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有片】用音樂擁抱心靈 青年樂隊創作社運之歌

撰文:鄧家琪
出版:更新:

音樂是時代紀錄,大大小小的社會運動中,不難見到創作人以音樂,記載事件。年輕人被視為反修例浪潮中的主角,獨立樂隊Boyz' Reborn以年輕人的身分,在612金鐘衝突後,創作了歌曲《夏愨道》。他們認為音樂這種軟性手段,在社會運動當中非常重要,希望透過音樂方式鼓勵人,同時希望香港人堅持下去,在各自的崗位上盡一分力。

當音樂抗爭不再「左膠」

獨立樂隊Boyz' Reborn,8年前開始製作有關時事、社運和年輕人的歌曲,例如批評土地規劃的《島米》、寫給情緒病患者的《給憂鬱的你》等等。2019年,他們也不過是18、19歲。在大埔「連儂隧道」末的樓梯, Kenny、Sam、Ian、Ivan、Jason、Ben、阿佳、阿蘇, 8個男孩坐成兩排接受訪問。612衝突後,他們與導師何振賢Eddie創作了一首《夏愨道》,記低當日示威者在夏慤道上的心情,以及他們代表的價值和精神。

「頭盔身影英勇的態度,遍佈了愨路同道」是Jason最喜歡的歌詞,他形容當天夏慤道滿佈密密麻麻的身影,大家都戴上頭盔,畫面令人震撼,亦是代表了香港人的團結。

在大埔「連儂隧道」拍攝期間,不少市民途經時鼓勵Boyz' Reborn,更有數位放下飲料為演奏中的他們打氣。(王海圖攝)。

以往大眾對抗爭方式往往有很大分歧,Ben笑稱以前用音樂抗爭會被認為是「左膠」,但他覺得今次的運動當中,大家對不同抗爭方式有更大包容。阿佳說音樂除了給予人心靈上的鼓舞,更重要是讓人知道,藝術界身體力行地支持這場運動。

「雨傘抵擋彈雨和路障,戰友隨即追趕上」

四年多前的雨傘運動,他們曾創作歌曲《催淚彈》,記下當日警方以催淚彈驅散佔領金鐘一帶的人士。四年過去,同一條夏慤道上,他們認為自己在兩場運動中的角色都有所轉變。Ian稱今次成員們都有參與遊行,亦到過部分街站叫口號,替示威者打氣,或是為一些基金籌款等等。

Ben回想當年自己是14、15歲的「小朋友」,沒想到今時今日他們看到一群示威者,與當年的他們年紀相約:「見過一群中學生,穿着校服運送物資,他們有些會很迷惘,不知如何是好......我變了比較是支援他們(的角色)」他指作為年輕人,有更多本錢投入運動,可互相支持,彼此成為戰友。

「留住你笑容,抑鬱壓迫中帶寬容」

今次的風波當中,先後有年輕人喪生,Jason談及此事時不禁哽咽:「每一個都很年輕,他們的未來尚有很多可能性」令人要以輕生表達意見,他直斥政府非常可恥。

+1

樂隊其中一位成員,亦因近日連串事件,情緒受到極大影響,導致情緒病惡化,甚至一度想放棄生命。Ben提起,他因與家人對事件看法的分歧和社會氛圍,情緒變得不穩定,幸而有身邊的隊友和同學等等對他的關心,笑言「有人煩都係好事」。

他發覺自己勸人不要犧牲的同時,自己亦不應貿然放棄生命,就在千鈞一髮的一刻停下來:「很多時候我不開心,都有種感覺覺得只剩下自己,然後有時要藉着和他們(隊員)相處的機會,覺得原來身邊還有很多人,所以身邊的支持很重要」。

主音Ben是一名抑鬱症患者,今次反修例爭議當中因家庭和社會氣氛,感受到很大壓力,一度想放棄生命,但最終堅持過來。(蕭文學攝)

「多想他朝與和平漫舞,堅守多久會達到」

69大遊行後個半月,至今反修例運動已蔓延至社區,他們認為可以「令到更多社區的人知道整場運動到底發生何事」,甚至可以像屯門一樣,喚起大眾對當區問題的關注。阿佳指,或許每區都舉辦遊行會擾民、令部分店家未能營業,但行動背後的精神就是要表達出:「要有一個負責任的政府」。

數位年輕人不斷強調自己不能代表任何人,反修例的他們希望政府終有一天可以回應民間五大訴求,同時可以重新建立「由下而上」、願意聆聽民意、向人民負責的政府。而此前,他們會繼續用音樂表達意見,將信念播種在大眾的心靈。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