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零裝備吸入催淚煙 清潔工:喉嚨辣 為省錢不求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例風波持續,多區於過去五個月屢次爆發衝突,鬧市如銅鑼灣區更是無可避免。維園多次為遊行、集會的必經之路,於此地工作的清潔工亦難免受到波及。清潔工陸女士是雖然是假期工,但因逢周日上班,基本上難以「避過」;她笑言本周日(3日)是難得的平靜。她無奈道,在過去四個月,工友不時吸入「飄過嚟」的催淚煙,感到刺眼、喉嚨辣,惟醫療費昂貴,只可以多喝水。

另外,亦有年近八旬工友下班時,附近多處封路、地鐵站關閉,感到無助,工會指曾有工友反映,「會行返屋企,聽過旺角行返石硤尾,銅鑼灣行返筲箕灣」;工會指,食環署或外判商有責任為清潔工提供適當配備。

銅鑼灣昨(3日)迎來難得的平靜,多名外傭於維園聚餐。(黃詠榆)

非清潔厠所工沒有口罩 一吸到催淚煙會流眼水、鼻水

年近六旬的清潔工陸女士是「假期工」,通常於星期日上班。她說,自運動於6月開始,警方不時於銅鑼灣施放催淚彈,「陣煙飄過嚟,你話聞到係咪會好唔舒服?」她直言,掃地工友連外科口罩也沒有,「我哋唔係洗廁所嘛」,一吸到催淚煙便眼水、鼻水直流,除非有公司指示,否則也不能休息或提早下班。

她憶起,曾有一次衝突中,康文署因應情況叫一班工友提早下班,惟銅鑼灣地鐵站早已關閉,一眾工友只好走到天后站。而在場警察追趕示威者,又不斷以警棍敲打牆壁,「嚇到鼻哥窿都冇肉,兩晚瞓唔到」,大家爭相走避,有工友於落樓梯時摔倒,腳部受傷。

據她了解,前日(2日)警方首次於維園放催淚彈,大班工友表示不適,「後遺症就冇,但覺得刺眼、喉嚨辣。」她無奈道,私家醫生醫療費昂貴,公立醫院輪候時間又太長,只可以著同事多喝水,不欲求醫。

清潔工陸女士指,曾經在毫無裝備下吸入催淚煙,眼水、鼻水直流。(黃詠榆攝)

八旬清潔工下班後交通受阻 回家路難

約80歲的清潔工霞姨則指,有一晚銅鑼灣衝突入夜後持續,地面交通受阻,「連的士都搭唔到」,有年輕人見狀主動帶她坐地鐵回家,令她相當感動,「我話俾返200蚊佢,佢都唔肯收!」她又批評,有部分示威者塗污、又以花盆堵路,清潔工人需花大量心力清潔,直呼「做死阿婆咩!」

清潔工霞姨批評,有部分示威者塗污牆壁,她需花大量心力清潔。(黃詠榆攝)

清潔工人職工會組織幹事梁芷茵指,銅鑼灣、旺角、太子等地經常爆衝突,惟清潔工往往只得普通口罩、黑色膠手套。她續指,有部分工友吸入催淚煙後,不停咳、喉嚨不適,需要求醫。另外,她提到不少工友即使獲准提早下班,但地面已封路,「會行返屋企,聽過旺角行返石硤尾,銅鑼灣行返筲箕灣」,工會未有接獲工友離開時受傷的求助。

梁又指,食環署早於9月初便發布指引,提及若工友工作地點有特別事故,經公司作出風險評估後,可提早下班。惟她指,有工友向其反映「收唔到通知,好睇個別管工決定」。她批評,食環署的指引欠懲罰性,又沒有加撥金錢予外判商,購入合適防具。梁認為,食環署或外判商有責任為清潔工提供適當配備,「防到催淚煙嘅口罩,同埋較好嘅化工手套,因為物件都有可能有殘留物質。」

清潔工人職工會組織幹事梁芷茵指,部分工友吸入催淚煙後,不停咳、喉嚨不適,需要求醫。(資料圖片/黃文軒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