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職場潛規則 不穿高跟鞋上班被指責 日本女星#Kutoo熱潮抵制

最後更新日期:

#Metoo運動於2017年席捲全球,抵制性侵,不過反應卻一面倒,不少亞洲國家對性侵、性暴力等事視而不見,而日本更以一片寂靜的態度迎對反性騷活動;不過近日,日本就引發了另一場#Kutoo活動,令女生們都紛紛站起來。

(《我的機械人女友》劇照)

一名同時兼任日本女星、模特兒兼作家的石川優實(Yumi Ishikawa)於一月底在Twitter上發表文章,指自己擔任兼職工作時,被要求穿著高跟鞋,一站就站了好幾個小時,以致背部、腿部、腳掌多個位置非常疼痛,當時的她極度羨慕男同事們都能夠穿著皮鞋,心中不禁在想:「如果女性在職場上都能如男性一樣,允許穿平底鞋上班,工作時就不會這麼不舒服了。」此發文隨即在Twitter上瘋傳,亦引起眾多女性留言指自己曾被高跟鞋摩擦至起水泡、破皮,表示感同身受。

日本穿高跟鞋上班是職場潛規則?

就是這樣#Kutoo活動一發不可收拾。名字是源自一對高跟鞋,名字取自日文之中,鞋(kutsu)與苦痛(kutsuu)的發音,連同#metoo運動組合而成。這場運動牽連甚廣,甚至鬧上日本國會。日本厚生勞動大臣根本匠(Takumi Nemoto)於6月5日日本國會會議上說:「社會廣泛接受此事,這(穿高跟鞋)在職場上是必要且合適。」當然,也有女性議員反對此看法,並應為這種「潛規則」已經過時。

討論並沒有獲得什麼實則結論,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日本,不只酒店、航空等服務行業要求女性需穿高跟鞋上班,更是絕大部份企業的潛規則,「要求」女性需穿高跟鞋上班。不過可恨的是,即使有些公司沒有明文規定,有不少女性都在網絡上訴說在沒有穿高跟鞋上班的日子,主管都會故意給說話她聽,意指她不尊重場合與自己的工作,彷彿不穿高跟鞋就有種違反禮儀之意。

(Twitter截圖)

穿著不舒服的高跟鞋上班並不是我們的義務,這是一種傷害!
Yumi Ishikawa
如果有這麼多人有同感,為甚麼不開始反抗?
Yumi Ishikawa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劇照

(change.org截圖)

Yumi Ishikawa終於一月決定發起一場反抗活動:kutoo,希望聯署女性一起反對這項不文明的職場高跟鞋規定,呼籲日本政府需設法禁止企業要求女性穿高跟鞋上班。根據日本共同社報導,終獲18,800人簽名支持,並送抵日本厚生勞動省。不過女性職場高跟鞋潛規則,絕不只日本一國家。

(《金祕書爲何那樣》劇照)

「高跟鞋事件」充斥於不同國家

就英國為例,演員Nicola Thorp曾到過倫敦一間四大會計師行之一的PWC擔任接待員的工作,因工作職責需來回會議室,故她第一天上班便穿著了平底鞋,當到達公司後,隨即被該公司聘請管理接待員的外判公司Portico主管要求她換回一對2-4吋高度的高跟鞋,Nicola Thorp拒絕,結果被即時解僱,可見社會上對女性的打扮存在一定程度的偏見。

其後,Nicola Thorp在網上發表請願,要求政府禁止企業干涉女性在職場上的衣著,包括鞋履,得到超過15萬人簽署,遠遠超過要求政府回應所需的人數,結果得到負責調查投訴的議會委員會著手調查,發現有部份公司不只要求女性員工穿高跟鞋上班,還要求她們定時補妝、穿著較暴露的衣服,甚至要染成金髮,故對外指出公司對女性員工的服裝要求必須為合理,雖然政府未有確實立法抵制,但Nicola Thorp的聯署已於當時得到委員會關注,實屬一大的進步。

(《穿著Prada的惡魔》劇照)

另一邊廂,菲律賓勞工團體同樣爭取立法多年,終在2017年獲菲律賓勞工部立例,當地公司不可再強迫女性員工穿高跟鞋上班,更表示,高跟鞋的定義是鞋跟高度超過1吋、幼跟的鞋,並且所有售貨員、收銀員、餐廳服務生、保安、接待員以及工廠生產線員工等,均可受惠。

你知道長時間穿著高跟鞋的傷害嗎?按圖了解:

(資料來源:Scmp, BBC, Tim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