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尋找生母】淪養母出氣袋、提款機 哭訴從小「在地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母親節臨近,處處洋溢温情,雖常說「生娘不及養娘大」,然而早於母腹中被賣的黃嘉寶,卻別有一番感受,形容自己小時候是養母的出氣袋、長大後則提款機,母親節對她而言只是「慘痛的經歷」。

長期在養母的精神壓迫下,黃嘉寶十年前確診患上抑鬱症,徘徊生死邊緣,偶然得知自己並非養母親生,「我唔忿氣,點解你當日唔要我?由佢唔要我嗰日開始,我就已經喺地獄嗰到,我無辦法走,走唔到!」

年過50的她,想在有生之年與生母見,因她確信:「媽媽是不能離開小朋友的!」

右手纏有護腕的黃嘉寶,因長年馬拉松式教琴賺錢予養母,令右手勞損,現已不能再教琴。(鍾偉德攝)

身形瘦削的黃嘉寶,右手纏有護腕,是養母貪婪愛錢的印記。「由細到大,我只有兩個功能,細個係出氣袋,大個係提款機。」

黃嘉寶憶述,自小經常在沒有原因之下被養母打,曾經發高燒三天,養母並無帶她看醫生;手弄損了,心裡只有擔憂,因預料將會被打,她曾自問:「媽媽點解咁憎我?究竟我有咩錯?」然而,養母在親戚、朋友面前表現如慈母,黃嘉寶表示:「同學唔信,覺得係你講大話!」
 

 

嘉寶20歲時選擇結婚,因為她知道結婚是她唯一的出路。(鍾偉德攝)

由學琴到教琴一切只為「金錢」
養母給予她學琴的機會,但原來「金錢」才是背後的目的。黃嘉寶自16歲出來養家,靠的是從早上9時至晚上10時馬拉松式教琴,為要滿足養母不斷要錢的要求。90年代初期,她每月給予養母近2萬元;每逢節日,是養母買名牌的藉口,亦是嘉寶慘痛的時刻:「佢話你欠我好多錢,我用左好多錢嚟養你,你係嚟還債。」

面對養母的壓迫,嘉寶明白唯有忍讓,才能繼續有飯食、有書讀:「忍喇,你忍就可以生存到!」直到20歲,她選擇結婚,因為她知道結婚是她唯一的出路。

壓迫患上抑鬱症
不斷教琴令嘉寶右手勞損,甚至現已不能再教琴。然而,身體上的傷害,遠不及精神上的傷害,在養母長時間的精神壓迫下,嘉寶不知自己早已患上抑鬱症,直至十年前突然暴瘦30多磅,才確診患上抑鬱症,期間養母開始打嘉寶女兒主意,想從她身上要錢,為保護女兒,她開始有尋死的念頭:「我死咗去算,斷咗關係,女就不會被騷擾,我不想再連累人。」

嘉寶因質疑自己身世,多次詢問養母她出生的地方,然而每次答案不一,亦不是出世紙上寫的「筲箕灣道288號 1 樓 」。(鍾偉德攝)

徘徊生死邊緣,嘉寶偶然從表姐確認,自己原來並非養母親生的事實,但在親戚之間這早已非秘密,只是養母有意對她隱瞞,及從小令她與親戚隔絕。

她回想,早於24歲時已懷疑自己身世,因當時誕下女兒時,自己需要輸「B-」的血,然而她記得養父的血型是「O」型,養母是「A」型。因著懷疑,嘉寶多次詢問養母她出生的地方,然而每次答案不一,亦不是出世紙上填的「筲箕灣道288號 1 樓 」。

令她真正死心,是前年做手術期間,養母眼中仍只有錢,認為做手術的錢是她故意扣起、沒有給她。「佢現時對我嚟講只係一個識既人。」

年逾50的嘉寶,燃起尋找生母的念頭,再見生母一面只想解開心中多年鬱結:「我唔忿氣,點解你當日唔要我?由佢唔要我嗰個日開始,我就已經係地獄嗰到,我無辦法走,走唔到!」

 

談及過去50年的生活,嘉寶多次忍不住落下淚來,「我唔忿氣,點解你當日唔要我?」(鍾偉德攝)

仍信生母有難言之忍

然而,她對生母並無恨意,相信生母背後都有難處,只希望能在有生之日,能盡自己所能與生母一見。她認為,「即使養父母再幾錫都好,始終始終隔了一層,始終有啲嘢未到心」,她含淚說了句:「媽媽是不能離開小朋友的!」

任何人士如有被尋者消息,可致電﹕9332 0424;電郵﹕info@look4mama.com

更多有關尋找親生母親的資料﹕www.look4mama.com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