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周報社論】推進止暴制亂無法取代全面改革

撰文:香港01
出版:更新:

2022年來了,新的一年按理應該帶來新的氣象,但實際上從香港社會看到的許多東西並不見得如此。新冠疫情繼續肆虐和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特區政府亦繼續推動各種「止暴制亂」的工作,於是暴力活動停了、亂象也制止了,土地、房屋供應還是緊張,貧富懸殊仍然嚴重,產業結構依舊單一。市民暫時尚未看到多少「復常」希望,港府看來始終無意落實多層次、全方位改革,整個社會發展好像沒比以往兩年出現什麼進步。難道2019年開始的動亂與疫情,真的使得香港無比泥足深陷,經歷兩個寒暑都走不出來嗎?抑或是香港行政及治理體系確實失去了應有的效能?

在兩個星期前,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見前往北京述職的林鄭月娥,指出她領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堅決執行香港國安法,依法止暴制亂、撥亂反正,維護法治的權威和尊嚴」,又稱中央對她與港府的相關工作給予「充分肯定」,可見「止暴制亂」至今確實仍為北京委派治港者的一項重要任務。然而不能忽略的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同一日會見林鄭月娥的時候,則指出希望特區政府可以「着力解決與市民大眾切身利益相關的突出問題,提升廣大市民獲得感,推動香港各項事業取得新進步」,說明推動民生、發展經濟一樣屬於中央要求治港者做好的工作。

2021年12月22日,國家主席習近平會見前往北京述職的林鄭月娥。(美聯社)

雷厲風行應該遍及各處

毋庸置疑,由2019年社會動亂引發的餘波已經漸次平靜下來,相關司法案件的審理工作也逐一完成,本地治安情況得到顯著改善。香港警務處統計數字顯示,2021年首季及上半年罪案數字均較2020年同期有所下降,此外英國《經濟學人》智庫(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每兩年一次的「全球安全城市排名」,曾於2019年將香港排名由第九位降至第20位,但在2021年卻回調至更高的第八位,可見香港社會這兩年間趨於安全穩定是國際認同的客觀事實。從這一個角度來看,「止暴制亂」工作可謂取得相當成效,未必需要再視作首要的優先項目。

況且「止暴制亂」一事,本來毋須所有政策局及政府部門直接參與其中,律政司、保安局、警務處一類機構扮演重要角色固然是無可厚非,那麼像是財政司、發展局、勞工處等別的部門又如何呢?再說歷史上任何一次社會動亂的產生,其背後難免會有民不聊生的因素在內,這些遠因不可能單靠「止暴制亂」來處理,故此只要其他政策局及部門能夠做好改革,最終也肯定能為社會穩定作出積極的貢獻。相反,假若非專司其事的部門紛紛越俎代庖,甚至連2018年的本地生產總值數字都可以歸咎有「反力量」在拉低,「止暴制亂」究竟何時方得了斷?

近期對《立場新聞》進行的執法行動,足以證明港府官員可以果斷行事,同時也代表了過去大家以為無法改變的「習慣」是可以被打破的。不過,這種雷厲風行的作法不應該限於治安部門用來震懾社會,其他司、局長及其團隊也需要在他們主持的工作領域內讓市民產生同樣的感覺,譬如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早前不斷寫網誌、拍影片,大談各種對於中央與港府政策措施的感受,那麼他能否進一步指出,本港經濟發展政策長年來「換湯不換藥」,為什麼不可以像「止暴制亂」一樣乾脆地改弦易轍?

相對於「止暴制亂」工作的長足推進,香港本地的民生與經濟發展總是停滯不前、舉步維艱。(鄭子峰攝)

民生經濟繼續寸步難行

相對於「止暴制亂」工作的長足推進,香港本地的民生與經濟發展總是停滯不前、舉步維艱。這主要是因為近年政府官員依然故我,妄圖仰賴小修小補措施掩人耳目,拒絕落實大刀闊斧的結構性改革。以林鄭月娥上周回顧年度工作的發言為例,她對房屋問題繼續多所保留,比起完全切割公、私營部門的兩個住宅市場,她只選擇延長資助房屋禁售期限;比起興建更多公共出租房屋,她寧可容許輪候公屋人士認購「綠置居」。根治問題的良方老早便擺在那邊,絕大多數市民亦都認同這些問題不宜繼續拖延,何以管治班子總是弄不清楚此一道理?

