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黑夜:圖輯】香港怎樣走到這一步?

最後更新日期:

旺角黑夜,原本新春小販熙來攘往,卻瞬間演變為流血騷亂。開槍、縱火、擲磚,一場一場「巷戰」至天光仍不歇息。香港怎樣走到這一步?

最先爆發衝突的砵蘭街,晚上9時仍有多檔小販擺賣。部分檔口原本在附近後巷擺賣,後來由支持小販的「本土民主前線」成員帶來大街。(陳焯煇攝)

10時許,「本土民主前線」帶小販出大街時和食環署職員爭拗,加上朗豪坊外有交通事故,警員接報到場,卻又引發另一輪鼓噪,令場面更混亂。事後,大批防暴警察在場戒備。(陳焯煇攝)

「本土民主前線」對峙時聲稱以新界東候選人梁天琦的競選權力,舉行合法選舉遊行,並提供物資予示威者。梁天琦後來在混亂中被捕。(陳永武攝)

手持盾牌的防暴警察與十多名示威者在砵蘭街、山東街十字路口各不相讓,示威者更試圖衝破警方防線。(陳焯煇攝)

約11時開始,衝突加劇,警方多次施放胡椒噴霧。衝突中見到不少年輕的女示威者。(陳永武攝)

場面混亂,胡椒噴霧、警棍、膠樽亂飛。(陳永武攝)

另一個「戰場」在亞皆老街。十多名交通警員嘗試驅趕過百名示威者,有警員跌倒,示威者趁機向他投擲大量木板、路障、垃圾桶等雜物。警員面部流血。(陳永武攝)

衝突失控,有警員向天開兩槍示警,並以槍指嚇示威者,但無助控制場面。後來有警員上前按下持槍警員的手,避免悲劇發生。(陳焯煇攝)

旺角愈夜愈亂,戴上口罩的示威者在西洋菜南街與山東街交界和警方對峙。背後的大批巿民,難以區分是示威者抑或看熱鬧人士。(陳焯煇攝)

豉油街的路牌被拆下,橫倒在地,遭人踐踏。(曾梓洋攝)

失控的民眾拾起雜物、拆路邊磚頭,不斷向警方投擲。記者亦見到有部分警員用磚頭還擊。(陳焯煇攝)

凌晨2時開始,旺角多處被縱火。紙皮、垃圾,橫額,被示威者的憤怒燒得灰飛煙滅。(陳焯煇攝)

兩名便衣警員被打至倒地,用手護頭。後來電視台攝影師(右)站在警員面前,阻擋示威者進一步襲擊。(陳焯煇攝)

示威者用電線做武器,亦曾經向倒地的警員投擲磚頭。(陳永武攝)

警方「特別戰術小隊」(速龍小隊)約在凌晨五六時出動,手持盾牌和警棍追截投擲磚頭的示威者。部分示威者倒地後,警員仍以警棍施襲。(曾梓洋攝)

速龍小隊配備胡椒噴水劑(黃色樽)驅趕示威者。混亂中有小隊成員跌倒。(陳焯煇攝)

「速龍小隊」在女人街一帶驅散示威者,雙方在微弱燈光下僵持。(陳焯煇攝)

當日清晨6時多,示威者仍未散去。小部分人仍繼續在街頭縱火,向警員投擲磚頭。(曾梓洋攝)

示威者拿了排檔搭棚用的鐵通,撬起地上的磚頭,成為襲擊警察的武器。(曾梓洋攝)

天光了,示威者仍未肯散去,站在高處觀察「戰況」。(曾梓洋攝)

旺角騷亂當日,示威者在旺角街道多處焚燒雜物。(陳焯煇攝)

新春年花亦成為示威者的火種。(曾梓洋攝)

社會撕裂,警民關係破裂,如何修補?(曾梓洋攝)

零星的示威者早上仍手持磚頭,準備向警員攻擊。記者謹慎在後追訪。(曾梓洋攝)

部分無力反抗的示威者坐在地上,被警員制服。(曾梓洋攝)

越來越多警員增援。(陳焯煇攝)

警方約早上9時多完成清場。(曾梓洋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