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遊行】前線警接受BBC訪問:示威者已非「雞蛋」 我們怎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抗爭未停息,數次遊行後均曾爆發警民衝突。BBC中文今日(16日)刊登報道,訪問曾處理遊行後衝突的前線警員,他在訪問中批評「政府無能,警隊高層不斷把我們推去『送死』」,又認為沒有人想弄出人命;他亦指,混亂間警察「打錯人」或使用胡椒噴霧期間「噴錯人」很正常,認為雙方均有人受傷,不能只將責任歸咎予警方。

報道提到在示威者眼中,警方對比示威者是「雞蛋」與「高牆」,但該受訪警員認為,示威者早已不是「雞蛋」,「他們的磚頭擊中我的同僚!你叫我們怎麼忍?」

周日(14日)沙田區內舉行遊行,活動結束後有大批市民聚集,晚上警民更爆發流血衝突。(資料圖片)

+36
+35
+34
政治問題是要政治解決,政府無能,警隊高層不斷把我們推去『送死』,我希望他們想清楚,終有一天,雙方都會控制不住,搞出人命來大家也不想。
前線警員陳先生

本周日(14日)沙田區內舉行遊行,之後有大批市民聚集街上,晚上爆發警民流血衝突。BBC中文今日刊登一篇在沙田遊行前,採訪曾參與前線工作的警員的訪問,警員陳先生(化名)表示曾參與近期兩場人群控制或驅散示威者的行動。

年約30歲的陳先生認為,警察被夾在政府與示威者之間,示威者不斷把對政治的不滿發洩在警察身上,「政治問題是要政治解決,政府無能,警隊高層不斷把我們推去『送死』,我希望他們想清楚,終有一天,雙方都會控制不住,搞出人命來大家也不想」。

陳先生在訪問中形容「示威者的武力前所未見」。(資料圖片)

被朋友責怪 信他們「終有一天會明白」

陳先生在訪問中形容「示威者的武力前所未見」,他指衝突間所使用的磚頭、鐵枝、雨傘正面投向警察,指出「有盾牌不代表不會受傷,同事們長時間工作,受到很大壓力」;他又謂示威者「早已不是『雞蛋』」,警察亦非『高牆』,直言「他們(示威者)的磚頭擊中我的同僚!你叫我們怎麼忍?」

大部分前線警員均配備防暴裝備及警棍等武器,惟陳先生卻指「不代表什麼都不怕,我們(警員)也怕受傷,也怕死,而很多同事都被人網絡『起底』,隨時失去工作」。他在訪問中透露,這段時間曾被朋友責怪,「但這個社會是需要警察的,警察不單是遊行示威才出現,我不會後悔,他們終有一天會明白的」,認為他們最終會改變看法。

陳先生認為現場混亂,警察打錯人、胡椒噴霧噴錯人是很正常,批評示威者的行為經常被人美化,對警察並不公道。(資料圖片)

場面混亂:警察打錯人很正常

數次衝突中,有示威者和記者投訴被警員用警棍或胡椒噴霧攻擊。陳先生認為現場混亂,「警察打錯人、噴錯人(胡椒噴霧)是很正常,示威者的行為經常被人美化,警方做什麼都被人說濫權,這不公道,他們(示威者)也有攻擊警方,我的同僚都受傷了,為何還要說警方的錯?」他質問民主派:「這些你們不去看?民主派為何不譴責?不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嗎?」

負責訪問的BBC中文記者表示,訪問中陳先生多次直接把示威者稱作「暴徒」。又引述陳先生指,「他們(示威者)佔據道路是違法,我們(警員)不執法才是錯誤的選擇」。他又反駁「沒有警察,就沒有衝突」之說,「例如立法會事件,我們不執法,你看暴徒做了什麼?他們把立法會破壞到如此地步,竟然有人稱讚他們抗爭有理。」

陳先生認為包圍警總的行為是最令他感「心痛」,他表示警隊高層沒有阻止事件發生,「令整個警隊蒙羞」。(資料圖片)

不滿高層無阻止包圍警察總部 感「蒙羞」

警察總部在一連串的爭議中,曾屢次遭示威者包圍。陳先生認為包圍警總的行為是最令他感「心痛」,他表示警隊高層沒有阻止事件發生,「令整個警隊蒙羞」,認為包圍行動「就像把我們的家破壞似的」。

就在連串衝突中,多名警務人員未有配戴識別身份用的委任證,有人權組織質疑警方的濫權問題。陳先生則認為前線警員只為「自保」,又謂「示威者沒有資格批評我們(警員)」,因示威者「全都帶眼罩、口罩」;他強調「沒有一個同袍需要付上代價」,亦對如何調查警察「沒有意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