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史學泰斗余英時離世 享年91歲 師從錢穆、曾任中大副校長

撰文:鄧穎琳
出版:更新:

著名史學家余英時(2021)年8月1日,在美國寓所睡夢中逝世,享年91歲。台灣中央研究院今早公佈余辭世消息,形容是「一代史學家殞落」。
余英時師從國學大師錢穆,有「中國史學泰斗」之稱。他1950年來港入讀新亞書院,成為首屆畢業生,他在回憶錄中形容,在港受東西思潮夾擊,開拓眼界,修正、深化了之前對民主與科學的認識,奠下往後學術路向。他在70年代由美國回港,在中文大學擔任新亞書院院長,兼任中大副校長。
余英時自稱對政治僅只「遙遠的興趣」,但不時評論時政、文化,包括六四事件聲援民運人士、表態支持香港「佔中」。他在2018年接受《香港蘋果日報》訪問,呼籲港人「許可下盡量反抗」,在思想、生活及文化保持自由,「儘管香港主權在你(中共)手上,我們要有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的自由,越多越好,這一點可以做,但你想重新選個政府...(不可能)」。

余英時自稱對政治僅只「遙遠的興趣」,但時常發文評論時政、文化。(中央社)

師從國學大師錢穆 新亞書院第一屆畢業生

綜合中大展覽廳及中央研究院資料,余英時1930年在中國天津出生,1950年為與家人團聚,由內地來到英殖時期的香港,入讀新亞書院,成為國學大師錢穆的學生,1952年畢業,成為新亞書院第一屆畢業生。他曾形容上世紀香港在東西思潮夾擊下,是最自由的社會,而在港的兩年研究生時期,奠下其往後的學術路向

余英時學問淵博,除專攻中國歷史,亦擅以現代學術方法詮釋中國傳統思想,為當代最具影響力的華裔知識分子之一,獲西方學界推崇其為「中國史學泰斗」。台灣中央研究院形容其離世是「一代史學家殞落」。

上世紀香港文明開放 中國學者可無所顧忌追尋精神價值

雖余英時只在港旅居數年,卻對香港有特別感情,《余英時回憶錄》全書只五個章節,其中一章便是《香港與新亞書院》。他在書中形容,上世紀英殖時期沒有民主,但香港是文明開放社會,能提供自由平台,讓個人自由意志發揮,「從歷史角度看,這一時期的香港為中國自由派知識人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機會,使他們可以無所顧忌地追尋自己的精神價值⋯⋯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知識群體,並擁有難以估量的思想潛力。」

與香港有淵源 曾形容香港的獨特性質值得揭示

這個小世界的獨特性質是值得揭示出來的。這其實是中國自由派知識人匯聚而成的社群,生活並活躍在一個最自由的社會中。
《余英時回憶錄》中形容上世紀英殖時期的香港

中國必須建立開放寬容民主體制、方可走上現代化

在港時閱讀不少史學著作,接觸到有「第三勢力」之稱的反共刊物,他形容是開拓眼界,修正、深化了之前對民主與科學的認識,自此一直主張中國邁向民主化,「我深信中國必須建立一個開放與寛容的民主體制,才能走上現代化之路。」

六四事件在美聲援中國民運人士

余英時1973至1975年間由美國來港,出任新亞書院校長兼香港中文大學副校長。至1989年北京民運、六四事件時,他已返回美國,在普林斯頓大學任教,卻積極聲援中國民運人士,在紐約時報刊登支持北京學生訴求的全版英文信。

他在2019年接受台灣傳媒「中央社」訪問再次談及六四事件,直言內地政府視六四武力鎮壓是「正確的事」,相信「共產黨不可能走上開放民主自由的路」,他亦在當時決定不再與內地當局往來。他指出,內地不允許大規模遊行示威,惟小規模抗議不絕,相信「共產黨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消滅人對民主自由的要求」,相信「永遠有希望,只要中國人不死光。但希望哪一天出現我不知道。」

余英時在世時曾為美國哲學學會院士與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資料圖片)

表態支持佔中 著作成內地禁書

至於香港,余英時早在2013、雨傘運動前撰寫「公民抗命與香港前途」,表態支持「佔中」,令其書籍在內地被禁。他2018年在美國接受香港《蘋果日報》訪問,形容香港學術堡壘是得力於英國殖民者的自由環境,直言「他(內地政府)知道英國人還有一些有很好的印象留在香港。所以他對英國防範比美國還重」。

當時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僅一年,他在訪問中揚言特首會「跟著北京走、執行北京任務」,呼籲港人保持清醒,不能抱有「他有一些心腸好了,給我們好東西了,給我們自由」的幻想,應在「許可下盡量反抗」,包括在思想、生活及文化保持自由,把握立法會選舉機制,從內部系統抗衡政府。

儘管香港主權在你(中共)手上,我們要有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的自由,越多越好,這一點可以做,但你想重新選個政府...(不可能)。
余英時2018年接受《香港蘋果日報》訪問節錄
台灣中央研究院公布,著名史學家余英時(2021)年8月1日,在美國寓所睡夢中逝世,享年91歲。(台灣中央研究院網頁截圖)

余英時為美國普林斯敦大學榮譽教授,曾任美國密西根大學副教授、美國哈佛大學教授。一生獲頒多項海內外學術榮譽,包含1991年獲行政院文化獎、2004年美國哲學會(American Philosophical Society)院士、2006年獲美國國會圖書館頒發有「社會科學與人文科學領域的諾貝爾獎」之稱的「克魯格」人文與社會科學終身成就獎(John W. Kluge Prize),為首位華裔得獎者。

作為全球極具影響力的史學大師,余英時深入研究中國思想、政治與文化史,貫通古今,為當今學界中罕見。他亦關懷社會、維護自由民主價值,2014年獲得首屆唐獎漢學獎殊榮後,並委託中史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設「余英時先生人文研究獎」,鼓勵年輕學人投入人文研究領域。

中大署理校長︰一生貢獻學術

中大署理校長陳金樑教授對余英時教授逝世表示深切哀悼,指余教授一生貢獻學術,在中國歷史和文化史研究方面極具影響力,其學術成就屢獲獎譽,又指余教授與中大淵源深厚,為新亞書院校友,其後返回母校任職副校長及新亞書院院長,致力在校園推廣中國文化研究,讓師生裨益良多。陳又指︰「我謹代表中大全體師生校友向余教授的家人致以最誠摯的慰問,並對余教授為學術的無私奉獻和對大學的貢獻表達由衷敬意。」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