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之後】落敗泛民政黨現遣散潮  失業議員助理何去何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場立會選戰風暴,不但捲走了何秀蘭、馮檢基等資深議員,亦令他們旗下的議員助理頓然加入失業大軍。

議員助理就是成就一顆顆政治明星背後的無名小卒,他們工作量與其上司不遑多讓,既要出謀獻計,又要「執頭執尾」,甚至要24小時候命。議助亦與一般職業不同,勤力、能幹不是唯一留低的指標,四年一度的選民抉擇更大程度主宰着他們的命運。

選戰過後,這班政黨工兵的前路何去何從?`

馮檢基形容他與好助手李健勤的關係就如港視劇集《選戰》的葉晴與張癸龍。(余俊亮攝)

李健勤自2001年在中大社工系畢業後,便一直擔任馮檢基的議員助理,可說把青春都獻給了民協。過去的十五年,李與馮一起身經百戰,在上屆特首選戰的泛民初選他替馮出謀獻計,力鬥民主黨元老何俊仁;又在上屆立會選戰替轉戰超區的馮助選,蹄造了小黨征得超區議席的佳績。

馮形容,他與李的關係就如《選戰》中的葉晴和張癸龍,近幾年香港打選戰的形式劇變,李不時都為他獻計如何做宣傳、如何回應傳媒。不過,今次馮選情失利卻令李與十多名民協職員頓時加入失業大軍。

「係啊,我係其中一個啊。」李健勤這樣淡然地道,「民協又唔係大黨,又唔係有大水喉,冇咗立法會(議席)資源會減好多,咁可能咪做其他嘢囉。」

馮檢基助理李健勤跟了馮15年,雖然面對失業,但仍然對將來抱有盼望。(余俊亮攝)

十五年來,李健勤不是未有想過離開。他承認議助的薪金「唔會餓親你,又唔會令你發達」,這份工作不能做一世,但低微薪金都沒有嚇走他。真正令他萌生去意的是近年頓覺「好多嘢都做過晒」,而選舉生態又變化急遷,文宣、候選人形象、網絡戰都不容有失,令他想出去闖闖,汲取其他工作經驗回饋民協。

諷刺的是,他最後為了這場激烈的選戰而留下,卻又因為這場選戰而被迫離開。將近40歲、快為人父的他說,此刻的心情實在有點矛盾,既因輸了選戰失望、擔心求職路上或困難重重,同時又想把失業視為一個契機去作出新嘗試,譬如從事非牟利組織或是公關工作。不過因著孩子快將誕生,令他更相信日後的路還是盼望比擔憂多。

「呢個又唔係一個生離死別嘅時刻,選舉輸咗,office冇咗,但啲人嗰種關係仲喺度㗎嘛,只係身份角色可能會唔同咗囉。」
李健勤

民協選情失利,十多名職員如李健勤一樣,都要被遣散。(余俊亮攝)

何秀蘭議助陳小萍對何選戰落敗,自己前途未卜處之泰然。(黃永俊攝)

同樣要「執包袱」離開的還有李在立法會的鄰居—陳小萍。很多人對陳印象深刻,全因她在佔領運動中擔當大台咪手,且捲入政治旋渦,包括她因指示威者「挑戰」大台而被網民要求道歉。然而,許多人都不知道這個甚有性格的咪手,其實就是跟隨了工黨何秀蘭7年多的議員助理。

陳小萍淡然地說,議助仕途的不穩定其實算不上什麼,只是四年更新一次合約而已:「喺出面打工你以為你有份長工,聽日都可以俾個大信封你㗎啦。」

得知何秀蘭落敗一刻,她沒有很傷心,認為要接受選民的抉擇。她在訪問當日重提何在公布結果後感觸落淚,更笑言:「我梗係叫佢唔好喊啦!喊乜鬼?痴線!」

面對突然失業、前途未卜,陳未有顯得擔憂,但亦未選定去向,即使有朋友說要轉介擔任其他新議員的助理,她亦說放個長假才算。

陳小萍自2009年開始替何秀蘭當議助,笑言她與何都是「講嘢無尾音嘅女人」。(黃永俊攝)

到底是什麼能令陳小萍看得如此化呢?多年來歷盡滄桑的她指,一切源於她在佔領運動當大台咪手的經歷:

「可能你會覺得匪夷所思,但我連喺咁大個佔領運動入面被踩台、人身攻擊、網上好唔禮貌嘅批評都接受咗、捱過咗,其實選舉都係一個過程。」
陳小萍

胡耀昌如數家珍地向記者展示范的道具,對著嬰孩玩具說:「對唔住啊,要放棄你喇!」(余俊亮攝)

有人考慮離開,亦有人選擇留下。僅僅與范國威合作了四年的新同盟議助胡耀昌,尚有兩個月便結婚了,他說范墮馬一事實在令他突然遭逢巨變。

胡自言,在新同盟這樣的小政黨他什麼都要做,而最為深刻的是年初財委會通過高鐵超支撥款的一役。他憶述當時財委會主席陳鑑林宣布附諸表決時,他才剛剛趕好一大疊臨時動議想跑去送給范去拉布,結果他卻來不及,眼白白讓撥款通過了。當晚他與范都留到很夜,失落的他們什麼都沒說,只在辦公室點個頭,一切盡在不言中。

臨別依依,胡耀昌說最不捨是這一片風景。(余俊亮攝)

四年的歲月匆匆過去,最近正忙於遷出議員辦公室的胡形容,收拾行裝猶如「拆骨」。在辦公室中,他跟記者如數家珍般展示一個個范用來拉布的道具,更手抱著用來反雙非嬰兒的塑膠嬰孩玩具說:「要放棄你喇,對唔住啊!」

道具可以放棄,但胡卻不願放棄其「師傅」范國威和新同盟。胡透露,近日有相熟的泛民議員向他招手,請他過檔,但他的首選仍是留下來,全因為范信任他及「榮辱與共」四個字。

他憶述,選舉結果公布那天,范國威見到他第一句即對他說:「你可唔可以留低呀?」,就是這簡單的一句話觸動了他,令他覺得兩人的信任來得不易。他希望四年後范重返議會時,自己仍是其中一份子,助范捲土重來:

「係有啲唔甘心……既然有啲政府嘅人或高官唔想我哋當選,想我哋滅黨,我咪用呢四年嚟同佢講『我哋唔會』,你整唔死我哋!」
胡耀昌

范國威落馬,胡耀昌的首選是留在新同盟,助范在四年後捲土重來。(余俊亮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