名女職員開門,表現得錯愕,但當記者表明想選購龕位,以及展示先人的死亡證明書後,她稍放下戒心,讓記者參觀。一走進龕場,單位四壁幾乎都以大理石改建為龕位,緊貼天花、地板、牆角,堪稱「龕位牆」。

該張姓女職員起初表示,暫時不會售賣龕位,需要向負責人查問,又稱較早前有些骨灰龕搬了去紅磡(晉福堂),「搬返上來的,是在六、七十年代買下,先給原先有的」。

在她致電一位名為Jimmy的負責人查問後,卻報稱單人龕位最平為3萬多元。被問到龕位是否合法,她說:「1990年之前豁免牌照,我們六十年代已經存在,合乎豁免牌照的,但你都知道立不到法,剛剛過不到(立法會)⋯⋯但講到明(我們)豁免條例!」並揚言這個龕場「穩陣」。

記者目測,場內有近千個龕位。(香港01記者攝)

職員張小姐向記者聲稱,上周曾有舊客買了龕位。(香港01記者攝)

龕場內的裝潢甚為新淨,張小姐承認,該場裝修了兩年,已獲消防處和屋宇署批准,但面向馬路的窗戶被封上,加建為新「龕位牆」。她聲稱多了百多、二百個新位,且位置較優,單人龕位叫價超過5萬元,但記者目測數量達到約300個,即是最高可多賺約1500萬元。

在記者選擇心水龕位時,張曾表示:「這個上個星期賣了,因為是舊客來的。」被問及買家將來會否因發牌因素而被拒絕上位,她直言:「基本上不會,只不過說,你不要說給人聽是新位,因為我們一直說是舊位,查得到的⋯⋯總之你不控告我就沒事!」

龕場位於旺角的住宅單位內,有居民直言不滿意。(香港01記者攝)

樓上是劏房 滲水落龕場

參觀期間,張透露,樓上劏房滲水,以致大門附近的天花變黑,但又強調龕位有大理石分隔,「不是沒人要(空置龕位),只是有人嫌它(天花)黑」。她又向記者展示1966年由當年政府批出的道堂許可書,「1967年已經存在,豁免了,有牌是騙你的,表一表二都是騙人的⋯⋯准你做道觀,准你擺骨灰⋯⋯有豁免」。

張原本表示需待兩日才可有實際的報價,但一名姓柯的女子當晚已致電記者,報稱單人龕位的價錢介乎38,000元至48,000元,而雙人位則叫價68,000元至140,000元,包括骨灰安放及安上碑面。她其後又在電話上稱:「豁免的意義是2014年6月1 日前有灰位,我們的灰(位)留下的可以申請豁免,本來今年7月,政府審議,但被拉布,已經擱置了⋯⋯現在需要上位,就可以買位。(簽約時需要當是2014年嗎?)不需要date back的,但如果你需要date back,我都可以同你做⋯⋯但你不寫都不要緊,我保證你沒有問題,有什麼事我會全數退款。」

違規賣位必無法獲豁免

然而,《香港01》翻查發展局公布的「私營骨灰龕資料」,發現「明元仙觀」被列於違規的表二部分內,即是地契容許作骨灰龕場,但上址屬於住宅用途,並不合乎規劃用途(除非屬「現有用途」)。更甚是,政府於前年6月18日公布《私營骨灰安置所條例草案》時,清楚說明1990年前存在的私營骨灰安置所如欲獲發豁免書,必須即日起停止售賣新或空置龕位,否則將來會喪失申領資格,並須領有牌照才可繼續營運及出售龕位。換言之,若道觀真的繼續賣位,條例通過後將無法獲得豁免,並非真如職員所說的已獲豁免。

根據讀者提供的資料,「明元仙觀」的龕位買賣合約由「中信顧問有限公司」一方與買家簽訂,而且所用的名字為「明元仙館」。查冊所得,「中信」的大股東為蔡X輝及柯X儀,並由後者代表簽署合約。記者日前致電負責報價的柯小姐,證實她正是柯X儀。對於職員聲稱龕場已獲豁免,她一再強調,「職員不能夠代表我」,又稱「剛剛拉完布,不能夠賣位的都在賣⋯⋯三讀兩次不能夠通過」,反問「我們有沒有權去買賣私人的東西?我們犯法了沒有?」。

負責人反問:哪間不在賣位中?

對於繼續買賣或失去將來申請豁免牌照的資格,她直言「可能是,但未立法,我不知道是否犯法,現在三十幾間灰樓運作中⋯⋯在政府入紙要求凍結時,到現在都沒有凍結,其實我們和政府deal(談判)中,我們都在拉布⋯⋯如果有一個要罰,就一同罰34間,34間入面,有哪一間不是在賣位中?」

她澄清,龕場有510個骨灰龕於裝修時移居至紅磡,現須再搬回去,仍然有400多個未上位,「所以現在一直入伙中」。及後,她又強調「中信」只是一間代理公司,「只要他日不能夠發牌,我全數賠予買家,絕無欺詐」。

謝世傑稱,草案愈早通過,愈少市民誤墮陷阱。(香港01記者攝)

謝世傑:位處住宅難獲發牌

「各界關注骨灰龕法案大聯盟」召集人謝世傑表示,位於住宅大廈的龕場將來難以獲得發牌,買了龕位的消費者隨時招致損失。他指出,即使龕場表明承擔任何風險,但過往的經驗所得,有些違規龕場曾被轉賣予找不到的人士或空殼公司,從而「走數」或申請破產,消費者只可循民事索償,但即使勝訴,亦難以追討。

謝世傑又稱,若草案在今屆立法會會期內通過,本應於7月22日刊憲,並立即凍結全港私營龕場的買賣,申請牌照的機制可望於明年4月出爐;然而,草案今年未能審議通過,估計發牌制度須待2018年下半年才出爐。他補充,草案愈早通過,市民接收的資料更清晰,免於誤墮陷阱,最重要可堵塞龕場利用虛假文書,訛稱新位在凍結前賣出,以求在申請豁免時蒙混過關。

食環署在政府公布草案同日推出通報計劃,發信要求已獲悉的骨灰安置所提交資料,並將派員到訪有關骨灰安置所核實資料。本報曾就「明元仙觀」有否提交凍結資料查詢食環署,獲回覆指「明元仙觀」曾參與通報計劃,向署方提交相關資料;該署亦曾派員到訪,收集相關資料,但就未有透露巡查的詳情。

食物及衞生局發言人重申,規管私營骨灰安置所的法案尚未通過,而在通過後,只有領有牌照的私營骨灰安置所方可出售或出租龕位。現時的私營骨灰安置所將來能否獲發牌照尚屬未知之數;而即使獲發牌照,現時也不能預知牌照內規定可存放骨灰份數的上限,因此市民在法案通過前面對購買或租用龕位的招徠,應格外小心。

消費者委員會則表示,雖然草案容許1990年1月1日前已營辦的骨灰龕場申請豁免,但假如有關龕場在2014年6月18日上午8時後售賣或出租任何龕位,將不會獲得豁免。若有營辦商聲稱將可獲得豁免而向消費者銷售骨灰龕位,消費者別信以為真,如有懷疑,應先徵詢法律意見。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