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曾在滙豐總行工作羅致光:火燒滙豐銅獅子 令人神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修例風波至今未平,位於中環滙豐總行的銅獅子於元旦遊行當日,更被淋紅油和放火。勞福局局長羅致光今日(1月5日)在網誌特別談及事件,他表示:「火燒滙豐銀行銅獅子,令人神傷,更勾起了不少多年的回憶,所以今天只寫感受,不寫政策了」。

羅致光於網誌中憶述,因家住堅尼地城小學時已曾路過銅獅子,至大學畢業後在總行工作,每天更會與銅獅子說再見。他於網誌末段指,縱火令他聯想起學生「私了」章宗祥及火燒趙家樓,是五四運動中的黑暗面;「縱火,會燒去我們的過去,令到我們的未來再不一樣;難道真是要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嗎?請珍惜香港。」

+6
+5
+4

羅致光指,近日不時收到破壞與縱火的新聞,在本應是開開心心的日子,添上黑暗的色調。特別是火燒滙豐銀行銅獅子,令人神傷,更勾起了不少多年的回憶。

家在堅尼地城的羅致光指,小學一、二年級時學校在大坑,當時是讀下午班,在不少個長週星期六放學後,便會步行兩個多小時回家;雖然六十年代的香港街景和今天有很大分別,不過滙豐門前的獅子依然如故。

他指,作為初小學生,路過這兩隻「巨大」的獅子時總是敬而遠之,從沒有勇氣爬上去摸它。不過,自從曾擁有過獅子錢罌和舊滙豐銀行大廈錢罌後,感覺便親近很多。

至大學畢業,便加入滙豐銀行電腦部,在中環和記大廈接受幾個月的培訓後,便在總行工作,每天出入「錢罌」大廈;放工時,會由德輔道中電車路步出,與銅獅子「史提芬」和「施迪」說再見,再步行回堅尼地城。

羅致光指,在過往數十年,和「史提芬」和「施迪」「疏遠」了,雖然在對面舊立法會大樓出入中環,但是習慣了它們的存在,至「有人放火破壞,它們才再浮現在我腦海中,亦不禁在口袋中取出紙幣,看看印在上面的獅子銅像。」

他指,縱火,令他聯想起學生「私了」章宗祥及火燒趙家樓,為五四運動中的黑暗面;學懂生火可以說是為人類文明點起曙光,但縱火卻可將文明摧毀。「心中的火,可為我們增加動力,改善社會;但放縱心中的火,便會破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令社會更撕裂、更難以復和。縱火,會燒去我們的過去,令到我們的未來再不一樣;難道真是要失去了,才懂得珍惜嗎?請珍惜香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