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周報社論】變種病毒威脅再現 為政者不能不治本

撰文:香港01
出版:更新:

11月底,南非向世界衞生組織通報發現新冠病毒的新型變種病毒株,具有大量刺突蛋白突變,專家估計其可能會繞過現有免疫網造成新的感染潮,世衞將其列為「值得關注變種」,並以希臘字母命名為「Omicron」。在欠缺數據的當下,沒有人能清楚掌握Omicron會造成多大破壞。有專家擔心它可能重複今年初Delta造成疫情高峰,也有人認為Omicron的致死率可能較低。但正如新冠疫情爆發之初,亦有專家以為病毒並沒有多大威脅,結果有目共睹。

經歷接近兩年的折騰,各國不敢輕視新型變種病毒株。歐美日前已封鎖來自南非及其周邊國家的入境渠道,日本甚至「鎖國」,禁止所有外國人士入境。然而,封關動作再快也無法阻止病毒傳播,北美與歐洲已相繼出現變種病毒株的確診案例。去年初各國封鎖來往武漢航班的做法便說明,病毒往往在政府通報之前早已經過各種途徑傳播,事後封關難以阻隔病毒流傳。

不能阻止病毒變種 共存論無異於豪賭

問題在於「與病毒共存」只是一種消極應對疫情的方法,只求在眼下得過且過,不從根源解決問題。新冠病毒是易變種病毒,只要一天它還在世界各地大規模傳播,就代表它有機會產生新的突變。每一次突變,也有可能是一種具有殺傷力的超級變種。故此,歐美等西方國家既然選擇了接受「與病毒共存」,便注定無法阻擋變種入侵,只能承受那未知的威脅。

全球疫苗接種速度追不上病毒變種。(美聯社)

即使Omicron可能如一些推測所言般致死率很低,但有誰能保證不會有下一個殺傷力堪比或超越Delta的變種?即使有了疫苗幫助,但因為多個先進國家的自私和短視,「疫苗民族主義」廣泛存在,全球疫苗接種率極不平均。正當西方先進國家都在注射第三針時,非洲的平均接種率卻只得6%。全球疫苗接種速度追不上病毒變種,下一個新型病毒株的出現很可能只是早晚之事。

歸根究柢,「與病毒共存」策略乃樂觀地期望「船到橋頭自然直」,與去年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揚言病毒到了夏季就會「自然地消失」其實不遑多讓。當然,我們不能排除奇蹟的出現,疫情或許可以自然地向好發展,然而,這種近於豪賭的邏輯卻絕不可能用來治理國家,也是對人命的不負責任。

處理問題但求應付 終究只會進退維谷

Omicron的出現不但令各國政府面臨防疫難題,亦陷入經濟政策的兩難。美國聯儲局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在上周二(11月30日)出席國會聽證會時,一改以往對通脹和退出寬鬆貨幣政策「鴿派」的態度,表示是時候放棄「通脹只是暫時性」的看法,提出可能要加快縮減買債乃至加息節奏,以控制通脹壓力。這反映了通脹問題已超出聯儲局的預期,到了不得不加以控制的地步。但與此同時,美國經濟尚未走出疫下困境,變種病毒株甚至可能造成新一波衝擊,聯儲局在加息控制通脹與繼續放水保住經濟之間,根本難以取捨平衡。

然而,聯儲局無論如何控制息率也好,對解決美國整體經濟困境的作用也很有限。收緊銀根雖然可以控制通脹,但美國這輪高通脹的起因並非全是放水所致。通脹全面加劇成因複雜,包括了新冠疫情令工人不願意回到工作崗位,破壞了產業鏈及推升了工資;而自2018年貿易戰以來美國對中國所額外加徵的關稅亦開始浮現在通脹上。加息可以起短期的作用,換取時間改善情況,但不可能解決問題本身。例如土耳其的政策利率從2020年中的8%一直增加至今年初達到19%的高位,卻仍然無法改變外資流走的現實,阻止不了土耳其里拉價格崩潰及其國內通脹高企的結果。說穿了,因為央行並非萬能。

至少自金融海嘯以來,美國養成了依賴貨幣政策應對經濟問題的習慣,但應對問題並不等如解決問題。美國始終沒有正視產業空洞化、供應鏈不安全、生產力不能提高等關鍵問題,聯儲局放水最終只是遮掩問題本身。而政治上美國亦深陷黨爭多年,未有共識進行真正的經濟改革,至今年拜登上台才開始反思問題。聯儲局當下進退維谷,其實就是美國經濟多年以來治標不治本的結果。

香港應該汲取教訓 為政必須問題導向

變種病毒株和美國息率的發展不單可能對香港影響重大,歐美政府應對問題的態度本身也值得治港者警惕。西方國家面對疫情,本來有充足時間應對,甚至可以下定決心追求「清零」,但大部份政府卻不願及早應對,一直拖延到疫情一再爆發,才想辦法左縫右補。又好像美國的經濟問題牽一髮而動全身,黨派政治下,政策長久以來只能在表面着墨,從來沒有人敢下決心觸動既得利益階級的「大餅」,只將親手埋下的危機美其名為經濟周期。若不從根本解決問題,僅短視地應付表面的緊急狀態,只會積重難返,最終引發災難。

特區政府應對房屋等社會問題,也應汲取各國應對新冠病毒的教訓,對症下藥。(羅君豪攝)

回看香港,政治光譜各路人馬一直沉醉於意識形態之爭,從政者務虛而不務實,要麼高談闊論自由民主,要麼甘作政治附庸,從來沒有從根本解決香港經濟及社會問題。最明顯的沉痾宿疾要數房屋問題。自金融海嘯之後十多年,私樓樓價一直高企,而公營房屋的供應又不能滿足大部份人的需求。政府過去不敢觸動既得利益者,只提出印花稅、過渡房屋等小修小補措施,從政者也鮮有站出來提供解決問題的藍圖。結果是在劏房林立之時,政府和立法會合力通過劏房租務管制,看似可解燃眉之急,實際上對問題的根本核心——房屋作為基本需要而非炒賣工具——卻未曾觸碰。

又如公營醫療、退休保障、產業轉型等實實在在的問題,政府若然只引入海外醫生,又如何寄望公立醫院能留住人手?當局一再推銷年金計劃,又有沒有想過基層市民早已生活捉襟見肘,根本沒有足夠的積蓄?2019年的示威亂局說明「紙包不住火」,問題已嚴重到不能再含糊應對、不得不正視的程度,然而若治港者沒有問題意識,只從表層問題着手,終究只會像「與病毒共存」一樣不可能根治問題,而要一再面對變種的威脅。

國家主席習近平多次強調,實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要問題導向。所謂問題導向,是指要認真研究並尋求表面問題背後的核心,並不是「頭痛來了才醫頭、腳痛來了才醫腳」。我們經常說香港面對深層次結構矛盾,既謂深層次,自然必須以科學及邏輯的方法一層層拆解,抓住核心問題成因。

新一屆立法會選舉在即,候選人不少都打着改革、改變的口號,政府當局也呼籲市民「為港為己,投一票」,但改變不能只是流於口號式的叫喊。我們衷心希望所有從政者都能打破意識形態的障礙,認真為香港「把把脈」,帶領香港全面改革,腳踏實地解決問題。

敬請留意2021年12月6日出版的第294期《香港01》電子周報。你亦可按此試閱電子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