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周報社論】教協民陣解散 哀之也應鑒之

撰文:香港01
出版:更新:

剛過去的這一周,兩個立場親泛民的民間團體——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及民間人權陣線(民陣)先後宣布解散。其中,內地官媒早前就教協發表評論文章,指其過去「煽暴搗亂」,形容其為「毒瘤」並「必須鏟除」。教協此後一度試圖改變形象,通過決議專注教育本業,又計劃成立「中國歷史文化工作組」推廣中國歷史、國情及文化,以培養學生的國家情懷。不過,官媒對教協的改變並不「買帳」,最終教協認為已無力化解危機下,上周二(8月10日)宣布進入解散程序。一天後,民陣將會解散的消息不脛而走,至周日(8月15日)正午,這個運作了十九年的政治平台發聲明宣布即日起解散。

民陣以每年舉辦「七一遊行」為一眾香港人所熟悉,教協則是創立至今已四十八年,不單是香港單一行業最大的工會,也深深植根於香港教育群體,其主要創辦人司徒華更是公認的「大中華膠」,是「民主回歸」的代表性人物,教協的解散自然令不少從事教育工作和認同這種政治立場的群體感到可惜。

除了可惜之外,教協與民陣的解散,也同時給予「和理非」群體非常重要的警示。

教協本是教育專業人員工會,在司徒華年代多次為教師權益發聲,亦是政府的重要諮詢機構。(網上圖片)

無論是教協還是民陣,本來都不應該是跨越政治紅線的團體。教協自不用說,本身是教育專業人員工會,萌芽於爭取文憑教師增加薪酬的運動,在司徒華領導的早期以爭取中文成為法定語文運動及揭露資助學校管理問題的「金禧事件」,奠定了捍衛教師權益及維護教育專業的地位。在教育問題上,教協過去一直是政府的重要諮詢機構,扮演着制定政策的教育局與廣大教育從業人員之間的溝通橋樑。隨着社會運動的逐步激化,教協近年在政治議題上不再能夠找到自己的角色,甚至被形勢帶着走,尤其是2012年反國教運動之後。在「佔中」以至反修例運動中,它更失去立場,對逐漸冒起的分離主義和暴力傾向態度曖昧。內地官媒及香港教育局認為它越過了政治紅線,終使其不得不面對當下困境。

民陣打從一開始便是政治團體,與教協不盡相同。不過,民陣過往一向擔當香港市民合法表達示威遊行權利的「大台」,有規有矩地組織了一場又一場「七一遊行」和「元旦遊行」,提出的訴求也難言不合理。可以說,民陣曾經為香港人培養了和平理性表達政治訴求的一種習慣方式,說它是「和理非」的代表也不為過。然而,在2019年的反修例運動急劇暴力化過程中,它並沒有及時站穩立場,最終也被視為暴力份子的「幫兇」。

見孺子入井,然後「不割席」?

當反修例示威迅速異化為暴力破壞之時,教協與民陣的暖昧態度令不少人感到不解或者不能認同——他們雖然一再強調自己不會使用暴力,但卻或多或少、或主動或被動地在騷亂過程中成為參與者,難道這就是「和理非」的表現,就沒有越過政治紅線?當大家冷靜下來再看,教協與民陣雖然自稱是「和理非」,然而一旦他們沒有鮮明地譴責暴力,也沒有充分地與港獨等分離主義違法主張劃清界線,反而為暴力份子或港獨辯護,甚至在敏感時刻舉辦遊行讓暴力份子有機可乘,這些都絕不應該是「和理非」的領導組織之所為。

不少自稱「和理非」的組織在反修例之時,都被激進及暴力抗爭者的「不割席」理論牽着鼻子走。(梁鵬威攝)

究其本末,教協、民陣及很多自稱「和理非」的組織在反修例之時,都被激進及暴力抗爭者的「不割席」理論牽着鼻子走,而組織的領導者又想在政治上左右逢源,妄想賺取激進群體的加持,結果與暴力違法者有着糾纏不清的關係。「不割席」乍聽起來並非支持暴力和違法活動,然而現實執行上卻是對暴力的縱容、鼓勵甚至是配合,最終不但加劇了衝突,也令自己陷入困境。

