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放榜|劏房考生疫下在家備試 揀深夜挑燈夜讀 打手阻玩手機

撰文:胡家欣
出版:更新:

中學文憑試周三(21日)放榜,持續逾一年的疫情,令考生備戰之路常存變數。基層考生陳艷彤及朱天宇均曾或現居劏房,疫情令在家學習時間多,在狹小的百呎空間溫習,考驗個人自律性與心理質素。艷彤會選擇深夜時間「挑燈夜讀」,避過日間的吵雜環境;天宇靠個人意志力克服,「擊打」手腕骨制止玩手機,集中精神溫習。

艷彤說,難忘年初應考模擬試(mock exam)期間,因毗鄰大廈有住客確診「中招」,需要接受強制檢測,幸最後有驚無險,只須補考一科。回望這段崎嶇的考試歷程,二人不禁感嘆失去校園美好時光,只能學會不執着失去,也不要過於憂慮,「船到橋頭自然直。」

心態要「佛系」少少,唔好太在意所失去,影響讀書情緒。
艷彤
基層生陳艷彤慨嘆疫情令她失去寶貴的校園生活。(歐嘉樂攝)

撞正大廈強制檢測 錯過考模擬試

陳艷彤及朱天宇同為廠商會中學應屆考生,高中生涯的最後兩年,先後碰上社會事件及新冠肺炎,面授與網課經常交替,自修室不定期關閉,在家學習與備戰的時間較多。

二人出身基層家庭,初中由內地來港,均曾或現居劏房,在狹小的百呎空間溫習,考驗二人的專注力。一家五口同住的陳艷彤說,劏房隔音差,環境吵雜,與中一弟弟「困獸鬥」,朝夕相對,常有磨擦,難以專心。

故她日間多安排上網課、做家務,晚上待家人就寢後,在「客廳」挑燈夜讀至深夜約一、二時。直至今年初,一家獲派公屋,單位較昔日寬敞,生活環境大有改善,艷彤也可獨享一房間,她笑言,「唔洗限晚上才溫書。」

艷彤說,最難忘1月應考校內模擬試時,毗鄰大廈有住客確診「中招」,需要接受強制檢測,翌日未能回校考試,令她提心吊膽,幸最後有驚無險,只須補考一科。

唔好諗太多,諗太多煩惱越多。船到橋頭自然直。
朱天宇
朱天宇居於「一劏六」的斗室,他說,在家備戰期間,會抽時間閱讀課外書解壓。 (歐嘉樂攝)

在家溫書失與同儕在校拚搏時光

朱天宇與母親居於「一劏六」的斗室,單位無獨立房間,空間雖小,環境清靜,靠近門口位置,設有「工作」角落,擺放書架及書桌。

疫情之下,考生長留家中備戰,考驗自律性與心理質素。校內成績成名列前茅的天宇說,有時候會感到孤立無援,以往在班房與同儕較勁,一齊計時操練試卷,老師親身解題,今屆考生卻多只能獨自操卷,「少咗壓迫感」,有時感到惘然若失,「尤其係非數理科嘅中、英、通識,自己操完都唔知啱唔啱,比較灰心。」

但「灰心」有限期,天宇會尋求方法解決,在家學習遇到困難,會短訊老師求助;他溫習時分心,低頭玩手機,笑稱會做「物理治療」,提醒自己要專心,隨即示範一掌「擊打」手腕骨上,「梗係大力,大力先會清醒。」

基層生艷彤與天宇指,疫情之下常存變數,不能夠太再意失去,也不要過於憂慮。(歐嘉樂攝)

最擔心英文科失手

訪問當日距離文憑試放榜尚有五日,艷彤說未感「殺到埋身」,天宇則緊張萬分,二人均稱難評估成績。兩人均說,擔心英文科會失手,對升讀大學信心「一半一半」,但不論結果如何,會繼續努力升學。艷彤希望修讀教育,當一位老師;天宇則希望修讀商科,他日投身商界發展。

回望反覆不定的疫情,二人感嘆失去校園生活、學界運動比賽、劇社演出、海外遊學團等本應擁有的美好經歷,但無法改變現實,只能努力面對。艷彤說,保持樂觀,少少「佛系」心態,不要太在意所失去,只能展望將來;天宇則說,「唔好諗太多,諗太多煩惱越多。船到橋頭自然直。」

艷彤與天宇指,疫情令他們失去大部分的校園生活。(歐嘉樂攝)
+2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