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塘版《點五步》領軍教師 一招令「籮底橙」頑劣生全壘打入港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電影《點五步》中,學校老師以棒球運動,幫Band5學生尋回自我;現實有曾任教觀塘瑪利諾書院的謝金文老師,以棒球馴化頑劣男學生,由成績谷底變成一鳴驚人,升讀香港大學。

教協舉辦第五屆司徒華教育基金「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頒獎禮,今年共有7名學生及6名教師獲得嘉許,表揚他們努力奮鬥學習及愛心教學,現已退休的謝金文老師是其中之一。

謝金文老師(左)從教協會長馮偉華手上接過司徒華教育基金表揚狀。(羅君豪)

一直在學校任教藝術科的謝金文,十多年前被學校委任兼教體育,他決意挑選冷門的棒球體育,由零開始編寫新學界棒球史,2008年成立觀塘瑪利諾書院棒球隊,曾帶領校隊四度名列棒球學界聯賽三甲,甚至衝出香港比賽。

基層BAND 1學生被忽略

現年60歲的謝金文,憶起棒球隊仍熱血萬分。他當時希望透過棒球了解學生,亦讓學生找到自己。他指觀塘瑪利諾書院雖屬地區名英中,但校內學生多屬基層學生,很多時靠個人默默努力,都未必達到好成績,社會往往忽略他們情緒問題,欠缺支援,「傷殘、BAND 3、BAND 5學生,各方都會畀好多支援,超級名校佢地有方法做得好好,但地區BAND 1學生反而被忽略。」他表示,特別是男校生,總不願表露感受,於是棒球成為心靈的窗口。

謝金文老師(框架中間)今年剛退休,歷年來春風化雨,桃李滿門。(羅君豪攝)

禁參加比賽令「缺席王」大逆轉

電影《點五步》中,一個波,改變學生。謝金文亦曾試過,他表示,曾有一位棒球隊三疊手成員,非常頑劣兼「全校最高缺席率」,中四時入讀非精英班,升上大學機會率是零的「籮底橙」。當時他的缺席習慣屢勸不改,經校長、副校長及家長等商討下,忍痛作出決定,不讓他出戰學界半準決賽,失去出席一場有趣、校內隊伍「大仔打細仔」的賽事,「我不喜歡這個做法,你的功課品格一件事,比賽係咪應該因為你咁而唔比你比賽?我係有保留。」

停賽後,謝老師為男學生輔導及分析未來,此後他有180度轉變,發奮圖強,就算是最差的學習環境下,都無阻堅強意志,最終今年更升讀香港大學,成為首為非精英班學生直入大學,放榜當日,「連老師都以為睇錯!」他相信學生承傳了棒球精神,「未到最後個局,仲有機會進攻,都可以反敗為勝。」

天患有顎骨張合困難的陳穎雯與嘲笑她的學生傾談,糾正他們的想法。(羅君豪攝)

下顎比常人長一倍 遭學生嘲笑

另一位獲嘉許的基督教聖約教會堅樂中學的陳穎文老師,因先天患有天顎骨張合困難,7年教學路並不平坦。

陳老師小學時下顎比常人長一倍,說話時會口齒不清,直至大學接受手術及十多年的治療,才得以改善。雖然先天有不足,但她中學時受中文科老師啟發,認為「中文科是教人生,品德情義」, 於是立下志向,要春風化雨。

但亮麗的堅持,並不代表學生會欣賞。大學最後一年,陳穎文完成一場大手術後,要到校實習,困難重重,教書力不從心,經常會無故打嗝甚至「流口水」;有男學生試過在功課畫上她肖像,嘲笑其奇怪的容貌。為此,陳老師哭了一個晚上。

以不美麗身教學生

幸好,該名同學事後感歉意,向陳老師寫上一封道歉信,雙方和解,畢業後師生亦有聯絡。陳穎文亦繼續向教學路前行,以不美麗的弱點向學生身教,接受生命中的不完美。她認為做教師「總有氣餒有眼淚的時候,每個老師都要堅持,亦需要獲得支持」。

先天聽障的徐紅憑個人努力,兩年前考上知專學院,證明聽障人士也可活得精彩。(羅君豪攝)

先天聽障的徐紅是得獎學生之一,她於內地長春出生,15歲時來港定居,入讀路德會啟聾學校後才開啟視野,得知聽障人士都可活得精彩,憑著個人努力,兩年前考上香港知專設計學院修讀時裝設計。主流學校的老師與同學都不懂手語,幸他們都樂於協助徐紅做筆記,並花時間向她解說,支援她一步一步朝向時裝夢。

就讀香港紅十字會甘迺迪中心中六級的叢淑敏,出生時腦部缺氧,四肢麻痺,有視力障礙,亦沒有自理能力,令學習路艱難重重。淑敏曾希望考入大學,從事輔導工作,惟深知身體限制及能力不足,終放棄報考文憑試,現等候到庇護工場工作。面對現實,放棄抱負,淑敏依然陽光燦爛,「唔開心一定有,但老師開解後,唔開心就會慢慢少。」

四肢麻痺、沒有自理能力的叢淑敏同學,曾希望考入乎從事輔導,但最終願望落空,她仍樂觀面對。(羅君豪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