那些認為既可以充當「旁觀者」而又事不關己的「和理非」必須意識到,這種為暴力份子和港獨勢力作側翼、不割席的做法絕不是「旁觀」,而是在火堆邊繼續添加柴火的「幫兇」。在如此重大的政治問題上,企圖採取模棱兩可或是騎牆的態度,以為可以在政治上「進可賺取激進份子好感、退可以事不關己」是不現實的期望。

這就如同看到孺子將入於井,必須做的是全力阻止悲劇發生,即使麻木不仁苟不作為,也非站於一旁鼓勵孺子,甚至昩着良心跟他說落井是英雄行為,當孺子落井而死後,還想說事不關己。

上周二,教協召開記者會,宣布啟動解散程序。(盧翊銘攝)

正所謂「殺君馬者,道旁兒也」,中立和旁觀與政治投機並不能混為一談。一些香港人一直認為「走精面」是「聰明」的代表,但在政治的大是大非上,以為不親身參與便事不關己,終究只是「耍小聰明」。過去,不少香港政治人物都以這些政治投機式的「小聰明」贏得政治本錢,讓人誤以為這種「走精面」大有作為。然而,從反修例運動至今日教協和民陣的結局,告誡了香港各政治人物和團體,無論是爭取民主還是其他政治訴求,都必須有堅持和守好「和理非」底線及原則的「大智慧」,單靠政治「小聰明」贏取選票只是一場虛幻。

以鬥爭求團結亦不應放棄溝通

從管治者的角度而言,也應該清楚區分「和理非」與激進份子,避免將真正的「和理非」逼上絕路。正所謂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對於真正激進和違法的份子,固然應當嚴厲執法取締,從一切方面壓縮其存在空間,在這方面香港應無太大問題——《港區國安法》提供了法律基礎,警方亦見雷厲風行。真正考驗技巧與工夫的,是如何與廣大的「和理非」溝通。

中央和港府在反修例以後,都已經明白「以鬥爭求團結則團結存,以退讓求團結則團結亡」的道理,近來對非建制人士的強硬也正好反映了這種趨向。不過,強硬的最終目的仍然是以團結為目標,因此既要區分開廣大「和理非」和部份政治投機份子,不能一概而論,同時亦應該通過強勢的「溝通」使所有人明白政治底線與要求。在教協這件事上,便得讓「和理非」明白在旁添柴火或只是旁觀的做法並非真正的中立,而是投機。必須知所進退,從而將廣大的「和理非」拉回到現實可行的政治框架內。從近來的政治局勢看,「強勢」這點毫無疑問是做到了,但「溝通」是否足夠卻仍考驗為政者的智慧。

止暴制亂固然重要,但它只能夠是變化的起點。問題要真正解決,必須建基在全面的改革之上,而強化溝通就是改革成功的關鍵手段。(曾梓洋攝)

過去一年,執政者殺氣騰騰,雖然是成功止暴制亂,但亦潛藏不少弊處。上周,政府公布人口數據,估計今年年中比去年同期人口大減8.7萬人,當中有不少是失去信心而移民離港者。要扭轉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錯誤認識,強化他們的制度信心,讓「港人高度自治」與國家擁有的「全面管治權」獲得更佳的平衡,短暫的動盪是必然的,而且是需要的。然而,止暴制亂固然重要,但它只能夠是變化的起點。問題要真正能夠解決,必須建基在全面的改革之上,而強化溝通就是改革成功的關鍵手段。當然,止暴制亂也可說是一種「溝通」,但不少人會因為恐懼而錯誤解讀這種「溝通」的意思,必須讓「溝通」超越止暴制亂,讓那些沉醉在過往政治模式的「和理非」意識到錯誤的政治手段根本無法解決問題。

對大量支持民主的「和理非」,管治者既要讓他們知道局面的嚴峻性,更要他們認識問題的本質,這就要在處理香港問題時刑德二柄兼用,如果只是震懾,卻沒有讓「和理非」感覺到自己是改革的參與者,他們會對變化失去想像和希望,這並不利於改革的推進。正因如此,我們仍然衷心希望教協能有重新出發的機會,回歸初心做好工會和「和理非」的工作,引領教師專業團隊參與到改革中,成為積極、融合、主動的「一國兩制」建設者,不再支持任何政治投機者的博弈。這對香港「一國兩制」的成功將能起到積極作用。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