正是這一種拖泥帶水的作風,才使得政府不僅無法帶領香港解決深層次矛盾,就連各種迫在眉睫的短期挑戰都難以克服。最明顯的例子要數應付新冠肺炎疫情一事,林鄭月娥聲稱來年的「重點工作首要仍然是抗疫」,卻漠視了社會各方多番指出往返外國的機組人員必須嚴格執行檢疫隔離與閉環工作模式,結果同日隨即爆出有人違規外出導致本地個案「清零」紀錄斷纜,並且引發變種病毒傳播鏈入侵社區的危機。原先林鄭「希望很快可以有好消息公布」的恢復內地免檢疫隔離「通關」安排,也因此再添變數。

林鄭從去年《施政報告》開始連番重申的「北部都會區」,迄今更完全體現了何謂「雷聲大、雨點少」。經過兩個多月,政府官員還是一味重複着以舊有發展項目為基礎的幾組數字,只知呼籲大家憧憬二十年後該區的光輝願景,卻沒拿出任何細項規劃供社會進一步討論。與此同時,市民大眾率先感受到「北部都會區」概念所帶來的效應,倒是它已經托起了新界地區物業市場,不少樓盤開始祭出這五個字招徠生意,令該處原先略較市區便宜的樓價逐漸攀升。增加土地、房屋供應其中一個目標,本來應是協助市民達致更加可負擔的居所,現時這種走向根本與此背道而馳。

恢復表面秩序乃是治理社會最基礎的工作,然而隨後的內部改革才更為艱難。圖為2021年12月30日,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會見傳媒,回顧特區政府在2021年的整體工作。(Getty Images)

下屆管治團隊務須革新

中央對於治港者的期許,從來便非限於「止暴制亂」一項。恢復表面秩序乃是治理社會最基礎的工作,然而隨後的內部改革才更為艱難。上月北京發表《「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民主發展》白皮書,便提出香港要「推動經濟發展,增進港人福祉」,而且當中也涵蓋了「不斷改善民生……切實解決香港居民急難愁盼的問題和深層次矛盾,讓經濟社會發展的成果更加公平地惠及全體香港居民」。一個有效治理的地方政府不可能凡事都要上層公開督促指導,治港者切忌誤判中央對其要求只有大力公開宣揚的「止暴制亂」四字,卻怠忽了在此之後其他更重要的任務。

歸根究柢,無論《港區國安法》抑或完善選舉制度的決定,展現出來的亦只是北京中央在此方面有無限魄力和堅定步伐,港府各種「止暴制亂」工作頂多屬於聽命行事而已。我們希望看到的是治港官員能在其他範疇拿出同樣標準辦事,在追求社會公義、改善港人生活方面做的跟「止暴制亂」一樣成功。如果舊的管治團隊仍然尸位素餐,無意帶頭改革、領導社會解決這些問題,那他們恐怕就不得不換手予另外一個新團隊了,情況就好比不久之前議會成員的大幅更替一樣。那些阻礙社會改革而又不願意退位讓賢的人,下場注定是難堪的。

我們相信絕大多數市民仍然希望香港自己可以推動改革,而大家真正需要的政府首長不會是將問題推諉於過去的社會動亂,亦不能假借未來願景來把自身當下責任拋給別人。「五十年不變」的時限過了一半,「一國兩制」勢將進入一個新的階段,中央對於新形勢的香港應該亦會出現新的要求。現在隨着新的一年來臨,新一屆選舉委員會、立法會亦已經順利履新,而距離下一屆行政長官選舉尚餘不足三個月的時間,我們期望日後行政長官及其管治團隊也能展示出革新香港的魄力,帶領港人告別充斥矛盾、混亂的舊日子,並且迎來富有、安定、公平的新時光。

敬請留意2022年1月3日出版的第298期《香港01》電子周報。你亦可按此試閱周報電子刊,閱讀更多深度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