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國際學者:港街頭抗爭持久 政府讓步少不會平息風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反修例風波持續接近六個月,仍然未有止息。有研究社會運動的國際學者、北卡羅萊納大學資訊與圖書館科學學院副教授Zeynep Tufekci今日以視像方式出席本地公開論壇時表示,對比過往研究的街頭抗爭,香港是其中一場較持久的運動。曾到香港觀察的她表示,參與前線的年輕人,即使不肯定抗爭會否取勝,但卻非常投入其中,堅持向政府爭取訴求,認為政府僅作少讓步,並不會使抗爭者撤退。她指,留意到市民,特別是年輕人對政府存在很大的不信任,日後需要非牟利機構、學術機構等去協作成為溝通的橋樑。

研究社會運動的國際學者、北卡羅萊納大學資訊與圖書館科學學院副教授Zeynep Tufekci,曾到香港觀察運動,她說對比過往研究的街頭抗爭,香港是其中一場較持久的運動。(Zeynep Tufekci twitter)

出席同一場合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及行政總裁鍾庭耀分析,部份成年人、特別是政府,對年輕人的有嚴重的誤解,認為年輕人參與抗爭是因為經濟問題,事實上,年輕人是因為擔心修例,令香港失去應有的自由,故他們上街是為了爭取自由。他指,全球正掀起政府與人民的不信任趨勢,香港的情況並非獨有,未來如何重建社會信任,是管治者的當前解決的問題。

香港民意研究所主席鍾庭耀(右)認為,部份成年人、得別是政府,誤解年輕人上街抗爭的原因。圖左為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鍾劍華。(廖雁雄攝)

中大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陶兆銘指,今次反修例事件,令年輕人產生一種無力感,因為無法理解會連月社會所發生的事,包括7.21、8.31事件等,故政府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出事實真相,才可以幫助年輕人理解現況。示威抗爭持續多個月,他指,不要假設在社會不穩情況下,年輕人的心理狀況必然會好差,應反思回復平靜的社會是否尚存公義,「無公義嘅和平係好定唔好呢?」

社聯業務總監黃健偉表示,這代年輕人面對向上流的困難,現今入職社福機構的員工,工作七至八年薪金只有約兩萬元,自己當年入職起薪卻已是1.8萬元,故他能夠理解年輕人,不論是否在前線抗爭,均抱「攬炒」心態,「攬炒在香港很有市場。」黃指,雖然年輕人陷入絕望氛圍,但認為今次風波大家並非一無所得,例如運動使香港建構共同體、促成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重新反思社工專業性的限制等。

中大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陶兆銘(左二)與社聯業務總監黃健偉均(左三)認為,政府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真相修補社會關係。(廖雁雄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